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威斯汀 什麼是五星級酒店?

2017-05-04

一個月前坐直通火車去番禺公幹時,怎麼想到這麼快又再坐這直通火車往廣州呢。住在密歇根州的小女兒要去上海和廣州開會,碰上復活節周末,叫我去廣州住她的五星大飯店。我怎麼會不去啊,孩子們不管大小,總有一天不會想見你,也再沒空見你。他們還想見的時候,不要說去廣州那麼方便,就是去更遠的地方,我還是會欣然上路。以為沒有香港人會往廣州過復活假期,我就遲遲不去網上購火車票,誰知道復活節周末前後也是廣州交易會,差一點就買不到直通車票,結果要待星期五晚上才可以成行,火車又誤點, 終於九點多才去到廣州。因為全車爆滿,過關時人頭湧湧,我的回鄉證太舊了,不是有手指模可以過電子通道的那種,過了入境一關又要排長龍待機器照行李,折騰了好久才出得閘,女兒已經站在閘口等了一個鐘。

文:劉群章

Image description 這毫不對辦的五星酒店一切都馬馬虎虎, 自助早餐任何煮法的雞蛋都有,可就是亂七八糟,像是坐得舒服的大牌檔。

毫不精采

從廣州東站走路到威斯汀大概10分鐘左右,雖然我們兩人都還沒有吃晚飯,但卻懶得再去外面找地方吃飯,決定在酒店的Q吧喝酒,叫一兩個小吃了事。我沒有住過多少個城市的威斯汀,但是這家的酒吧,應該是記憶中,所有我去過威斯汀酒店的酒吧中最難看的一間了。一個偌大的長方形空間,有些高枱椅,另外一些是普通咖啡室枱椅。一個橢圓形的酒吧在左側,酒吧後面,亦即長方形的一端,牆上有個大電視熒幕在放音樂錄影帶。全場燈火通明,半點氣氛也沒有,既不是葡萄酒吧,也不是愛爾蘭酒吧,或者美國大小城鎮都有的看球賽那種「體育吧」,給人的感覺絕對三不像。看完酒譜,我們選了「香檳雞尾酒」(Kir Royale),雖然酒譜上只叫作Kir,但清楚列明用香檳和Creme de Cassis做材料。

酒來了,我一看顏色就知道Cassis下得太多,而且沒有香檳一串串漣漣升起的小氣泡,跟着喝一口,不對辦,肯定不會是香檳,極其量是質素非常勉強的有氣酒。我們找來服務員。她說,「啊! 不是,不是。你誤會了,這不是香檳,Kir是用有氣酒做的。」我們叫她去看酒譜, 結果她給我們再送了一杯免費的做補償。小吃呢,也差強人意。一個頭盤combo,炸洋葱圈魷魚墨魚丸雞翼,收費160元人民幣,再加10%服務費,可惜combo裏面無一精采。

口腹都不滿足地離開酒吧,上到女兒33樓的客房,它是我在香港住的精品酒店雙人房面積的兩倍。兩張雙人床可以分開放,中間有個頗大的床頭櫃,雙人床左右兩旁也各有同樣的一張。靠窗的一邊有張大三人梳化,和一個大咖啡几。另一邊靠牆有張大書桌,還有張有輪的辦公椅。房間大得可以有很多空位放行李,還有衣櫃、迷你吧……洗手間也大,一邊是浴缸,另一邊是淋浴間和廁所,洗手盆不單牆上有鏡子,還有個深受銀髮一族喜愛的放大鏡子。

Image description 廣州的購物街。

小心翼翼

坐完長途火車,當然先要淋浴才可上床。那個裝在天花頂的大蓮蓬花灑,因為水力不夠,用它來淋浴就像在毛毛細雨下洗身,一分鐘不到我就放棄了,幸好淋浴間裏還有一個普通手拿的那種花灑。我看着腳底下滑溜溜的石地板,心想必須打醒精神,再看一看,牆上也有一大石塊做裝飾,更叫我心驚膽跳,一旦在這淋浴間跌倒,一定頭破血流。洗完身坐在床上,環顧房間四周,地方是大,是什麼令這變成五星酒店呢? 除了那張床和床被非常乾淨舒服外,我看不見平常所謂五星酒店的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