大師姐:不一樣的咖啡豆

2018-02-01

過去8個月飲咖啡的次數是我一生人以來的十多倍。自去年6月認識了Stone Coffee,每隔幾日便會去報到。期間去了新加坡3次,每次也會隔日到女婿William介紹的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嘆咖啡。台灣飲咖啡文化比香港高得多,去年7月在台北兩星期,女兒曾帶我們試了兩間得獎的咖啡店,真的不錯。徒弟仔Teddy見我夫婦二人對咖啡這樣有興趣,10月時幫我們買了一台新款意式家用咖啡機,比我們以前的咖啡機強力得多。另外,兩個月前與大師公掹車邊跟隨Stone Coffee的老闆到台北著名嚴格挑選咖啡豆的挑豆院Naïve Yard咖啡專門店,用了一個下午學習篩選咖啡豆。

文:大師姐

Image description 靚咖啡豆像紅酒一樣難得,今次有幸一次過試到3款靚豆。

頻頻練習

大師公自從得到Stone Coffee咖啡師Vincent教他入門學和沖我兩人喜歡的咖啡款式,他積極地在家頻頻練習。有了兩三個月的實踐經驗,大師公現已沖得有板有眼,拉花也有少許進步。有了一部強而有力咖啡機、學懂了沖咖啡的基本功,當然要有靚咖啡豆,是要三劍合璧才可以飲到靚咖啡。

對於台北挑豆院的咖啡豆當然有信心,他們會挑走所有壞豆,有時是兩成,最多有五成,試問有幾多間供應商會這樣有良心?跟他們上完一課揀壞豆,知道有好些咖啡豆供應商會將壞咖啡豆轉賣給沒有要求的咖啡供應商,例如三合一即沖咖啡,我現在再不敢在咖啡連鎖店或茶餐廳飲咖啡了。在挑豆院時想買兩款咖啡豆,但竟然被Stone Coffee老闆搶單,唉,這樣以後我怎敢請他幫我買挑豆院咖啡豆?

還好,我有個主場,是新加坡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聖誕節後去完曼谷便與女兒一家回到新加坡,整個星期的主要活動是飲飲食食,除了到Orchard Road Paragon御寶烤鴨店吃了兩次北京填鴨,幫襯最多當然是Tiong Hoe。大半年前跟女婿William去Tiong Hoe飲咖啡而認識了老闆的父親陳重賀(Tan Tiong Hoe)大陳先生,他是個老行尊。自從去年6月跟大陳先生認識,他教曉我和大師公許多關於咖啡豆的歷史,也解釋為什麼靚咖啡豆是應該用手沖而非機沖,甚至慷慨地送了非常難得的靚豆,包括400克野生貓屎咖啡豆。

矜貴靚豆

今次在新加坡經常到Tiong Hoe打躉,跟大陳先生見了幾次面,亦請他的兒子為我們烘焙巴拿馬瑰夏(Geisha)和一款拼配豆帶回香港。雖然大陳先生已講了好幾次靚咖啡應該飲手沖才能欣賞到咖啡的味道,但我依然情迷機沖咖啡,還請了老闆將Geisha做 medium roast。當大陳先生知道我的要求便立即反對,還要我們在第二日的晚上到咖啡室,好讓他夫婦二人教我做手沖咖啡,就是這樣沖了三次,第一次結果是慘不忍睹,第二次還未及格,第三次只是勉強可以飲用。從大陳先生的眼神,已知道我沒有天分,以後還是由大師公給我沖咖啡好了。

話雖如此,大陳先生還是對我們非常慷慨,他揀選了兩樣很矜貴的豆要我們帶回香港,還要太太和兒子特別為我們炒豆。第一款是海拔2256米高的Wallenford莊園藍山,另一款是陳年了20年的印尼Toraja,每款也給我們400克。Wallenford是頂級藍山咖啡,這國有莊園是西加勒比海最高的山,是最重要也是最有名的咖啡莊園。至於陳年咖啡豆,聽大陳先生解說,只有兩款咖啡豆是可以陳年,是Toraja和蘇門答臘的Mandheling。1月12日,大師公比我遲4日回港,陳先生將兩款矜貴咖啡豆加Mandheling在1月10日才烘焙,好讓我們試到最新鮮的咖啡豆,真是感激不盡。

人未回到香港,已約定大徒弟Yuka夫婦二人及Stone Coffee老闆及老闆娘一起在14日到Stone Coffee試咖啡。這次除了新加坡5款咖啡豆,也試了3款台灣Fika Fika的咖啡豆,結論是Wallenford莊園藍山、20年的Toraja和巴拿馬瑰夏3款最好,每款豆非常純正,有濃濃的咖啡香,飲得非常舒服。Toraja第一次飲,還是20年的陳年咖啡豆,真是大開眼界。咖啡豆非常濃味,沒有苦澀亦不帶酸。以前飲藍山並不覺突出,只是純而已,可能並非頂級藍山咖啡吧,這次Wallenford太好飲了,希望以後飲藍山也有這個質素。巴拿馬瑰夏這次比上次烘焙得還要好,雖然為300港元100克,也是物有所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