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花尾躉身大心細

2019-05-22

由港島往流浮山虎草村深灣路,不得不依賴谷歌地圖帶領。港島南區名車出入的是深灣道,流浮山的深灣路卻人跡罕至,手機網絡一度轉為漫遊,深圳灣就在對岸。

誰人搞一檔生意在偏僻的深灣路?永安郭氏家族第三代郭志一是也!他一往無前在流浮山開設規模龐大室內循環水的環保魚場養殖花尾龍躉。

鍾情海洋

龍躉是惡魚,加上花尾躉生長到三斤重之前發育很慢,須花加倍心機,之後一兩年體重和體積才幾何級數標升至十多公斤,偏偏宴會用的魚一般是兩斤幾三斤重,即牠剛脫離嬰孩期便送到食客口裏。

養殖花尾躉當然是一盤生意,但若不是郭志一鍾情海洋癡情養魚,要一位上市集團執行董事分身把畢生的愛好持續發展下去,少一點儍勁是不能成事。儍,是他自己說的,但能將理想變現,的確令人佩服!

Image description 切片炒球,清嘗生猛養魚的真滋味, 口感有野生大石斑的風範。

相宜酒席近年多採用沙巴龍躉,肉質和肉味大家心中有數,養殖花尾躉檔次稍高,但人人都識講:「養魚點及野生好味!」鬼唔知阿媽係女人的邏輯,辯駁實屬多餘,理性的理解應該從性價比出發。試問筵開一百席,找一百條重量相若的野生花尾躉,有貨嗎?再說價格,這一席要收幾多錢?赴宴的人做幾多錢人情?

我們一行在流浮山的海鮮酒家試食,三斤重的花尾躉切片以木耳杞子薑葱炒球,讓大家清嘗味道。很難說肉味不張,畢竟是新鮮生猛的貨色,鮮已經拿高分,而肉質有大石斑彈牙有口感的風範,厚厚的魚皮柔韌富膠質。另一道炸魚薄薄的粉漿十分到家,據說酒家老闆親自督工,若果英國的Fish and Chips有這等質素魚塊和酥炸技藝,酒吧一定會更多人。

最期待是龍躉心,連魚扣和頭腩一併炆。倒要見識海龍王的心肝有多大!鍋中卻只見龍躉扣和頭腩,心去了哪裏?主事人用手指出,竟是比手指頭還要小,十多廿個龍躉心是養殖場儲起來的。小心眼如何泵血走勻十多斤重的軀體?專家說,龍躉血管也具備收縮能力,分擔了心臟的泵血功能,何須咁大個心!心太細了,吃了好像沒吃,也談不上好吃不好吃。

這一餐享受了養殖花尾躉的滋味,長了知識,也意外地來到7年前一個政壇神秘飯局的案發現場貴賓廳,原來在小桃園摸住酒杯底,吃着美味佳餚,真的會好好傾。

Image description 流浮山的亞洲水產養殖場是永安集團執行董事郭志一的心血。

Image description 照片正中的兩顆便是十多斤重龍躉的小心臟,長見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