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死神辣椒冇命賠

2018-08-10

「這店辣子雞好。」、「他吃不到辣。」、「他吃不到辣,怎做食家?」老朋友飯局,正商議吃什麼,對話中的「他」是指我。好像很了解我的那位老朋友說出依據:「跟他吃飯多次,沒見過他主動點辣的東西,也甚少吃辣!」

處境有點荒謬,說的是我,卻不問我,甚至自以為權威的解說。事已至此,要開口以正視聽。從來怕吃大辣勁辣,總覺得何必虐待自己,但卻不是不吃辣,辣根本是其中一種過癮的調味和香料,稍過火的辣也是可以的,只是最近5年開咪做節目,恐太辣會傷喉嚨和聲帶,吃辣的確有所避忌。

Image description 左邊是世界第二辣的毒蠍辣椒醬,右邊是天下間最辣的死神辣椒醬。

徐小鳳吃辣開靚聲

「徐小鳳吃得很辣,唱歌一定先食辣椒,所以唱得好!」老友不服,進一步舉實例證明我盲塞。盲塞不是我,是他!不理小鳳姐是否真的唱歌一定先食辣椒,但吃辣和唱得好若有必然關係,我以前都吃辣,為什麼唱得那麼差?如果這說法成立,四川和湖南加起來,豈不是有一億個徐小鳳!

嗜辣談不上,但有機會是會嘗不同滋味的辣。早前請假兩個月到歐洲採訪街頭小吃,有一天來到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中央市場,中庭位置不定時有人推廣貨品,這天推銷的是辣!

一個箭步飆過去,說實話有放監的感覺,兩個月不用開咪啊,以為幾辣都得。這一檔是來自Sárréti Chilifarm的出品,香港沒見過這品牌,擺檔的鬍鬚佬說話誇張,表情古靈精怪。見我是東方人,在東歐的平民街市是異類,熱情的走過來,非常熱情的遞一件黑東西請我試食,說是美味的朱古力。

哈,卻之不恭嘛,就往嘴裏送。嘩,冷不防眼淚直標,辣到吖!正確的描述是苦中有辣,原來黑朱古力中藏有一片辣椒!回過魂來,不服氣,吃多一件,好吃。剛才標眼淚是因為毫無心理預期,吃到朱古力,鬍鬚佬質疑我夠不夠膽吃醃辣椒。

Why not?其實有點逞強,心忖細細件死不了人。做足心理準備,而且計劃不讓辣椒接觸到舌頭上的味蕾,掟到喉嚨深處直接吞落肚。人算不如天算,拮起辣椒要吞之際,鬍鬚佬突然怪叫,已分不清是被嚇一嚇還是他的音波功,辣椒掉到舌尖上,而我本能地咀嚼起來……一團火在口裏猛烈燒起來!

鬍鬚佬又拿來一樽辣椒粉,說是世上最辣的Carolina Reaper死神辣椒,人一世物一世,怎都要試一丁點。

別問我嘗過後有什麼感覺,但會提出真誠忠告:有些東西的確「不可一,不可再」!

Image description 南瓜籽油對前列腺有益,鬍鬚佬說用辣椒炮製過的南瓜籽,功效更好。是耶?非耶?天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