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晉:各處鄉村各處味

2019-03-13

離開熟悉的環境,最不容易適應的就是飲食,不只是味道的問題,更是生理與心理的問題。

自問沒有什麼思鄉情意結,但身處陌生的地方,不知不覺間養成日常在香港沒有的習慣。平時一個月才喝兩三杯咖啡,可是去到青海山區,那種連麥當勞都沒有的小鎮,竟然每天都渴望飲咖啡。在那個只有酥油茶和酸奶的地方只有兩種咖啡:三合一咖啡粉和罐裝咖啡,由於信不過酒店的熱水煲,所以只好選擇後者。回到香港後,這種咖啡癮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無端端上咖啡癮可能是一種心理投射:藉着熟悉的味道來尋找安全感。飲食不單止是生理需要,也是心理需要。王宣一曾說台灣牛肉麵是國民政府遷台後的年代產物。台灣高雄岡山空軍眷村的四川籍老兵,以成都菜「小碗紅湯牛肉」改良而成,以慰思鄉之苦。當時肉是很珍貴的東西,有人加豆瓣醬、辣椒等,把美好的想像投放在一小碗麵裏,牛肉麵是鄉愁的產物。

Image description 一眾航空公司都愛在航班餐膳上增加自家特色。

中國杯麵口味多

中國人對「飲食」這回事特別執着,雖然經常強調「一國」,但差不多每一個省份都有自己的獨特菜系。反觀在美國,在飲食上不會分什麼東岸或西岸。做飲食在中國要賺錢一點也不容易:單是康師傅杯麵全國性加地區性的口味便多達七十多種,估計加上其他品牌的產品,全中國的杯麵市場至少也有七八百種不同的口味!

朋友告訴我某日本即食麵品牌在中國市場的銷售未如理想,原來是因為三千米以上高原地區沸水只有攝氏90度,未能把這品牌的麵條泡軟。可見設計產品時,除了味道之外,懸殊的地理環境也得考慮。

到外地旅遊公幹,最先遇到的就是飛機餐。每家航空公司都總會希望在班機上供應有自己地方特色的菜式,近年大家饞嘴饞到3萬呎高空,網絡上多了很多飛機餐食評,日本全日空就投網民所好搞起咖喱選舉。

每逢川航胖十斤

近年內地網上流傳「每逢川航胖十斤」的說法,指出四川航空在餐膳上花了不少心機,讓一眾乘客總是吃得飽飽才落機。

根據網友經歷「川航上餐後,空少拿着一瓶老干媽問客人要不要加一點調味,空姐不顧形象提着滿載薯仔和粟米的籃子,彷彿在街市叫賣般問客人要不要」。據說川航的菜單上有擔擔麵、鍾水餃、水煮牛肉、麻婆豆腐,甚至連街頭小吃蛋烘糕也有。原來四川航空一年,單是在飛機上消耗的老干媽已經有30萬瓶,即使以川人「無辣不歡」的口味來看,這數字也真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