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暑假,嘴巴很忙!

2018-07-12

嘴巴的確很忙!一日三餐不計,是忙於吃時令水果。這個日子當紅的當然是荔枝,幾乎天天都聽到身邊有朋友說趁周末周日及假期返內地短遊兩三天,重點節目就是摘荔枝。不過,卻鮮有人親手摘到大大粒糯米糍或拮手的桂味,是大核還是細核,是帶酸或很甜,要看運氣。

桂花清香

小時候放暑假時總會隨母親回家鄉東莞石龍小住,食正荔枝時節,每天都吃樹上熟的糯米糍和桂味,回港前姨母親手織小竹籮盛載荔枝讓我們帶回去。說來奇怪,細路仔時在香港吃十顆八顆荔枝便流鼻血,但在鄉間卻日啖二三十顆也面不改容,外婆說飲的水不同,香港的水「熱」,再吃荔枝自然把幾火!此說真假難斷,但我不曾在石龍淌過一滴血。

還記得老人家常剝糯米糍逗我高興,他們總以為小孩子定必喜歡又大又甜,偏偏我獨愛桂味。人漸大,才參透自己是一個喜歡淡淡幽香的人,怪不得喜歡不過分甜而帶桂花清香的桂味。

近年在上環的土特產店中國龍發現有種名為「桂花香」,據說是罕有品種, 雖然荔枝今年大造,但桂花香叫價奇高。人一世物一世即管試一試,風味介乎糯米糍與桂味之間,老闆不說由來,我懷疑是糯米糍與桂味接枝栽培出來,兼收兩者的特質。

Image description 三華李與南華李不同種,現在三華李當造。

上星期五看到桂花香今年首度有來貨,同場還有一堆三華李,才醒起三華李是李子的先頭部隊,不同品種的南華李要待7月下旬才成熟。不管是三華李抑或南華李,也是我所愛。李子不是很酸的嗎?坦白說,有時吃到瞇起雙眼心都酸。當時得令的三華李,不吃還待何時。只是,我犯賤,這一造李子特有的酸,似有還無,有多丁點便好了。

還記得荔枝造期之前的黃皮,令人愛恨交纏。有說「黃皮樹了哥唔熟唔食」,但人非了哥,雖則會搵熟人着數,但不容易分辨哪些黃皮夠熟!須知黃皮不夠熟便酸到冇朋友,那份酸比李子的酸乞人憎。熟黃皮,果肉雖甜,但黃皮的精華在皮,所以我喜歡洗乾淨黃皮,咬破果子,吐去綠色的核,然後肉連皮仔細咀嚼,才是無以尚之的美味。

黃皮、荔枝、三華李之後,接着是吃龍眼。泰國龍眼經常供港,又大又甜,何需等?甜不應是龍眼的全部,石硤龍眼細細粒,但它的龍眼香獨步天下,可惜香港愈來愈少見。

暑假,嘴巴真的沒有停下的空間。

Image description 桂花香荔枝風味介乎糯米糍與桂味之間,是罕有品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