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直布羅陀的英倫High Tea

2018-12-07

看到皇冠紅郵筒、古老電話亭,即使已是今年第二次來到歐洲南端的直布羅陀,感覺依然強烈,畢竟在英國殖民地時代的香港長大,在回歸中國逾20年後的今天難免更思潮起伏,尤其近日身邊有朋友開口埋口戀英崇日,倒令人再思從前有東方直布羅陀之稱的香港舊日種種。

從西班牙進入僅九龍半島般大的英國最後一塊歐洲殖民地直布羅陀,並非如歐盟各國之間自出自入,須兩地兩檢查驗證件,只是看起來雙方都驗得不太認真,或許都知道「認真就會輸」。西班牙曾經很認真想取回直布羅陀,以限制供水要挾,但直布羅陀人飲水不思源,1967年公投,九十九點多百分比的人選擇留英。

1997年英國交還香港,一不做二不休也想撇甩直布羅陀博取歐盟好感,但直布羅陀2002年第二次公投,九成九人不讓英國甩身,慚愧的是西班牙!世事詭異,今天英國因脫歐問題而苦惱不堪。

Image description 直布羅陀在大西洋與地中海之間左右逢源,海鮮湯集海中之鮮精華。 關

緬懷英倫風情

在半山Rock Hotel平台花園享受英式下午茶,與查里斯王子和費格遜的身份看齊,他們都來過這裏。這天遊客不算多,就只有我們一桌在戶外靜待太陽西下的美景,雖然日不落的時代已成歷史,但在英屬之地享受三層下午茶糕餅,飲杯紅茶或咖啡,緬懷英倫風情。英式High Tea本來就不High,港英治下香港人在中環五星級酒店顧盼自豪嘆High Tea,但真正英國貴族上等人是坐在梳化上享受低矮茶几上的茶點,是謂之Low Tea,勞苦大眾工作大半天站在高桌前飲杯茶歇息,才是High Tea。

11月中,High Tea半巡忽然飄來冷雨,米字旗在直布羅陀的淒風苦雨中飄揚,但回想1997年6月30日一夜,深刻的始終是彭定康暴雨中在港督府渾身濕透捧着米字旗歸去,是北京贏了或是他?

俱往矣,來直布羅陀感受一下只是了心願,人生最好還是吃喝玩樂。晚上穿過遊客區的大街到舊城用膳,心中一直覺得此地盡收漁人之利,畢竟直布羅陀守在地中海與大西洋要塞,吃海產是最恰當的選擇,於是先來海鮮湯,口味濃得化不開,再吃墨魚仔,蝦也少不免……不過,究竟是直布羅陀自高身價,還是英治矜貴?直布羅陀的消費與一界之隔的西班牙高得多,難怪我們的司機晚上連人帶車駛回西班牙吃飯及住宿,翌日過關來接人。

我們既來之,始終要吃在當地啊!而我們亦明白,在直布羅陀吃的是風情,而不是風味。

Image description 一邊享用英式下午茶,一邊在日不落的殖民地欣賞日落,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Image description High Tea本來不High,那些年英國上等人吃的是Low T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