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達人之路 Asta Morris by Bert Bruyneel

2019-08-02

威士忌的世界很奇妙,紅白酒當然地買五大酒莊,然而若你是一位出色的威士忌品鑑專家,可向各大古老酒莊洽購下一整桶單一麥芽威士忌珍藏,成為個人精選裝瓶的佳釀。 Asta Morris 就是今天享譽世界的獨立裝瓶廠,其主理人來自比利時的Bert Bruyneel 開初在《 Whisky Passion 》雜誌寫作威士忌專欄, 2010 年當他品嘗到 1975 BenRiach ,他即時愛上並買下整個木桶的威士忌,成了開創此威士忌裝瓶廠品牌的契機,自始他就周遊列國尋覓最好的威士忌裝瓶銷售, 全球不少威迷都是追逐着他的名字來購買威士忌, 市場從歐洲遠銷至香港、日本、加拿大及澳洲等地。 2014 年推出、適合單飲的氈酒 “No Ordinary Gin” 以及 2017 年推出、味道獨特以氈酒木桶醇化過的威士忌 “Glorious Bastard” ,均是品牌重點之作。

TEXT BY 小草      PHOTOGRAPHY BY BEN TAM

永誌難忘味道啟迪品牌誕生
B: Asta Morris 主理人 Bert Bruyneel       LJ:《信報優雅生活》

LJ:先來談談你是怎樣迷上威士忌的?
B:這就像一個普通得像一天過度去另一天的決定,我本來已是一位威士忌迷很多年了,從 19 歲那年喝下我的第一杯威士忌開始,於是我越來越渴求尋找更多有關威士忌的知識,去到一個點我想嘗遍世界上所有的威士忌,當然這是不可能嘗到所有,我嘗試寫一些有關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文章在 “Malt Maniac” 網站上發表,後來《 Whisky Passion 》 就邀請我撰寫更多有關的文章,成為一個專欄,我一直寫了三年。

Image description

我在 19 歲時初嘗威士忌是在一家很簡單的酒吧之中, 我的朋友是酒保,有時候他會在打佯關門後跟我喝一杯,我總是喝沒有酒精的飲料,然而有天他提議我應該品嘗一杯威士忌,他說到這威士忌十分特別,然後又跟我大談他的威士忌經,為何威士忌跟一般酒絕不相同等等,我就說好,就嘗一點,他就倒了一杯 Jack Daniel’s 的 Single Barrel ,我一喝就感覺很震撼的衝擊,從此就開始對威士忌的瘋狂了,開初是在酒吧一杯杯地喝,後來就自己買下一瓶瓶回家品嘗,有 Glenlivet 12 年、有 Glenfiddich 12 年、 Highland Park 14 年...

LJ:談談那改變你人生路途成立 Asta Morris 威士忌裝瓶廠的 1975 BenRiach 雪莉酒桶,還記得當時的味道嗎?
B:那是絕對不同其他威士忌的口味,很重的果味,卻又很溫柔、優雅、所有我渴求的香味都在其中。那次品嘗了很多款不同的威士忌,但當嘗到這一款時,那真的有着完全不同的感覺,整個人像彈了起來的感覺,我們盲品了幾款橡木桶、幾款雪莉酒桶,然後當嘗到此款時, 它的味道即時跳了出來,絕對的優雅又溫醇,味道十分完整,這正是為何令我永誌難忘的口味。

每一木桶都有自己的故事
LJ: Asta Morris 作為獨立裝瓶廠,跟大型威士忌品牌比較有何優勝之處?
B:大品牌生產的威士忌總是很大量與單一口味的,也有其好處,像 Glenfiddich 家族製作出來的威士忌就永遠都不會令人失望,總能夠保持那個高水平的口味。獨立的小公司像 Asta Morris 總是專注於單一木桶單一麥芽的威士忌,可以說每次出品都有所不同,這正是我們彼此間互不相同之處。我們一個木桶頂多可以裝一千瓶,所以都是獨特口味的。我們彼此針對不同的酒客不同品味人士,獨立廠牌都是針對更資深的威士忌愛好者,他們總想在威士忌以外尋找到更多附加價值,像每一木桶都有自己的故事。

Image description No Ordinary Gin 氈酒

一鍵選購 “No Ordinary Gin”

LJ:你釀製的 “No Ordinary Gin” 氈酒,據說是將氈酒放到威士忌木桶中醇化而成?
B:我從來就不是愛喝氈酒的人,有一次我的好朋友喝 Gin Tonic ,我當然是喝我的威士忌了,他嘗了一口我的酒就笑說,你竟然喝這個而不喝 Gin Tonic ?我說你的酒要加水加青檸汽水,還要加香草加蔬菜才好喝,他就笑說為何你不弄一款可以單獨喝的氈酒?

於是我接受此挑戰,我跟蘇格蘭的釀酒廠訂下兩個用過的威士忌酒桶,然後我找一些釀製氈酒的酒商,我將普通的氈酒放進那兩個用過的酒桶當中。四個月後,我就將酒帶到一位著名酒保那裏一起品嘗釀製出來的效果, 他一試就即時愛上了,他說這是他喝過少數幾款最喜愛口味的氈酒,刺激的味道都減少了。因為用過的威士忌酒桶總會將酒變得圓潤一些,因此用這些酒桶再放氈酒進去就變得更有圓潤感了。

這令我感覺很有趣,我推出此款全新的 “No Ordinary Gin” ,跟我打賭的朋友到來品嘗,他也承認這是一款可以單獨喝的氈酒。我以前也是只喝威士忌,但當我發覺把氈酒放在威士忌酒桶內兩個星期,已可將酒質的圓潤度有所改變,現在我也常會喝氈酒雞尾酒,在家裏也會自己用氈酒調配威士忌。

Image description Glorious Bastard 威士忌

一鍵選購 “Glorious Bastard”

LJ:另一款美酒 “Glorious Bastard” ,更加是反其道而行將威士忌重新放到裝過氈酒的木桶當中醇化?
B:我買了一木桶的 BenRiach ,我想裏邊的威士忌已經足夠成熟了,只需將它放回到木桶中一些時間令到再圓滑一些,我想將之放在一個已經用過二三次的波本酒桶中,它不會增加更多味道,只會將一些尖銳的味道變得圓滑一些。等過了兩三個月幾後,我拿一點出來品嘗一下,感覺有點奇怪,再嘗清楚才發覺錯誤地將威士忌放到用了來醇化氈酒的木桶中,我起初想自己是否弄壞了好好的威士忌,然而再嘗一口感覺也不壞。於是我找幾個好朋友,用盲品的方式嘗試這款新威士忌,聽聽其他人的意見,他們都說味道很好。這種全新的醇化方法不可以放在 Asta Morris 系列當中,我要為它改一個新名字, Glorious 是敢於特別、敢於有自己性格、敢於創新, Bastard 的意思是源於不同的木桶,氈酒桶從來沒有人用來醇化威士忌的,所以就改了 “Glorious Bastard” 這個全新有趣的名字。

LJ:香港威士忌迷的口味跟知識又達到怎樣的水平?
B:所有品味都是十分個人化的,去年我在香港威士忌節中,發覺香港人喝威士忌的品味仍然比較幼嫩,所以這是一個仍在增長的市場、仍然有很大潛質的市場、仍然可以更成熟的市場,香港比較少獨立品牌的威士忌,還有很多可能性,也有很大的挑戰,這正是其有趣的地方。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