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被性侵:「但他對我很好啊……」

2017-12-07


自從去年夏天,前美國體操運動員丹荷蘭德爾(Rachael Denhollander)第一個指控前美國體操隊前隊醫納薩(Larry Nassar)以醫生身份對當年的她性侵犯以來,陸續有運動員公開自己亦曾受害。納薩因管有兒童色情物品被捕後,現時提告納薩的已超過180名女性。

Image description 前美國體操隊前隊醫納薩(Larry Nassar)

最近,倫敦奧運金牌得主艾莉萊斯曼(Aly Raisman)亦站出來。她接受新聞節目《60分鐘時事雜誌》訪問時,講起她如何意識到自己原來是性侵的受害者。如大部分的受害體操運動員,她們從小就投入訓練,亦很小就開始跟納薩打交道,對性侵犯沒有認識。2015年時,因有位教練對納薩的治療手法起疑,美國體操協會於是聘請調查員調查事件。當時萊斯曼對調查員說:「是的,他的確對我有奇怪的觸碰,令我不舒服……但他真的很好人,對我也很好……我猜他不是故意的,他是真心關懷我的。」調查員離開後,她才開始重新審視事情的始末,赫然醒悟到多年來自己是被侵犯。

納薩十分聰明,以grooming的手法取得運動員的信任。Grooming Process譯作性掩飾、性誘拐或色情疏導。Grooming Process在兒童及青少年的性侵犯之中尤為普遍,當侵犯者有了「目標」便開始「鋪排」,一步一步建立關係及美好的形象、取得目標或其家人的信任,以好人及幫助者的姿態,照顧、幫忙、送禮、 讚美、陪伴、聆聽等。信任其實亦等於控制,日後即使性侵發生,也更難被揭發。

納薩必然是聰明老到的侵犯者,懂收買人心、閱人心思、操控情緒,才會20多年來不被揭發。萊斯曼也說,多年來都覺得他是為自己及隊員好:「所以我才想上來受訪,我想所有人都知道,就算有人對你好,就算全世界都說他是大好人,沒有任何人可以對你做令你不舒服的事。」學習保護自己不是要懷疑身邊一切好人或好意,但身體的主權永遠要在自己手上。

文:周卉卉

作者為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教育主任

www.famplan.org.hk/sex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