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藍瓶品啡

2019-09-27

「太快啦!太快啦!太快啦!」旁邊不相識的當地啡友見我目不轉睛盯着師傅教新手一幕,便把師傅一輪嘴的日語用英語翻譯給我聽,其實鑑貌辨色也猜到他訓示什麼。

新手面前有6個咖啡濾杯,拿着咖啡壺以水代替咖啡學習打圈沖濾的技巧,打圈太快、由內至外轉圈的幅度有問題……師傅見有人八卦,改在徒弟耳邊提示,一個認真監督,一個認真的沖完一杯又一杯,在我眼皮底下練足半小時,難以想像在此之前同一個動作重複了多少次。究竟香港還有沒有人這樣學師?

上星期本欄說到東京中目黑的星巴克烘焙工坊,提到我更喜歡同一區另一美國新派咖啡集團的咖啡館,前文提到的一幕就是發生在這家名為藍瓶咖啡(Blue Bottle Coffee)集團開在這區的小分店。藍瓶咖啡源起自洛杉機農夫市集的小攤位,2005年獲矽谷大公司高層睇中,點石成金,發展成大都會型格咖啡連鎖集團,幾年前才進軍日本。

Image description 日本人乖乖受教學沖咖啡的方式,是守舊還是尊重傳統?

清空心靈

東京人流量非常大的新宿駅,也有一家藍瓶,面積比中目黑店大得多,我走進去隨即走出來,不是我杯啡,太熱鬧了。中目黑店開在遠離地鐵站約10分鐘腳程的寧靜地段,我主觀覺得店子和客人都不是新宿的品流。

店員建議一試單一咖啡豆獨特烘焙的咖啡,當然好啦,一早了解藍瓶很注重咖啡豆的產地和品種,亦專門研調不同咖啡豆的最合適沖煮方法,務求將咖啡豆的風味盡量釋放出來。他們如此有信心推介,怎會不試!記得有人提醒我應以品酒的方式品嘗藍瓶特別推薦的咖啡,於是喝了一口清水,清空心靈。

不得不承認有點心理作用,這一杯咖啡是一邊看着街外的流動風景,好不優游的一啖一啖享受的,不一樣的東京感覺,點滴浮在靈魂深處。事後曾經反躬自問:「有冇咁誇呀?」或許與咖啡無直接關係,或許突然失神地神馳物外,但實在是有一刻曾置身如此神化的境界。

星巴克巨構的工坊與藍瓶小店,各有需要她的客人,旅遊就有這樣好處,可以體驗不到的物事,不僅要增廣見聞,還應要提升靈性。不必一定是咖啡,可以是一杯茶一杯酒,在街市中,在清溪河畔,如果都能入定,便處處是藍瓶。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沒有星星的美食》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

Image description 東京中目黑區寧靜地段的藍瓶,是新一代型格咖啡小館。

Image description 特選Single Origin咖啡豆,經咖啡師沖調,餘韻相當悠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