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球壇大聲公 何鑑江鬧爆本地波

2017-05-11

第3季港超聯後日(周六)收鑼,煞科戰由榜首的東方龍獅對次席的傑志,雙方積分僅差一分,形勢之緊湊理應引起全城轟動才是,但球迷更關心周日英超戲碼:阿仙奴大戰曼聯。香港人不盡然崇洋媚外,只是懂得挑優質產品。

年過八十、見證本地波興衰的資深評述員何鑑江,雖已淡出傳媒江湖多年,但仍是本地波的忠實擁躉,經常在看台上大聲指點,儼然球壇判官。他半世紀以來獨愛本地波、撐港隊,義無反顧在Facebook三日一小鬧、五日一大鬧,果真愛之深恨之切。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人稱何老鑑的何鑑江從小就惡,因為見慣惡人惡事。「日本仔打到廣州,我和家人逃難香港,至香港淪陷,又逃去澳門。」父親在戲班工作,哥哥何柏光是粵劇演員,同為足球評述員的弟弟何靜江在澳門出生。他自小就愛足球,司職守門員慣於提場,練就大聲公能耐;其肉緊和公正的評述,令人難忘。

「我讀模範英文書院,我們學界足球好叻㗎……夠惡吖嘛!聖士提反最惡㗎啦,但見到我哋都驚,因我哋係爛仔隊。當年帶隊的是文錦棠,新界屏山人,當年是甲組球員。」何老鑑說。踢波技術當然重要,但火不能少,沒火哪怕是馬勒當拿,也只是廢馬一隻。

他在醫務處做了20年,1971年才考入香港電台,起初負責讀報章社評,之後做過記者、外勤廣播員、節目編導等,「我什麼都做,有人休息就找何老鑑頂上。」前線工作學會頂硬上,遇上困難就動腦筋解決,因此,他對於本地波水準下滑,卻諸多藉口相當不以為然。

「社會在變,世界在變,足球唔變。」他慨嘆道,記者反問:「香港足球也不變?」他說:「變,愈變愈屎。有啲人周圍找理由,比如球場不足,如何不足?香港足球場不下百個,區區都有,只要分配得當,沒理由不足。總說康文署有問題,足總可以跟他們談啊!」

Image description 何老鑑覺得本地波和港隊形勢不妙,但有些人卻覺得陽光普照。(香港足球總會圖片)

執事者腦生草

的確,政府支持足總的鳳凰計劃,每年資助數千萬,怎會讓康文署拖後腿?「政府給那麼多錢,基本條件不解決,給錢也沒用,浪費納稅人的錢。」事在人為,世間沒辦不成的事,看你有沒有心而已;足總編賽程也是亂七八糟,「有咩理由一日打3場?你以為香港球迷很多嗎?」

英超聯一日打多少場都沒問題,因為地方大、球迷人數多,每個城市都有足夠球迷填滿看台。「元朗和南區球迷多,但你安排兩點半在元朗,另一場卻是4點半在香港仔!你班人要有腦得㗎!唔好腦生草得㗎!大佬!好多在普通人看來很容易解決的問題,但他們始終不去解決。」

球會也要懂得組織球迷,做好宣傳,這點港超聯球隊普遍都不及格。「比如之前就有球迷在看台生事(編按:傑志球迷挑釁對方球迷),你要嘛搞個正式的球迷會,有規有矩,不跟規矩的驅逐出去;現在不是,阿豬阿狗都可以入,卻不加規範,甚至鼓勵他們亂來。」

的確,如今很多本地波都有球迷互相針對,如今連中超都宣傳「文明睇波」,香港波似乎學壞不學好,「英國球迷向來愛鬧事,但近年好多啦!」氣氛與火藥味是兩碼事,而且往往是氣氛愈好愈文明,土耳其、俄羅斯、波蘭等三流聯賽,就充斥了足球流氓。

「我們總罵大陸,你看人家廣州恒大主場的氣勢?比賽時不揮旗,以免妨礙別人睇波,當在進攻後才揮動助威。打氣聲、歌聲都有組織的。我們呢?斬脚趾避沙蟲,乾脆禁止球迷揮動會旗。足總為何不向警方解釋呢?又賴警方和康文署不批准?」外行人不懂,內行的應該解釋,而不是攤攤手。

Image description 他抗戰期間從廣州走難來港,又避走澳門,見盡風浪。 (何鑑江Facebook圖片)

不是無藥可救

何老鑑對港超聯的發展也不滿意,「今年踏入第三季,今季平均入場人數1000不到!第一年是1200人,去年是1100人!這證明什麼?很多人說不要看數字,但入場人數代表聯賽有沒有吸引力啊!很多行家說給點時間,大佬,3年啦!一點改進也沒有。我入行幾十年,看到本地波一路衰,那種衰不是無可挽救!」

足球能反映一個地方的政治和社會現狀,很多社會和政治議題,普羅百姓一眼就看出問題和解決方法,但當事者就是無能為力。「很多人說你都退休啦!那麽多口水?大佬,普通市民都想到的挽救方法,你足總想不到?我不信啦!」

有港超聯球隊以青訓為榮,又有私家訓練基地,但遇大戰往往盡遣歸化兵和外援,港隊比賽本土球員也佔少數。網媒、紙媒卻很少抨擊,甚至嘲諷批評者「得個鬧字!」何老鑑說:「有理據就批評!現在不是,有讚無彈。我有很多好朋友,有的卻很不喜歡我!我說撐港隊對,我也喜歡香港波,但你給我理由去撐啊!大佬!」

傳媒人或評論人注定是孤獨的,這不是性格使然,而是講真話得罪人,甚至因立場不同而翻臉。不過,說起港隊的事情,記者和何老鑑看法不太一樣,記者覺得南韓裔教練金判坤功大於過,他卻覺得對方是失敗的,覺得應該減人工,甚至換帥。「亞洲盃外圍賽衰,世界盃外圍賽衰,就2009年拿過東亞運冠軍,人人就捧他。我是很有偏見的,他是很能凝聚人心,但戰術實在落後,還打防守突擊?這是對勁旅的戰術。與教練簽約要訂立目標,比如亞洲盃入圍,失敗就減薪或解約。可惜,足總總是一路用他。」

Image description 何老鑑(左二)和黃興桂(右二)是好朋友,兩人均是深受歡迎的評述員。(何鑑江Facebook圖片)

香港球壇自私

記者覺得之前港隊最大問題,是沒有固定的教練,幾乎每上一個就給其他勢力拉下台。金判坤雖然戰術方面較弱,但起碼贏得球員和球迷的支持,當然最近白鶴事件(他在微博批評金判坤並退出港隊)已經說明權威受到考驗。然而,港隊之前世盃外兩度打和國足,相比東方在亞冠盃吞下恒大13蛋,已算不錯。

「人家中國隊最後還不一樣入十二強賽?真的要訂立清楚目標,不然贏巴西也沒有用。如果你以出線為目標,那你可以用盡規化球員;如果以長遠為目標,選人就要多用年輕球員。很多人都不理那麽多,我常被罵你香港人不愛港隊?我說我愛啊!但如何愛法呢?好比愛國就不能罵?我就是愛才罵啊!」

香港足球最大的問題是自私,班主各顧各的利益,比如東方龍獅和傑志季初鬧出亞冠盃代表資格的風波,就是典型的背後插自己人一刀。球隊話事人尚且如此,球迷自然會效法,於是出現極度狹隘的思想。「這班人太顧自己利益,整體球市和分配不好,給你拿到冠軍又如何?今年除東方和傑志,其他隊都很屎。球迷也不管,只要自己球隊贏,喜歡的球員入波就行。」

「我六十年代入行,香港足球高與低,我都親歷其中。本地波就像香港社會一樣,無得搞!總之無得救,邊有得救?」何老鑑和記者坐在麥花臣球場的看台上,看着驕陽下幾個阿叔在踢球,年輕人大概還沒有放學吧?「今日好熱啊!」何老鑑忽然來一句,然後大家沉默了半分鐘。

「係啊!今日真係熱!你等陣去邊?」記者呆望着球場問。他忽然精神奕奕地說:「去老人聚會!六十年代醫務處的同事,我們每個月的第一個周三都見面,個個都80歲啦!」麥花臣和修頓球場聚集一班球壇前輩,一起緬懷昔日的美好。

現今香港社會各方面都是一團糟,真不如有空與舊友談談往日事愜意,總比談港超聯來得有趣。石屎的足球看台特別熱!

Image description 何老鑑(左三)和弟弟何靜江(右二)都是著名評述員,右三為哥哥何柏光。(何鑑江Facebook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何老鑑(左)是本地波的常客,身旁自然有很多銀髮粉絲。(何鑑江Facebook圖片)

何鑑江小檔案

出生年份:1936

出生地點:廣州

身份:電台記者、足球評述員

外號:何老鑑

Image description 他仍然老馬有火,經常批評本地波。(陳縱宇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