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摩洛哥夜市灌草藥蝸牛湯

2018-12-21

USB記憶棒可以無端端失去所有檔案,但第一次吃蝸牛的滋味,舌頭一世都記得住──好痛!

上個月培正校慶,提早一點回母校,在附近街道遊逛憶當年,經過太平道與窩打老道口火車橋,記得中學畢業前開了家餐廳Upper One(雅閣),這天走馬看花,閣樓似乎不是雅閣了。小學時培正旁邊已有ABC,但只在那裏買過麵包,記不清楚是不是一家餐廳。

升中後斜對面開了紅寶石,一個月難得幾次有多些零用錢便跟同學仔吃午市套餐,雅閣是即將中學畢業才開業,但價錢更高一等,只在畢業禮前貪高興與同學吃一餐。菜牌上有法式蝸牛,既然大個仔啦,又夠錢,豪情地來一客。

大夥兒混慣混熟,眼前只有七隻連殼蝸牛窩在薯蓉中,現場共有五對眼虎視眈眈,絕對不排除有人恃着熟不拘禮要分多一隻。於是心裏早有部署,一二三盡快吃掉蝸牛,即使薯蓉被分幾匙羹也不太蝕底。

蝸牛肉好像是後期放入殼內似的,居然輕易地拮出來,趕忙塞入口中……嘩,立即吐了出來,燙得舌頭灼痛兼失去感覺!沒想到每個載着薯蓉和蝸牛的凹窩也浸滿牛油,的確是浸滿,因牛油熱得液化。滾油有多燙?不想再花筆墨憶述了!相信其他人出於憐憫,沒吞掉我的蝸牛,只是不客氣伸匙羹過來吃薯蓉,但有誰知道受創的舌頭根本吃不出蝸牛味道。

人大了,當然不怕少年陰影。有一年去法國,頭盤便點了法國蝸牛,在哪裏跌低便要在哪裏站起來,法國蝸牛不可能在人生食單中剔除。

Image description 摩洛哥馬拉喀什夜市賣蝸牛湯的檔口經常坐滿遊客,來到人家地頭吃道地美食,才對得起此行。

愛吃蝸牛民族

今年內兩度到北非摩洛哥,這個1956年脫離法國獨立的國家,人民也愛吃蝸牛,但即使法國話事的年代,摩洛哥人始終沒沾上法國做蝸牛的風格,而是執意用自己傳統的方法炮製,用多種草藥熬製蝸牛湯。在卡薩布蘭卡(Casablanca)和馬拉喀什(Marrakech)的市集,都有小販用大盆載着售賣。

一小碗約十隻,價錢同在香港飲杯五花茶差不多,但當地人卻把蝸牛湯的功效說到天花亂墜,既說可防治感冒,也能令萎靡的精神提振,更有人蠱蠱惑惑的說還可以壯陽。乜都假,先嘗味道。不知是否蝸牛太細隻,熬湯又熬得太久,所認知的蝸牛味道似有還無,反而湯頭沒有苦茶般難飲,帶少少異香的草藥味幾惹人好感,所以央求小販多給一小碗湯,並且趁熱灌落肚。

常覺得田螺口味很似蝸牛,如果請中式大廚炮製一道豉椒蝸牛,能否在法國或摩洛哥大行其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