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屆包山后黃嘉欣 備戰奧運暫擱生育

2017-05-19

Image description 黃嘉欣指攀石令她重拾自信,度過生命最困難的「四失」時期。(陳縱宇攝)

剛過去的長洲太平清醮,黃嘉欣在個人賽中再次贏得包山后的美譽,這是她第五次奪得此殊榮。她亦是搶包山活動首名包山后,時為2010年,主辦單位改賽制,個人賽由過往只有一名冠軍,改成男女雙冠軍。

以下,她會講解搶包山那僅僅3分鐘的驚險過程和心得;此外,攀石在2020年將加入成為奧運項目,身為港隊成員的她,已在積極備戰,希望能代表香港出賽。已婚及年屆三字頭,她在生育與奧運之間徘徊,最終選擇了後者,生孩子暫擱在一旁。她的決定,幸而得到她口中「鐵漢柔情」的丈夫支持。

相約黃嘉欣在天水圍天暉路體育館的戶外攀石牆見面,在扣好安全繩後,她如猴子一樣,飛快地爬在攀石牆上面,擺出各種甫士給攝影師拍照。

什麼時候有搶包山的念頭?

Image description 入選搶包山比賽後,她花了不少時間在竹架上來回練習。(受訪者圖片)

「我首次注意到搶包山比賽,是在2005年,同事知道我玩攀石,就問我為何不去搶包山。我在報紙看到很多攀石朋友都有參加比賽,於是也想試一試。初時我的成績只能當後備,甚至連後備都做唔到。沒法子,女士體力根本不及男士——搶包山只有12個正選名額,那時不分男女子組。」

她和一些女參賽者遂建議主辦方將男女子組分拆。至2009年,主辦方終於首肯,在12個名額中預留2個名額給女士,但維持只有一個冠軍,男女同時作賽。「當年我和Lisa(鄭麗莎)無論有多努力,都未能贏取冠軍。」再到2010年,主辦方再改制度,12名額增至3名給女士,且分成男女子計分法,各有一名冠軍。由該年開始,搶包山才首次在「包山王」外,出現「包山后」,她在該年成為全港首個包山后。

問她覺得大會應否男女平等,將男女名額改為六六?

「當然有這想法,但這是由大會決定。其實大會容許有女子冠軍已非常好。」

搶包山的過程,只是3分鐘。

「那3分鐘就像打擂台,爆發力很勁。我們要以最快時間上頂,才能爭奪9分包。9分包應該大概有900個。」有900個這麼多?即平均每人可搶到75個?「它會掉下來的。」把9分包放得穩,是否反而最重要呢?「不能理會這麼多了,因我們要不停爭奪。若擺放得太小心翼翼,反而變成慢手慢腳。」她今年約搶到90多個平安包,9分、3分、1分都有。最後結果,包山王郭嘉明以927分成為冠軍,她則獲得603分。

男女混戰,除了搶包,她還要小心不被男參賽者弄傷。「女參賽者旁邊通常都有2個男參賽者,我們要很小心,避開男人的手手腳腳,他們有些無情力會撞傷我們。」但她指,「身體碰撞不能避免,因包山頂很窄,遲來的人擠不上去,只能在其他參賽者的腳隙搶包。」

會否建議大會,男女子組應該分開作賽?

「它本身是節日運動……但我都希望能爭取男女分開作賽。」

Image description 小時候的黃嘉欣,穿上紅裙,十分可愛。(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第五次成為包山后,除了搏命也有賴她在限時前回到地面。(受訪者圖片)

預留一分鐘

不少選手因不能在限時結束前回到地面,被褫奪資格。今年她的2個女對手就因此敗陣。問黃嘉欣在這方面有什麼心得?

「我的做法是,最少預留一分鐘時間爬下來,大會司儀會不停提示我們時間的。男參賽者競爭大些,他們有些人會選擇在少於一分鐘的時間下來,以求搶到更多高分包。」

今年增加多一重防墮器,有選手因被防墮器卡着而形成進退失據的局面。

「它會令爬行動作變得複雜,但安全度是提升了。」贊成與不贊成,她不置可否。

她是5屆包山后,在2010、2013、2014、2016、2017年獲取獎盃。首個獎盃,她送給母親,「我咁大個女,都無送過什麼特別東西給媽媽,那時適逢母親節,我就把這獎盃送她。」此後黃媽媽每逢搶包山活動,都帶同親朋戚友為她打氣。

搶包山賽事,有獎盃,卻無獎金。「很多人問我,咦,你又贏,是不是贏了數十萬元獎金?我說:沒有的。反而是我要花費很多錢在長洲交通方面,又要推掉工作,因我們逢周六日是最多學生的。」

攀石在2020年即將入奧運,分3個項目,包括速度賽、難度賽、抱石賽。為了備戰,黃嘉欣希望日後每天以8小時做訓練。她說自己比較專注難度賽和抱石賽。至於速度賽,她指一指賽場——原來天水圍天暉路體育館,有全港最貼近國際賽事要求的速度場,「世界紀錄係5秒爬到上去,我要用差不多20秒。」速度場的「墊腳石塊」相距很遠,她說選手要在空中跳躍才可完成賽程。「速度賽要求突破0.1秒這些細微差距,我練得不夠多。」

速度賽場有標準場地,選手可反覆鍛煉,至於難度賽與抱石賽,則沒有所謂標準場地,像考試一樣,每次賽場設計都不同,選手唯一可以反覆練習的是嘗試不同種類場地,以增加自己的適應能力。「香港難度賽場很落後,石塊很小;新玩法的石塊是很大塊的,處理更難。」

她說自己也準備練瑜伽,望令身體柔軟至「好似人體奧妙展咁」。攀石訓練場地,除了港隊集訓可免費外,她都要自掏腰包付費,她直言,每月租場花約700元,對她來說是很大負擔。

黃嘉欣在葵涌邨長大,父親是保安員,母親是點心師傅。那些年,連續會考2次,每次只取得「4至6分」,未能獲得5科及格。再加上失戀,她自言一度變成「四失」,包括失學、失業、失戀、失朋友(因失戀而失去一些朋友),陷入人生谷底,因遇上攀石,才重拾自信。

Image description 黃嘉欣抵達龍山山頂,丈夫早已待在那兒守候,向她送上訂婚戒指。(受訪者圖片)

行山識老公

作文永恒題目「中學生應否談戀愛」。黃嘉欣因有過經歷,認為不應該。「我在初中時,成績本來在中游偏高位置,但男友不好學,我被他感染,加上經常有感情煩惱,令我無心向學。」前度男友是她的同班同學兼籃球隊隊長,她亦擅長打籃球和越野跑。

會考後,前度男友突然變成失蹤人口。她說試過找上門,連他爸爸也不知道兒子去向。「幾年之後,我才知道他有第三者。這事是我人生九一一!我天天以淚洗面。失蹤,真是一個很衰的表現。我甚至想過自殺……那個暑假,我頹廢了好一段時間,社區中心的社工帶我去玩攀石,令我重拾人生目標。」

失去一個壞男人,另一個好男人走進她的生命。

今天的丈夫,她在2010年認識,她參加某個行山課程,而丈夫是該課程的助教。「整個課程的最後一天,我們因同住天水圍,乘坐同一架車,我們就交換了電話。」她說丈夫說話方式很直接,但其實是個「柔情鐵漢」。

丈夫中三畢業後就出來打工,後來在夜校兼讀,現在中電外判公司做電力工程工作,「他有3個姐姐,爸爸早過身,他今天做到呢個位,都是在夜校讀回來的。他現正攻讀碩士課程。」丈夫最喜歡行雪山。

「他的假期全部用來行雪山,而我的程度又未達到他的級數。我的假期就全數用來攀石,我希望我們能一同攀石,但他死都不去。有次我跟一班朋友去台灣的龍洞攀石,我爬到山頂,竟然見到他拿着一束玫瑰花向我求婚。我沒有想過他會向我求婚!何況我一直叫他去台灣他都不肯,你說他是不是鐵漢柔情?原來他在暗中與我朋友夾定。最搞笑是,我一爬到山頂,就變成是我向他下跪,而不是他向我下跪!」

兩人在2015年結婚,暫時沒有孩子。她說自己三字頭,2020奧運後仍然維持三字頭,因此在奧運後才生孩子也不算遲。「奶奶去年得了癌症,她其實想我盡快懷孕。但若我現在生孩子,就肯定奧運夢滅。如果說再下一屆,即2024年,我的年紀就會太大了。幸而,丈夫都支持我追尋奧運夢。」

說到這兒,她有感而發說:「2010年,我的生活真是有很多轉變,我取得搶包山冠軍、認識了丈夫、加入攀冰隊、家人又支持我……」

由「四失」變成「四得」?

「哈哈哈!係呀!」她笑道。

撰文:譚淑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