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ker Merrall & Condit 葡萄酒拍賣行一錘定音

2018-05-10

Image description Acker Merrall & Condit 在二百年以來,由一間小商店變成全世界最重要的葡萄酒拍賣公司。

在香港,近年葡萄酒拍賣甚為頻密,其中一間最活躍的拍賣行 Acker Merrall & Condit(以下簡稱Acker)剛剛被葡萄酒雜誌《Wine Spectator》選為2017年世界第一葡萄酒拍賣行,總收入八千萬美金,年增長37.5%。

Acker是世界最前列的葡萄酒拍賣行,它的主席John Kapon在2007年才首次親臨亞洲市場,在三星期內遊歷了東京,香港、上海等七個亞洲大城市,他說「那年我37歲,我感受到亞洲城市的效率及能量,認為生意必須朝這方向發展。」他隨即落實在香港成立分公司,剛好碰到香港在2008年開始減免酒稅,贏在起跑線上。Acker已連續10年成為香港的首位葡萄酒拍賣行,2017年收入3200萬美元,佔了公司總收入的四成,可見香港市場對它極為重要,證明John在10年前作了明智的決定。

Image description John Kapon 在10年前看中葡萄酒在亞洲市場的發展。

John是香港的常客,他將於6月7號到9號在香港舉辦「世界巔峰美酒週末盛宴」,設宴於香港的Bo Innovation及半島酒店,澳門的The Eight 餐廳。John 說:「我們在紐約舉辦過同樣的美酒週末盛宴,很受歡迎,這次是第一次在香港舉辦。雖然收費高達208888港元,但這不是一個牟利的生意,只是為了跟最尊貴最緊密的客戶,很個人化地聯繫感情。香港晚宴的美酒包括1945年的Chateau Lafite, Mouton Rothschild及1961 Chateau Palmer等等。因為美酒有限,所以只限18份pouring,招呼18位最尊貴的人客,人客也可帶同伴侶,食物可以增量,但是美酒只有一份。」

Image description John Kapon 以創意改變了葡萄酒拍賣市場。

Acker Merrall & Condit是家族生意,於1820年在紐約成立,擁有二百年銷售葡萄酒的經驗。最初只是一家在曼克頓的雜貨店,至今已發展成為世界首屈一指的葡萄酒銷售及拍賣公司。John是家族第三代,他年輕時曾經當過流行唱片監製,後來回歸家族生意,可能他的潮流觸角及創意在年輕時候已形成,所以能捕捉到葡萄酒市場發展的趨勢。他在1998年衝出原來的零售店生意,首次在紐約舉行獨立的葡萄酒拍賣,並以不收取賣家佣金為招徠,賣家紛紛將美酒交予拍賣,營業額節節上升。

John差不多喝遍了天下的美酒,我問他假如被困在荒島上,手上只有一瓶紅酒及白酒,他希望是什麼?他說:「理想的組合是一瓶布根地白酒及一瓶波爾多紅酒。Le Montrachet是最偉大的白酒,DRC、Leflaive、Ramonet出品的也可以。提到DRC,我認為Romanee Conti 1945是最難忘的,但是價錢太貴了,要10萬元美金,我只希望跟朋友一起喝。所以現實點說,我會說是一瓶1989年Haut-Brion,價錢只美元2000左右。」

他補充說其實好酒不一定價錢很貴,很多價錢便宜的意大利酒都很好,例如Fontodi,Felsina。愛酒人在拍賣會中可以留意意大利,西班牙等產品,買來自用是相宜。

問到投資葡萄酒有什麼未被發掘的,John說德國名廠的Dry Riesling依然相對便宜,如投資在Keller的出品應該不會錯,他說:「投資葡萄酒,買最好最出名的產品一定沒有錯。」

Acker在開拓網上的零售業務,正改良他們網站的中文版,方便香港及中國的客戶使用。John說:「我們跟葡萄酒廠及私人收藏家有長久的關係,我們是銷售陳年葡萄酒的專家,客戶可以在網上買到拍賣場上的精品陳年葡萄酒,而且不需要買一箱,一瓶就可以了。」

文: 簡國慧     圖(人物):楊光@kyeu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