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姐:舊日的西貢

2018-10-05

這幾十年,香港變得很洋化,但對好幾個中國人的節日還算注重,就像中秋節,多數會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晚飯、賞月和吃月餅。今年中秋,朋友H君知道我們女兒一家不在香港與我們過節,於是邀請了我和大師公在中秋節晚上與他們一家人到西貢六福吃海鮮,然後出海賞月。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女兒9歲時,有幸入選香港小童網球隊,有好幾年每逢星期六日,她便要到沙田銀禧中心(即今日香港體育學院)接受網球訓練,每次都是由我開車接送。培訓從早上9時至下午4時,中間的7小時,我便與大師公的妹妹找個地方飲茶或開車到西貢吃海鮮。

Image description 中秋節是中國人一個重要節日,最好是整家人聚在一起齊齊賞月吃月餅。

海鮮勝地

三十多年前,西貢還沒有今日這樣聞名,但也開始為人認識,是吃海鮮的一個好地方。女兒到銀禧接受培訓的初期,有一次,世伯明叔陪我送女兒去了銀禧後便在沙田及西貢遊車河,亦是第一次到西貢吃海鮮和認識了海鮮檔全記的阿福。當年西貢已有市政街市,但在向海的地方還有一排海鮮檔,專賣游水海鮮給遊客。最為人熟悉的海鮮檔是全記,是西貢的大阿哥,過去十多年也開了多間海鮮酒家,是無人不識的名牌。

那一日,跟明叔無意中去了全記海鮮檔,阿福當時很年輕,大約20歲不到,是海鮮檔老闆的大兒子。當日全記有一條海彬斑,大約一斤十幾両重。阿福很懂得做生意,知道我們是新客,當日條彬斑只收我們150元。我和明叔二人吃這條一斤多重的魚已很足夠,也記不起除了彬斑,還買了什麼海鮮,只記得魚很好吃和抵吃!就是這次的經驗令我對全記有一個很好的印象,從那時開始便頻頻與哥哥和嫂嫂們幾家人到西貢食海鮮。

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每次到西貢吃海鮮一定幫襯阿福,因他的選擇最多,比流浮山和鯉魚門的多,印象最深的是時常吃到野生蘇眉。那個年代,政府未有管制賣蘇眉,每到周末,西貢全記便會劏大蘇眉,每條閒閒地也有三幾十斤。我們每次到西貢,第一件事便是向全記報到,如遇到有蘇眉便一定會買部分的頭和腩來做紅炆,也會買幾斤魚肉來做吉列蘇眉。全記後來也有開海鮮酒家,生意非常好,阿福曾邀請我們去,試了好幾次,但從未有一次令我心動,還是繼續在全記買海鮮,拿到永好海鮮酒家幫我們做菜,而全記亦即是六福酒家的前身。

永好海鮮酒家是一家人來做,老闆娘和女兒們做樓面,大廚亦是老闆,當時已六十多歲。他帶着大兒子入廚房,教他做得一手好菜,吉列蘇眉和鹹蝦膏雞蛋叉燒炒飯更是一絕。可惜得很,大約10年前,傳聞大兒子因遇上困境,而令一家人失去了身家,永好海鮮酒家的一幢三層樓房子也被迫賣給他人,從此永好便消失了。昨晚,跟H君及他一家人到有米芝蓮一星的六福海鮮酒家做節,想起舊日的永好海鮮酒家,同一個地方而有不同的故事,真的令人唏噓。

Image description 吉列蘇眉在香港已是絕唱,偶然在新加坡買到大蘇眉回家做吉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