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讓世界變得更美:napp studio

2018-09-26

曾經有建築界別人士戲言,建築師常被稱為「則師」,好像建築師只是懂得畫圖則而已,據聞有些「則樓」老闆抱怨建築系畢業生只懂理想不切實際。也許香港因為土地資源及經濟因素,往往讓建築師傾向於計算方面,卻忽略了建築不單止提供實際的用途,還有美學、藝術及文化的象徵意義。

Image description (左起)napp studio創辦人Aron Tsang、Wesley Ho、項目經理Alfred Chan。

作為本地建築系畢業生,如果選擇投身建築業,一般都會選擇加入「則樓」這條路,參與高樓大廈興建過程,但亦有人選擇不一樣的道路,就像本地建築設計工作室napp studio的兩位創辦人─Aron Tsang(曾偉俊)及Wesley Ho(何鴻禮),二人均畢業於香港大學建築學系,前者曾於知名建築事務所TFP Farrells工作,後者則在美國哈佛大學取得建築碩士學位,並於紐約OMA工作,但二人不約而同希望選擇一條屬於自己的建築師道路,開設自己的工作室,不單止可與建築界以外的單位合作,開拓視野,相比起埋首於大型建築師事務所,他們認為學習到的東西會更多,而且更可忠於自己,讓大眾明瞭建築和設計的可能性。

Image description 為捷克布拉格會議中心提交的改建參賽作品,將原有的會議中心及鄰近區域融合在一起,意味以往權力集中的建築大樓,變得更親民。

海外工作擴視野 回流本土尋理想
Aron和Wesley二人在香港大學建築系畢業後,都相繼往外地一闖。先說Aron的故事,他自言報讀建築系前,對美術科目也不是特別感興趣,建築系最初幾年也搞不清在做什麼,畢業後有機會到韓國深造,回港便加入TFP Farrells工作,負責西九M+博物館的建設工作,但在大公司工作卻有利有弊。「M+博物館的經驗是有趣的,學懂入則處理文件等工作,但M+規模如此大,初入行根本連去開會的機會也沒有,加上重複在做差不多的工作,這樣下去學到新的東西的機會很少,速度也慢,因為接觸的範圍較狹窄。」之後他贏得2014年度「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獎品包括可讓他選擇一個地方實習,結果他選擇加入瑞典斯德哥爾摩一間設計工作室,他發現那裡的建屋方向跟香港截然不同,參與了由全木建造而成的小屋,也被老闆委托過設計廚房,但始終兩地文化不同,一年後Aron選擇回流,跟Wesley開設napp studio。

Wesley的故事雖不盡相同,但也頗有啟發性。Wesley自少喜愛畫畫,長大後想過讀平面設計,但在家人建議下選擇了唸建築,學士畢業後他加入大學教授的工作室,然後想到向建築學系教師方向發展,於是哈佛大學修讀碩士課程。「想在建築界當教職工作,選擇一間知名大學是有幫助,但讀畢之後發現跟日後教書的工作差不多,同時想往外闖,跟不同界別的人士合作,因為建築行業是頗封閉的,跟沒有建築背景的人工作,學到的可能會更多。」哈佛畢業後Wesley加入了紐約OMA建築事務所,在那裡工作可謂大開眼界,工作項目不再只集中於建築上,如研究食物與建築的關係,以建築角度去看不同事物,從而改變現有模式。Wesley更參與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跟《Vogue》雜誌合辦的時裝展會場改建工作,雖是一次性,但跟建築以外界別合作卻是頗難得的機會。「在OMA工作一年後,我發現可以學到的頗有限,因為可見的將來都只是局限於設計方面的工作,沒有機會出外跟工程師、顧問商討合作,我很希望了解設計以外整個建築過程。」

值得一提的是,napp studio的項目經理Alfred Chan也是Aron和Wesley的建築系同學,Alfred畢業後加入澤東電影公司負責美術,原來《一代宗師》內不少布景和道具都是由美術按照美指意思,搜集資料後畫圖,接着由道具部製造出來,Alfred坦言對產品製作及建築感興趣,但電影製作期限沒完沒了,最終想到發揮創意的機會,便加入napp studio。

Image description 在 2016白塔寺院落更新國際方案徵集的比賽中, 提出了一個Mutant Yard (活庭院)的胡同設計改建方 案,在庭院建造了四塊活動板牆,通過活動板牆的 移動,劃分出不同功能的空間。

讓設計變得大眾化
工作室取名napp studio,原來nap是紡織品上的細毛,Aron及Wesley認為判斷設計的準則,不單止講求外型美觀,細節做得好更是決定因素。「創立napp studio並不是要帶來巨大的轉變,反而是想這個地方變得更美,其實香港有很多優秀設計師,每年設計畢業生多不勝數,為什麼社會還充斥設計不佳的產品?」Aron說。「某程度上,我希望藉設計告訴大家,我們是可以有不同的選擇,改變不用很大就可以令事物變得更好,同時,我們也不一定要因循過去的習慣,設計是有很多可能性的。」Wesley說。

Image description Liud戒指將紋理置於戒指之內,讓肌膚感受到其質 地,而用家可以從波子透視到戒指內放大了的紋理。

2016年成立工作室後,napp studio的作品涵蓋不同範疇,如Liud戒指、Courtyard Kitchen廚院、活庭院、布拉格會議中心改建構想圖等,當中有些是參賽作品,他們表示未來數年也未必有機會興建高樓大廈,但積極參加建築設計大賽,有助訓練設計思維,而戒指設計小物更可發揮產品設計創意,如果加入「則樓」工作,未必有空間和時間去發掘這些項目。

Image description 漁橋參考了傳統漁船的木製框架結構,設計構思更採用了魚躍的形態,如今為廈門曾厝安村增加一個全新的景點。

提到旗下項目,在廈門興建的「漁橋」作品頗有趣,事緣認識理工大學環境博士生,被廈門曾厝安村邀請參與城市研討會,當局希望設計地標式建築振興旅遊區,結果napp studio構思的漁橋設計方案被接納,半年後更興建而成,過程之快令人吃驚。而漁橋的構思源於自古以來曾厝安村是一個小漁村,漁橋參考了傳統漁船的木製框架結構,而設計構思更採用了魚躍的形態。漁橋的建造不止為曾厝安村增加一個全新的景點,更成為曾厝安村的的標誌。漁橋是一坐橫跨6條車道的橋樑,它為行人提供一個更安全快捷的路線來往附近唯一的巴士站。同時,漁橋的落成亦吸引遊客到從前無人問津的海灘,為曾厝安村帶來更美景色。

雖然大陸城市發展迅速,設計空間很大,但Aron表示工作室可以控制的地方不多,如興建上採用的物料及形態,有時承建商造出來的成品,跟設計出入頗大。

Image description Lifeguard Jungle Gym概念設計圖,將救生員塔變成公眾設施,讓遊人可攀爬或乘坐休息,算是一舉兩得。

漁橋以外,napp studio亦參與了不少室內設計工作,如早期以Courtyard Kitchen廚院獲得煤氣公司旗下Mia Cucina頒發最型格家居廚房大獎,其靈感源自中國四合院設計,廚房分為四個方塊區域,包括煮食、清洗、儲存及用餐區,由於設計得宜兼顧及用家實際需要,廚院可說是兼顧設計與功能兩者需要。

至於產品設計上,Liud戒指的設計可說是反傳統,將紋理置於戒指之內,讓肌膚感受到其質地,而包裝上,隨盒附上精美的波子,用家可以從波子透視到戒指內放大了的紋理,而戒指更擺放在港大附近位於山道的ethos售賣。此外,FloatingPuff梳化也是兼顧外型與功能的作品,為了解決本地居住環境狹窄的問題,Floating Puff可輕鬆拆除並收藏於儲物櫃內,安裝好後更可成為舒適的梳化。最後,為2017港深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設計的「山凝」冰模,作品以六個耳熟能詳的郊區:北大嶼山、大帽山、獅子山、大欖、南丫島及太平山山頂為原型,napp studio希望以產品設計切入公共議題,以即將溶化的山脈比喻隨時會消失的郊野公園,用較輕鬆的手法喚起公眾對香港的發展政策作出反思和參與。

文:Bill Kwok 圖:Ben Tam(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