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設計組合打造Paper Moon Giardino 時尚名流米蘭首選餐廳

2018-05-15

Image description

我們常常將全球化概念掛在嘴邊,天天在說地球村無疆界,在設計領域亦然,外國設計大師東來負責重要項目,比比皆是,反之亞洲設計師在西方大展拳腳,其實亦不必太過大驚小怪。

文:Bill Kwok 圖:Paper Moon Giardino & AB Concept

上月中筆者到訪米蘭家具展時,收到本地設計組合AB Concept兩位創辦人Ed Ng及Terence Ngan之邀,到訪其位於米蘭名店街Via Montenapoleone內街的最新作品Paper Moon Giardino,時裝界朋友聽到Paper Moon這個名字便知道它的經典之處,不知多少名人紳士到這家餐廳朝聖,已故Gianni Versace、Tom Ford、荷里活明星以至時裝設計師等,就算不是常客也總會來一趟。如今Paper Moon總店在同一條小街的不遠處開設新店兼Paper Moon Giardino,AB Concept將一間接近200年歷史的米蘭大宅改建成高級餐廳,將品牌設計理念「The Language of Luxe」的低調奢華融入意式美學之中,在喧鬧的名店街一角出現這個世外桃園,是為延續總店經典的里程碑。

Image description Paper Moon Giardino位處二百年歷史大宅,擁有無敵大花園,相比起遠在天邊的名店街,這裡簡直是天堂。

從不少時裝界和潮流界前輩得知,Paper Moon餐廳是每逢到米蘭必定要去一趟的,前陣子鄧達智寫道位於Via Bagutta的Bagutta已不在,感到有點可惜,但發現Paper Moon門口依然大排長龍,便回憶起往日舊事,而另一位時尚界創作總監則對餐廳牆上擺滿荷里活影星黑白照最有印象。可以這樣說,PaperMoon位於名店街尾內街Via Bagutta,由San Babila走過去相當近,每逢時裝周或活動後,總得找個地方歇腳,加上位處內街較隱蔽,也頗適合名人,已故Gianni Versace就經常到此,然後其他明星上流也到此一遊,經典地位就此建立起來。

Image description

翻查歷史,1977年Pio Galligani及妻子Enrica Del Rosso開設Paper Moon總店,以正宗意大利菜款待客人,配合舒適的環境,經歷40多年成為米蘭名店街地標,而海外七間特許經營的分店,也帶有相同的辦店理念。那麼新店Paper Moon Giardino又是什麼一回事,距離總店只不過是一兩個舖位,同樣在Via Bagutta,外圍是Issey Miyake店,穿過旁邊大門進入庭院,就是Paper Moon Giardino正門,更巧合的是,從名店街是可以望得到它的門口,不過,比總店更隱世的是,這裡原本是一間擁有無敵花園的大宅,相比起名店街的繁囂,這裡簡直是天堂。

Image description 大廳的顏色使用和諧,牆上大格子布置除了有吸音之用,也呼應天花上壁畫圖案。

大宅名叫Palazzo Reina,由米蘭名門Reina家族於1830年委派建築師Nicola Dordoni興建,及至近年已輾轉落在貴族Luigi Bolis Gualdo手中,作為款待客人之用,其獨特之處是大宅的樓底足足有四五米之高,天花盡是古時壁畫,建築物外牆因市政府的建築條例關係,無論顏色、物料也得通過審批才可改動,至於大宅內的大花園就是Paper Moon Giardino的一大特色,意大利文Giardino中譯就是花園的意思,在這裡享受下午茶,總比在名店街那家咖啡店較為寧靜。

Image description 與接待處緊接的房間牆上放滿荷里活影星彩色劇照,壁燈更選用AB Concept為捷克水晶品牌Lasvit設計的Flux。

葡萄牙設計項目結緣
問題來到,為什麼Paper Moon Giardino兩位老闆Stefania Galligani和Claudio Bertoni會邀請來自香港的AB Concept建築設計事務所負責餐廳的室內設計?那要從AB Concept創立以來說起,1999年由Ed Ng(伍仲匡)和Terence Ngan(顏學添)成立,2003年獲太古地產邀請設計太古廣場服務式住宅,之後旗下項目遍布全球,包括得獎無數的W Retreat & Spa Bali、新加坡文華東方酒店水療、上海浦東四季酒店尚席中餐廳、杜拜Bellagio酒店餐飲、倫敦四季酒店Mei Ume餐廳等,設計理念崇尚低調奢華,不張揚的設計中注重細節,並在作品中展現流暢的中西美學元素。

Image description 總店Paper Moon是上一代時裝人必到潮聖之地,如今每逢開店前也不乏客人排隊等候。

正當他們在葡萄牙南部負責W酒店項目時,受到Claudio Bertoni的欣賞而邀請設計米蘭Paper Moon Giardino,Ed Ng說自己一向都是Paper Moon的擁躉,得到這個夢寐以求的機會,即使是免費也會接來做。「意大利人有點像中國人,當他們認定你是他們的一分子,就當你是家人一樣,而意大利人都很懂得設計,但只要交給設計師後,就非常尊重你的決定,並確保滿足你一切所需的。」正如Ed的戲言,在米蘭只要擲出一塊石頭便擊中不少設計師和建築師,Claudio的合作夥伴也對他選擇一位來自香港的設計師,有一點意見。至於對Ed Ng來說,顧客對總店的固有印象,再加上大宅歷史悠久,間隔空間不能大改下要進行設計工作,如何加入新元素而又能夠營造和諧感覺,是為最大挑戰。「設計上不能太過具侵略性,要顧及大宅內的古舊建築特色和天花壁畫,有時可能做很少的裝飾便破壞整個氛圍,所以拿揑當中新與舊的平衡,營造整體感覺是很具挑戰性的。」

AB Concept之前的項目大多是五星級酒店或餐廳,即是大企業旗下由零開始的,但Paper Moon Giardino卻不同,它是家族式品牌,新店還要在古老大宅,還有意大利人對設計及細節的要求,將亞洲設計的一套搬過來是不行的。「有一點是頗有趣的,他們就是怕你做得太奢華,就算是Fine Dining卻又不想設計做得太張揚,店主Claudio更對細節很有研究和要求,單單是枱布的條紋肌理、顏色,也可以跟你說上半天,戶外家具又會商量挑選當代還是復古,如此總總,意大利人就是看設計師的品味、顏色配搭與紋理選擇等,要營造高貴感覺,卻不用昂貴物料,這是一個考驗。」值得一提的是,新店是沒有薄餅供應的,來這裡就是吃海鮮,但不要說它是Fine Dining,筆者試食過這裡的龍蝦意粉和海鮮拼盤,環境清幽雅俗,服務水準高,更重要是價錢並不是超級昂貴,而食物味道卻是頂級意大利菜,難怪新店開業不久的訂位要求蜂擁而至。而店主希望新品牌可以擴展至倫敦、紐約,但大前提是地點必需擁有一個像Paper Moon Giardino的大花園,這正是意大利人辦事的貫徹始終吧!

Image description 負責Paper Moon Giardino室內設計的AB Concept聯合創辦人Ed Ng。

終於進入Paper Moon Giardino室內設計的正題,基本上要一窺它的全相,要從外面穿過庭院,進入大門後直闖大花園,回頭一望才會看到Palazzo Reina的全貌,而大宅地下分成不同房間,原本也許是大廳、偏廳和廚房的布局,現在則變成六大主要區域,首先是位處正門的接待處和小酒吧,Ed Ng特別在這裡設計一個貼牆的鏡櫃,其用途是讓米蘭悉心打扮的俊男美女,在等枱時自賞一番,而酒吧的深色水磨石與淺色牆色形成強烈對比,旁邊飾以綠色植物,為室內注入大自然元素。

緊接接待處的客廳雖然面積是四個房間中最少的,但這是步向大花園的主要通道,特色之處是牆上布滿荷里活影星彩色劇照,這個做法跟總店的黑白照互相呼應,而AB Concept在兩邊牆身放上去年為捷克水晶品牌Lasvit設計的Flux壁燈,金黃色的燈罩這個空間配合得剛剛好。客廳旁邊的偏廳面積大一點,Ed Ng表示壁畫上的六角形圖案,啟發他設計了形狀相若的座地燈,牆壁與家具顏色盡量跟天花壁畫融合。至於大廳的設計就最具挑戰性,這是餐廳中心位置,中間牆上放了一張大格子圖案的布置,原來Ed Ng發現餐廳內部的回音聲浪不少,這個格子牆身裝飾之餘更有吸音之用。至於旁邊的Wine Library,由於壁畫的燈色和橢圓形圖案,房內的家具都帶點橙色,牆上的橢圓形鏡子也是回應壁畫之意,不過,大宅室內燈光最考人,沒有大型吊燈之下,燈槽的燈光要做到柔和與明亮,實有賴英國MBLD公司之助。最後就是大花園,本身不用加添太多已經很美,放上Stefano Giovannoni的Rabbit Chair,就更覺寫意。

Image description 接待處酒吧也是布滿鏡子的,好讓米蘭的俊男美女自賞一番。

Image description Wine Library內的橢圖形鏡子,跟天花壁畫互相對話中。

經過這次Paper Moon Giardino合作後,Ed Ng體會到意大利之所以成為設計之都,背後是每一環每一扣都對細節要求的執着,在設計過程中,每一樣物料的背後,原來都有相熟的工房,每一個工房背後又有不同的工匠,環環緊扣,而更令他感受良多的是米蘭市政府對建築外觀的規例。「為什麼意大利的市容景觀與別不同,單是這個大宅的外牆顏色,市政府便規定了只可用20種顏色之一,大概是前人幾千年來留下宏偉的建築,後人決心保存,才能成就如此壯麗景觀。」那麼對奢華的理念又可有新的看法?「我覺得奢華就是不可複製,好像Paper Moon Giardino這樣的建築、室內設計和美食,在別的地方花多少錢也不能做得一模一樣,而奢華也不是用錢堆砌出來,這裡沒有用上最昂貴的物料,卻營造出奢華的感覺,這是殊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