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houette優雅剪影】西貢日常 在地出發的香薰蠟燭設計師

2019-04-01

Image description 設計師Xavier希望研究出價錢合理而品質上乘的香薰蠟燭產品。

曾首彥(Xavier Tsang)的設計旅程可真是隨心出發、興之所致,大學主修設計工程時學習航天及機械人科技,及後對產品設計感興趣,負笈意大利,回流後因緣際會又回到米蘭做設計,更夥拍日本拍檔開設工作室,輾輾轉轉又回到出生地,紮根西貢,成立自家蠟燭及香薰品牌BeCandle,並跟國際大品牌合作推出限量產品。Xavier希望BeCandle像意大利的工坊一樣,為本地人製作優質的日常用品,雖然蠟燭不是搶眼球的設計品,但他已經圓了設計師的夢。

TEXT BY BILL KWOK    PHOTOGRAPHY BY LC

Image description 跟連卡佛合作的Serenity限量版香薰蠟燭裝置。

平日到西貢閒逛,有沒有試過走入大街、橫街的小巷嗎?那裡的創意小店愈開愈多,咖啡店、唱片店、手作坊外,BeCandle就在橫街的一角,Xavier作為西貢人,在這裡開店讓他想起在佛羅倫斯求學時,附近有些工坊為Prada做配件,如果他堅持製作高質素的香薰蠟燭,客人用得稱心滿意,不單止對社區及成長地有貢獻,事業還可以持續下去,這種在地出發的心態,其實是不少本地手作小工坊的寫照。「在意大利讀設計時,人家對設計的要求和審美觀,是不知多少代人積累下來。作為設計師,初期自然想做一些有型的designer piece,但香港的問題是市場太細,所以產品設計都是為外地市場而做,這樣做就顧此失彼,進入本地市場時就顯得不貼地。」

要說的是每一個學設計的,很自然希望出人頭地,蜚聲國際,Xavier也不例外,但現實是畢業初期,都是從事商業設計,而開設工作室後,經常參加外國展覽,BeCandle就曾參加米蘭家具展及Maison et Objet,但太離地的感覺讓Xavier再次思考。「作為香港品牌,設計的產品理應跟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就好似外國的工坊一樣,在地出發才能做出好東西。所以我選擇回到成長地開店,不斷研究如何造出高質素的香薰蠟蠋,接觸國際知名的香水世家,尋找優質的蠟燭廠,務求做出媲美國際品牌的出品。」事實證明Xavier選了對的路,客人用完會回頭再買,多個國際品牌紛紛邀約合作。

Image description Lost In Time系列以錄音帶、舊式電話、菲林相機為對象,蠟燭不斷溶化時亦代表這些舊物在生活中逐漸消失。

隨心所欲的設計路
Xavier坦言最初沒想過當設計師,在香港中文大學修讀設計工程時,性質側重工程,但其中一部分教授藝術及設計,卻讓他感興趣,2004年畢業後想到外國讀設計,更偏好非英語國家。「當時沒有想太多,最終佛羅倫斯的美術學院收了我,那裡偏重產品與家具設計,課堂上教建築及美術史,下課後在街上便看到課堂上教授的不同建築風格,這是相當有趣,而我覺得課程主要是訓練你的審美觀。」Xavier下課後就是四處閒逛,看到好設計都會停下來細賞,從觀察中他領略到意大利人追求好設計的堅持,也許是教育和文化使然,大眾普遍對設計和美學有很高的要求。

Image description Xavier喜愛實驗不同蠟燭造型,點心是其得意之作。

讀畢設計後回港做了幾年產品設計,感到有點厭悶,於是問一下意大利舊同學有沒有工作機會,怎知一間意大利和中國合資的家品公司真的需要人手,Xavier亦順利地被錄用。「那家公司的產品很貼地的,生活用品如晾衫架、掃帚等,但我們主力負責包裝設計。」Xavier明白到設計並不止於Designer items,貼地的產品比比皆是,在這家公司做了一陣子後,跟一位日本朋友在意大利開設工作室,膽粗粗在意大利四出搵客戶。「我們租了一架車便四出找生意,生活是頗艱苦,幸好讓我們找到一些中國人開的公司,他們生意做得頗大,但就很需要設計服務。」一年後二人都選擇回國,Xavier參加了香港設計中心的創業培育計劃,以BeCandle蠟燭製作作為計劃書,初期􎑸是接商業設計工作,閒來才動手造蠟燭。

Image description 跟日本鍋具品牌Bruno合作的DIY香薰蠟燭套裝。

蠟燭結合茶道一炮而紅
當初Xavier想到做蠟燭,一方面是他母親每逢到外地旅行都買蠟燭做手信,二來蠟燭製作不用花高成本製作模具,而且造型隨心所欲,選擇以蠟燭為起步是很理所當然。「開始以造型為主,Lost In Time系列以錄音帶、舊式電話、菲林相機為對象,更在蠟燭中加入舊皮革的香味,其實它亦有雙重意義,當蠟燭不斷溶化時,亦代表這些舊物在生活中逐漸消失。」

2012年正式成立BeCandle,但真正讓Xavier全情投入於蠟燭事業上,卻是一個關於蠟燭與茶道結合的實驗品,當時他想到茶有茶道,蠟燭應該有蠟燭道,於是將這套想法實現出來,他先找到植物蠟粒,然後找一間專做水泥的工作室,製作一塊表面像水滴擴散石屎板,只要將植物蠟粒、香薰及燭芯放在板面上,燃點時便會沿着坑紋去燒,這種帶點DIY的過程,就有點像蠟燭燃點儀式。

Image description Memory Chest內有八支不同香氣精油,用戶可以自行調配適合派對的香味,也可以結合蠟粒,DIY自己的香薰蠟燭。

這個實驗在巴黎、韓國都展出過,由於反應不俗,Xavier便決定了BeCandle兩大方向,一是製作蠟燭道的限量版,二是DIY式製品,同時亦研究製作高質的香薰蠟燭。「限量版的形式可以很多變,好像蠟燭道,我交給昔日的日本人拍檔,他拿回京都再重新製作,成為甚具日本特色的蠟燭道,同時我們跟連卡佛製作了迷你版本的蠟燭道,也是很成功的。至於DIY方向,則讓用家自己可以調製出喜愛的香薰蠟燭。」

世代相傳的蠟燭事業
從以往多是獨立項目,到現以更宏觀的角度去􎯉運,Xavier每天都在研究不同蠟粒的特性,近年更對香氣感興趣。「有一次跟大陸調香師合作,擔任他品牌的美術指導,才發現他擁有一個農地提煉香油,見識過這些之後,才對香薰感興趣,三年前曾參加過一個關於香港的香氣計劃,試圖用香氣去記錄不同地區的氣味,自始便開始研究香氣。」Xavier不單止研究香薰,更試驗不同的擴散方法,如早前在電車上,運用電車開行時的動力,推動機械裝置,讓香氣擴散到車箱內。

Image description 昔日工作室拍檔Nobuki Saito,以Xavier的蠟燭道為概念,轉化成充滿日本色彩的Sprout and Bloom。

再進一步,跟威士忌品牌Balvenie合作的香薰蠟燭套裝,產品外型按廠方蒸餾器而製成,內裡附有三款接近Balvenie威士忌主要口味的香薰精油,用戶可以自行調配喜愛的味道,燃點後香氣從迷你蒸餾器散發出來,又別具風味。

最後,Xavier回想當初選擇回到西貢開店,就是想在熟悉的地方,無後顧地去做自己喜愛的事,也同時為顧客帶來好產品。「也許蠟燭是成本相對較低的產品,而且香氣又可以代表不同人的個性,所以品牌都喜歡跟我們合作,但我更想達到的是創立一間好像意大利家族atelier的工坊,製作高質素的香薰蠟燭,然後代代相傳下去,讓大眾知道本地品牌的品質也可以媲美國際品牌的。」

Image description 蠟燭製作的好處是造型不受限制,而且不用高成本去製作模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