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大師姐:告別怡東軒

2019-04-12

不經不覺,屹立銅鑼灣46年的怡東酒店已於3月31日曲終人散,對這酒店絕對捨不得,尤其是中菜廳怡東軒。十多年前曾去過怡東軒,只可以說是平穩,但絕不出色。重新認識怡東軒是一年多前,最初是經朋友Nelson Wong的推介,說他們的中菜總廚黃永強及饒璧臣廚藝出色,功夫扎實。那時候還未動心,後來因緣際會,黃永強總廚跟他的前上司怡東酒店前餐飲總監鄔智明先生(Sammy)一起來我家晚宴。出於好奇心下,2017年底與朋友到怡東軒吃晚飯,是試黃總廚的廚藝,原來他是有很高水準,自此我便愛上了他。

Image description 怡東軒是值得大家懷念的,菜式多,水準高。

水準穩定

比起我至愛的大班樓,雖然怡東軒跟他還有距離,但喜歡怡東軒的平實,水準極為穩定,團隊非常扎實,就算是總廚不在也不易察覺。他有許多名菜,不單味美,材料靚,絕不用旁門左道,拒絕用味精和雞粉。我最喜歡的菜式不少,其中常點的是炸子雞。雞是用本港新鮮泰安雞,有雞味。另外,差不多每次也會叫煎鹹魚肉餅,鹹魚靚,豬肉是手剁的,原來饒師傅買鹹魚後會先特別處理,務求鹹魚夠香,不「舊口」。招牌湯是杏汁白肺湯,比許多名店的杏汁豬肺湯好,連外孫兒也喜歡,還要我學做這個湯。

去年中,黃永強總廚被升調到同一集團文華酒店的中菜文華廳,饒璧臣師傅的擔子便更重了。幸好怡東軒廚房團隊強勁,饒師傅雖然是辛苦一點,但出品還是非常穩定。當知道怡東軒會在今年3月底結業,心裏便開始捨不得。雖然可以繼續到文華廳吃黃永強總廚的名菜,但團隊已非一樣,價錢當然也比怡東軒貴了。一直好奇,饒師傅在怡東軒結業後會否轉到文華廳,再來一次雙劍合璧,那便是最好了!一直未有聽到好消息,心裏有些不安,還好,幾星期前知道饒總廚還有跟隨他多年的10位廚師也會調去文華廳,令我如釋重負。3月29日,得Sammy邀請,到怡東軒吃最後一次的晚飯。晚上7點到達時已全院滿座,只見饒師傅走來走去,跟各枱客人寒暄幾句,相信很多是他的粉絲或朋友來跟怡東軒道別。當晚的菜式是怡東軒的拿手好菜,頭盤有海膽戈渣、素鵝、手揼叉燒、鹹蛋黃鱈魚件、麻辣海蜇和柚子青瓜,主菜有鹽焗雞、鮮川椒百合大蝦球、花膠杏汁白肺湯、小棠菜燴大花膠件、燴娃娃菜。單尾是炒粉絲,甜品亦有3款,話梅啫喱凍、棗皇糕及薑啫喱奶酪。雖然是最後的第二晚,從頭到尾每道菜式做得非常出色,很佩服廚房的團隊精神。晚上9時多,黃永強師傅還從文華廳趕來與大家一起道別,附近兩張大枱有些朋友是認識的,吃罷晚飯,大家還是很興奮。饒師傅再出場時,大家群情洶湧,各人用筆在他的廚師制服上簽了名,一齊拍大合照。Sammy、黃永強、饒璧臣為怡東軒創造了一個傳奇,從虧本到晚晚客滿,還拿取了米芝蓮一星的榮譽,難怪三人是稱兄道弟。這一次,Sammy還特別從台北回來參與怡東軒閉幕的重要時刻。這晚有一個小插曲,Sammy席中的一位客人胃口較少,於是我便提議她將未食完的半份大花膠件打包。她亦將炒米粉留起,入了盒,與花膠件一起放在我們枱後面的一張上菜用的四方枱。附近一張大枱其中一位略有知名度的女士竟然過來打開朋友的外賣袋,貪婪地拿走了花膠件,還以為人家看不到!可能炒米粉不值錢,她沒有拿走,還留在外賣袋裏。我覺得很惡心,這麼貪婪,拿走人家吃過(哈哈,她可能不知道呢)的花膠件。亦覺得她很羞家,為什麼要貪這些小便宜?

Image description 怡東軒一絲不苟,連甜品亦做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