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燒鵝髀打人牙骱軟

2018-06-27

愈來愈珍惜舊同學、舊同事的聚會,大家都走過大段人生路,即使以來日方長的樂觀態度看,日子始終在倒數,人生無常,誰知道誰會先走一步,所以離校幾十年之後,反而更樂於組織飯局,離職之後輾轉在不同機構打滾,更喜歡反覆回味從前差錯,雖則懷緬過去常陶醉,一半樂事一半令人流淚!

Image description 以滷水浸的鵝肝,滷水香出色。

燒鵝世家

與同欄作者班哥最近亦閒聊到老朋友敍舊,他不無唏噓,說從前有一個定期飯局,只是少下一個少下又一個,前幾年便決定取消定期之約,興之所致打個電話出來吃餐飯更好,佛系人生。

與雜誌舊同事飯敍,同枱都是仍須在江湖拚命,開私家偵探社的是將當年狗仔隊的本事拚出來,穿梭電視電影及飲食界的天生在這大圈玩樂,半隻腳踩入政界的是當年時事組的猛將……話當年難免點評時人時事是是非非。是夜飯局在尖沙咀亞士厘道的裕.鵝莊,看到「裕」字,已懷疑同深井裕記有關,果然是裕記的第三代兄弟主理的,裝修格局走年輕路線,主打當然還是燒鵝。裕記在清遠有鵝場,新店用的也是清遠養了九十日的黑鬃鵝。究竟吃多大的燒鵝,有時都幾矛盾,嫩鵝肉嫩腍滑,但始終不及大鵝夠肉味,於是吃怎樣的燒鵝,我都刻意不揸主意,佛系嘛。

誰不想食好啲?我們從粵語長片中理解到食燒鵝一定要食左髀,原因眾說紛紜,但有些人喜歡啖啖肉,專揀胸肉,這晚大比數想食髀,於是柯打兩個「下莊」,雖然我覺得燒鵝背脊上的幾両肉最滋味,但佛系啦,反正燒鵝髀打人牙骱軟,忘形得幾乎都忘了枱上的食物。

飯後回顧,這晚菜式主要由做私家偵探的與店東議定,燒鵝外還有滷水鵝肝,然後因我對鵝腸有強烈興趣,加了豉油皇鵝腸。打鵝的主意是完全正路的想法,畢竟裕記以鵝打天下,相關菜式應不會差到哪裏吧!以滷水方式的鵝肝論鵝肝,與澄海日日香的粉肝不能比擬,此店以滷水浸鵝肝,鵝肝僅是整副肝最少血管的部分,切下來似半邊豬腰,口感稍欠粉嫩滑溜,但味道還可,是滷水的功勞;至少鵝腸難得保留少少肥膏,每段看起來頗完整,賣相甚佳,做法與大牌檔不一樣,墊底是芽菜仔,上面是打了稍稠的豉油芡汁的鵝腸。

沒料到還有一隻元蹄,環視只有兩個男人,而不論男女都不年輕,一隻元蹄在前,動筷的人不多。連元蹄在內,這一頓敍舊宴,是完美的膽固醇餐。

Image description 斬燒鵝的仁兄刀功到家,斬件燒鵝下莊完美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