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姐:久違了的北京(一)

2018-08-02

秉忠除了是我的姨甥,大師公Uncle Joe的乾兒子,亦是我們的幸運星。他小時候與我們有許多快樂時光,一起度過數不清的愉快周末。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秉忠約10歲,雖然是個小孩,但我和大師公有好幾個重要決定也有他的參與。1974年,第一次置業,還記得買房子的那一天,秉忠與我們一起參觀示範單位,然後他與大師公從地下直跑上16層看真實單位,最後決定買下來。接下來的星期六,又與他一起去揀梳化,行至跑馬地,他看到一套意大利紅色牛皮大梳化,是他喜歡的。秉忠坐在梳化上整個小時也不願意離開,見小孩子這樣喜歡,當然買了它。今日這套紅色梳化已經過四十多個寒暑,曾與我們一起飄洋過海到澳洲,然後運回香港,最後放在吉隆坡女婿的房子裏。

Image description 手工意式寬麵配鴨肉醬做得不錯,有Bombana的影子。

老店美食回憶

七十年代末在香港大學附近有一間十分有情調的西餐廳名叫Copper Chimney,相信一些年過50的香港人也可能記得這間高級西餐廳。每隔一段日子我們便會帶秉忠和他的妹妹一起去吃西餐,吃晚餐時秉忠最喜歡的是聽大師公講笑話。大師公講得很有神韻,令小孩子們聽得十分入神,這些笑話幾十年後秉忠還記得呢。至於食物方面,他兄妹二人一定吃焗田螺做頭盤,以及香蕉船雪糕做甜品。

現址是中環長江總部在上世紀七十至九十年代是希爾頓酒店,有一間咖啡室叫Cat Street,是我們常帶秉忠及給他的表弟妹們去的地方。有時候一盤有九個雪糕球,趁孩子們的父母不在場,我們便亂點東西吃,真的是冇王管,是Happy Moments!另外,酒店地庫有間日本餐廳,地方很大,當年久不久會與秉忠去吃自助餐,亦是個好地方。

北京尋味時光

秉忠14歲到英國念中學,其後以優異成績考入倫敦皇家學院,4年後在牛津拿了碩士,畢業後留在倫敦工作了好幾年才返港。

他在英國時,每年也會回港探親。有一年趁他回來放假便與兄弟姊妹幾家人去澳門三日兩夜,是吃喝玩樂,十多人租了一層公寓,有四房一廳。記得那個客廳很大,足夠我們圍在一起閒話家常,亦是小孩子們玩掟枕頭的樂土。當年在南環有一間葡國餐廳,他的非洲雞和葡國雞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十多人一起吃得不亦樂乎。

秉忠回香港只有幾年便因工作關係住在馬來西亞,20年前更轉到北京,在北京和香港也有房子,方便兩邊走。從2000年到2010年間,大師公與我曾到北京好幾趟,每次也住在秉忠家,逗留最長時間是2008年去看奧運會。

秉忠一直叫我「6E」,稱大師公做Uncle Joe,2004年我們到北京探望他時,他介紹我們給朋友們認識,還說我們是他的契爺、契媽,當時非常開心,但又不敢講出真相來,因不知道他是認真還是講笑呢!那幾年,每到北京,秉忠必定帶我們去大董老店吃片皮鴨、紅燒刺參等,也有吃當時還不是十分流行的日本菜。

2010年後再沒有到北京,兩三個月前,秉忠說北京已變了許多,是時候去逛一逛,update一下。本來與女兒已商量好10月趁俊俊放假到北京一星期,竟因公事而在上星期與大師公先飛北京,然後到台北陪俊俊上暑期班。

Image description 黑松露意大利飯的黑松露是澳洲來的。

星級意式滋味

在北京的一個星期,除了開會,每個晚上也有飯局,是秉忠及他太太的精心安排。第一個晚上是試已開了5年的意大利餐廳Opera Bombana,行政總廚Chef Marino D'Antonio與Chef Bombana是同一個故鄉,亦曾在香港米芝蓮三星意大利餐廳8½跟Bombana一起工作6個月才到北京開舖。

這店的食物算是不錯了,如在香港可以值米芝蓮一星與兩星之間。我要了手工意式寬麵配鴨肉醬及地中海香料,主菜是智利鱈魚配彩椒Cerignola橄欖汁。論地方,店子很大,樓底頗高,有空間來做設計,好舒服,香港很難與他們比併。

Opera服務不錯,十分有水準,至於價錢,跟香港的8½不相伯仲。Opera Bombana,北京市朝陽區東大橋路9號地下二層21號單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