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姐:朋友的盛宴

2018-11-29

徒弟Teddy的父母Richard和Stella很好客,待人接物亦非常誠懇,7年前經Teddy介紹而認識他們,是我的福氣。Richard是越南華僑,五十年代曾在香港念中學,1960年到台灣念大學,之後在當地做生意,直至6年前才多了時間來香港,現在是台北和香港兩邊走。Stella是香港人,四十幾年前嫁到台灣,已是半個台灣人。還記得6年半前與女兒一家到台北一星期,Richard夫婦二人熱誠招待,一直陪伴着我們,做了我們的導遊。當時已有10年沒有再去台北,那次重臨寶島,有Richard和Stella的照顧,感覺非常良好,很有溫情,自此對台灣改觀了,現在每年也會去兩三趟。

難忘蟹宴

經Richard介紹而認識了他們好幾位台灣朋友,有退休了的飛機師、生意人及牙醫等,每位也非常熱情及好客。後來也認識了住在高雄的簡先生和簡太,2015年曾一起到高雄探望他們,簡太太邀請了我們到當地一間名店「蟳之屋」吃澎湖紅蟳,好吃到不得了,半隻蟹是蟹膏,蟹肉清甜,至今難忘。

這班台灣朋友每幾年都會來香港一次,身為主人家的Richard必定會從他們到埗的一刻便照顧周到,帶好友們四處觀光及安排每一頓飯。上星期六他們一行十三人來港,是四日三夜。一如以往,Richard一早便編排好節目來吃喝玩樂,最重要的一環當然是覓食。Richard也有邀請我和大師公參與這個飲食團,但這段時間實在忙碌,只能在第二晚跟他們到家傳七福及第三晚到他府上吃晚飯。

Image description 這個時候吃大閘蟹是最好的季節。

星期日晚上到Richard家吃晚飯,台灣朋友們一早已到,主人家準備好美酒、多款芝士和西班牙火腿作為第一炮。Richard偶然也會入廚,他拿手菜式有燴鮑魚及清湯魚翅。這晚他用了金山勾做上湯蟹肉翅,炆22頭日本吉品鮑魚,另外開了兩罐車輪鮑來滾鮑魚粥。徒弟仔Teddy下午到九龍城街市買了幾款海鮮,有挪威長腳帝王蟹、花蛤、游水海蝦和大閘蟹,另外訂了宮崎A4和牛來煎牛扒。我在家先預備好食材做薑汁炒芥蘭和桂花珧柱。

Teddy用備長炭來燒長腳帝王蟹,本來亦想用炭來燒牛扒,但因為不夠炭而最終用平底鑊煎。他用了兩塊厚約2.5厘米的宮崎和牛中火來煎,材料靚,只放入少許黑胡椒和鹽,味道真不錯。其餘的菜式由我處理,游水中蝦很簡單,是白灼。白灼中蝦從頭到尾只需1分45秒便剛剛好,否則蝦肉過熟會變得太實。他們的冰箱長年有一樽大孖盆曬生抽,亦即是三璜生抽,白灼蝦用這生抽加少許指天椒,味道便很鮮美。至於花蛤,我考慮了一會兒,既然當晚蝦是白灼、大閘蟹是蒸、帝王蟹是炭燒,全部是很原味的,於是做蒜頭豆豉炒花蛤。先將花蛤白灼至開殼時便立即用笟籬拿出,不要水份,用蒜蓉、少許豆豉和花雕酒來炒,味道不錯。早一晚在家傳七福有兩隻燒乳豬,剩下了兩大盒,想到兒時家裏會用薑葱老抽炒燒肉,於是拿了一盒乳豬,用大量薑葱起鑊,跟住灒酒,放入乳豬炒熱,再灒一次酒,加入老抽、少許鹽和糖,炒勻,真的不錯。

上大閘蟹時每人也忙碌地吃蟹,整個廳忽然間變得很寧靜,而不吃大閘蟹的我和Teddy便入廚房做桂花珧柱。這次桂花珧柱份量很大,是16人,於是分開三次來炒桂花珧柱,每次是炒至八成熟。最後全部回鑊,跟炒過的芽菜和蟹肉一起炒至出煙和有油香便上碟,時間剛剛好。最後是薑汁炒芥蘭,需要分兩次來炒,大家吃得津津有味。至於甜品,有紅棗燉燕窩、焗香蕉蛋糕和紅蘿蔔蛋糕,另外有四色水果。

當晚除了有紅酒和白酒外,Richard也有紹興花雕酒來配大閘蟹,最後當然少不了甜酒,真的是個盛宴。這班六十後的朋友全程胃口奇佳,比年輕人也不遑多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