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嫣薇:覓食者之個人修養

2018-09-11

友人伍餐肉是餐廳經營者,也是一名有深度的食家(這年頭冠以「食家」名號的人太多,必須加上深度兩字來區別),他在個人的微信公眾號上著有一篇文章:《覓食者之個人修養》,以回應多年來向他查詢餐廳建議的朋友、網友。這一篇文章真是深得我心──大概不難想像吧?作為飲食專欄作家,三不五時總會有人來問一個城市的美食、餐廳推薦。坦白說,如果是平常有來往的好友,熟知對方對吃的眼界、口味、能力、價值觀(因為有錢不代表捨得吃!),這種推薦不費吹灰之力,一下就能列出好幾家。然而,更多時候,遇到讀者或者網友的查詢,不是令你哭笑不得,就是有可能很「勞氣」,然後你發現,原來這個世上,「唔知自己想點」的人比比皆是。而這種人往往無法意識,這種態度正在浪費雙方的時間和精力。

覓食者應有怎樣的修養?綜合過去「被覓食」的經驗,我覺得實在太需要這種「社會教育」,決定拾人牙慧也寫一篇。

Image description 不時有人要求筆者代為訂位,雖然只是舉手之勞,但背後涉及了人脈、信譽等因素,萬一有失約、遲到等情況,便令筆者信譽受損。

認清覓食條件

首先,來問某個城市餐廳建議的人,請先列出自己的覓食條件:什麼類型的餐廳?譬如,高級餐廳、有特色的小館子、平民大牌檔,還有人均消費預算是多少?預算這點至為關鍵,因我試過反問對方,對方拋下一句:「都可以,無所謂」,結果吃了回來後,向我反映說,東西好吃但抱怨有點貴,覺得我應該講清楚。這時我真的是又吐血又無奈,好人難做!「無所謂」是你說的,況且有關餐廳並非貴得難以接受,以食物和服務素質來說,是合理的定價。至此深深有感,每個人對吃的價值觀很不一樣(例如,香港人一般追求的是「抵食」,只要「抵」就會覺得好食,有這樣的心理連結反應),而我的要求則是最重要好食,價錢其次,對我來說,一人兩三千港元吃一頓是常事,這價位就是我的「無所謂」。當你說無所謂,我便很自然以自己的標準衡量。所以你知道自己「無所謂」的標準在哪裏嗎?

伍餐肉說:要求要合理,譬如抓着五百塊一人的預算,但是想吃一桌手工懷舊粵菜,這是不可能的。他也舉例,有人問他的朋友,去韓國吃部隊鍋的推薦,哈哈,部隊鍋這種快餐系食物,來來去去的味道都差不多,還需要推薦嗎?這不就是等於問我:港九麥當勞哪一家比較好吃?

當一位覓食者,自己也要付出,沒有個人心得也可上網搜尋,譬如鍵入「巴黎十大牛角包」來看看有什麼搜尋結果,才來詢問和討論。不能完全把查詢對象當成人肉Google,問長問短,奉旨要別人回答、滿足你的提問。另外,不時遇到一種「求地址、求聯絡」的覓食者,但你明明已經打卡,或者在文字上已經說出了餐廳名字,你只要往打卡的那裏一按,或者自行Google一下餐廳名字,都能順利地「按名索驥」,為何連這個動作都想懶惰地省略呢?這種「飯來張口」、只想被餵養的需索,實在要不得,也間接披露一些人性上只求便己利己的愚昧無知──坦白說,你覺得我會記得每家餐廳的電話地址甚至網址?你問我,我還不是要搜了才能回答你,為何會把這種麻煩別人的動作當成理所當然?如你查了地址和聯絡,來進一步求證,又是另外一回事,合情合理得多。

最後,如果不是有一定交情的好朋友,請勿要我幫忙訂位,你以為是舉手之勞,但其實背後涉及了人脈、信譽等因素,我也要承擔一定風險。如果對你的為人毫無了解,是不可能幫你訂位的,萬一你失約、遲到、行為不檢,都會失禮我,令我信譽蒙羞。所以,有些話,就免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