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刀鎮北極光文化感悟

2017-02-09

趁着探親之便,去了加拿大接近北極圈的黃刀鎮(Yellowknife),圓了觀賞北極光的多年心願。意想不到的是,這一兩年來,前往黃刀鎮觀賞北極光成為熱門旅遊節目;就一般人而言,北極光是怎樣子的一回事?何以只有在某些特定地點、特定季節才能看到,都不大了了。本文不擬詳談科學上的北極光,只談一下此行3晚親身體驗下,在文化上和現實上的一些感悟。

文:周凡夫

Image description 本文作者在黃刀鎮北極光下留影。

3晚的北極光追賞都是參加當地的「北極光追賞團」,每晚9時半離開酒店,跟隨可乘坐十多人的小巴,車行約半小時,遠離燈光污染的城區,一般都在空曠的、結了冰的湖區和河邊觀賞,極光強度不夠時,便即時會轉移到另一區「追賞」,首晚「追賞」了4區,北極光都很弱。

第二晚按時再出發,亦「追賞」了三四個不同的極光景點,極光強度較首晚強多了,拍攝效果亦好多了,綠色的北極光亮度和鮮明度都遠較眼見的強,大家得出結論,眼見不及攝影效果。這看來便可以理解,近年觀賞北極光成為旅遊熱潮,是因為數碼攝影科技的改進,能將北極光透過攝影技巧呈現出來,而且還是加以強化地呈現,也就得以大大增加吸引力!其實,這種情況套到現實,在現今網絡世界,強大的資訊媒體,錄像攝影的高科技化,任何事物都可以被強化、誇張化。

不斷追賞

但意想不到的是,第三晚只「追賞」了兩個景點,第一個景點所見北極光的亮度已較第二晚強多了,但仍只像是綠色的雲彩般,慢慢地浮動,和有深淺色調的變化;但第二個景點,到達時已見得亮度特強的北極光,守候不久,卻突然見到橫跨了半邊天,綠色的北極光以很快的速度「舞動」起來,上下前後地,有如狂龍般翻騰着,但在各人大聲的嘩聲仍未停止時,這大片北極光又靜止下來……過了一會,強烈快速舞動的北極光又再出現。就這樣,狂龍般舞動的北極光看到了四五次,已到午夜後一時多,「追光團」亦要結束了。

可以說,第三晚所見的北極光,確是讓人無比震撼,照片或錄像是難以記錄得到的!很顯然地,北極光強弱差距很大,效果亦有天壤之別。所以,第三晚看完,大家便和第一二晚有着差天共地的結論,北極光只能親身體驗才可以感受得到箇中的震撼!

在現今世代,事事講求「真相」,看完3晚北極光,便再次感悟到,所謂「真相」,其實是和能掌握到多少「事實」、什麼「事實」而會有不同的結論,只看了前面兩晚,沒看第三晚,北極光的「真相」便會很不一樣。

但無論如何,這個只有大約2萬人口的黃刀鎮,便因為北極光創造出不少和北極光有關的攝影作品、畫作、雕塑,在筆者入住的Explorer酒店附近的旅遊中心,鎮中為數不少的畫廊,都可以看到這些和北極光有關的藝術品,城市雖然不大,仍建有一座300多座位的文化中心,相信亦會有和北極光相關的舞台製作,探討何謂「真相」已是一個很不錯的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