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傷病折騰 毋忘初心 壁球女將陳浩鈴力演巨人殺手

2017-08-30

《說文解字》:「初,始也。從刀從衣。裁衣之始也。」初,是個會意字,開始的意思,像一塊布,未經裁剪。初心,就是未經裁剪之心,亦即赤子之心。「每當我感到挫折和氣餒時,就會不斷提醒自己別忘初心,再補一句,唔試永遠唔知。」本土壁球天后陳浩鈴,在本月波蘭舉行的世界運動會,成為15年來首位擊敗壁球女王妮高(David Nicol)的亞洲球手。

從暫時放下升學,到3年前發現椎間盤突出,壓住神經線,連走路也痛苦不堪,更不能做劇烈運動。站在退役邊緣,就是那顆初心,讓她堅持下去,回到球場作戰。

「我可以大大聲同2008年的自己說,別再猶疑,你無揀錯。」最終Joey摘下銀牌,創出港隊歷來最佳戰績,也打出職業生涯第9個年頭的最漂亮一仗。

撰文:潘天惠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陳浩鈴雖然在東亞運贏過3面金牌,但承認今屆世運會的經歷更加刻骨銘心。(陳縱宇攝)

有別於其他項目的運動員,職業壁球手甚少爆肌,身材高矮肥瘦樣樣齊,29歲的陳浩鈴(Joey)瘦瘦削削,談吐斯斯文文,跟勇悍的場上形象判若兩人。「最開心是表現和成績皆見突破,回顧整個賽事,我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同時見到自己有進步的地方。」她溫婉地說。

世界運動會壁球女單項目,Joey坐上了兩趟驚濤駭浪的過山車,八強先是落後兩局,逆轉三局,到四強挑戰過往從未贏過的殿堂級傳奇球手妮高,照樣反敗為勝,殺入決賽迎戰世界第3的法國猛將Camille Serme,力戰而敗,屈居亞軍。

反勝晉級

「馬來西亞的妮高是首位亞洲裔世界第一,雖然目前世界第6,但實力依然強橫,落到場沒想過擊敗她,只想留在場上多點時間,冷靜地處理每一球,加上落後過0比1、1比2,最終反勝晉級,那一刻實在難以置信。」Joey天生童顏,笑起來帶點天真的氣質,加上皮膚白皙,前教練稱她「小白白」,而隊友則叫她「阿左」或「左手」,因她是天生的左拐將。

「關關難過關關過,如果我說自己決賽前沒想過奪得金牌,就肯定呃人,但比賽開始不久,心裏說打,身體卻說不,畢竟,之前打了兩場5局的激戰,心力交瘁,元氣尚未完全恢復,體力上與對手差距甚大。」她是賽事的3/4號種子,最初目標是殺入四強,如今超額完成,心滿意足謂:「講真的,決賽輸了,也沒特別失望。」

或許,Joey的名氣不及前世界最佳女新人的同期隊友歐詠芝,惟其實早在2009年,當時21歲的Joey已斬獲東亞運女子雙打和女團金牌,嶄露頭角,4年後孤身出戰單打,再摘金牌,實力難分伯仲。「港隊在世運會的支援不如其他大型運動會,我們人丁單薄,什麼都親力親為,即使拿的不是金牌,反而今次的經歷比起東亞運更難忘。」

「全隊除了我,就只有男隊的李浩賢和葉梓豐,還有隨隊教練簡化謙,陣中沒有物理治療師,每當我們比賽完畢,只能靠自家方法紓緩疲勞,整個賽事也要隨機應變。」現時世界排名19位,Joey下一個賽事是8月29日開戰的中國公開賽,亦是新賽季的首場比賽,「我們把世運會當作期中考,中國賽的對手更強,我要由外圍賽起步。」

Image description 一家四口樂也融融,陳父、陳母、陳浩鈴和其姐姐。(受訪者提供)

棄升大學

起步,每個人都會做得到;堅持,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最初是媽媽先學打壁球,之後我和家姐加入,三母女一齊打,但媽媽只有三分鐘熱度,跟教練學完就沒再打了。」Joey忍俊不禁地說:「我們兩姐妹一起從地區訓練班開始,之後打沙田區區賽,初中時被體院教練揀中,2008年決心轉做全職。」

路是自己揀,Joey是體壇兵工廠賽馬會體藝中學的畢業生,年紀輕輕已堅定不移,當時內心沒經歷太大掙扎。「A-level放榜,成績是可以再升上去,但我一心只想打波,目標鎖定2009年東亞運和2010年亞運會代表港隊,錯過了便沒機會返轉頭……反而老師比我更肉緊,三番四次重複問我是否認真考慮清楚,哈哈!」

運動改變了Joey的內向性格,加上逐漸生性懂事,家人早已放心給她自行決定個人前途,她說:「17年前已代表香港出外比賽,在師兄師姐身上學到自理能力和時間管理,父母更加放心,A-level時百分百是我自己選擇,爸爸說『唔使擔心,想做就做』。」

Image description 除了陳浩鈴之外,15年來只有一位亞洲球手能夠擊敗壁球神級人物妮高(右), 大家記得上一位是誰嗎?(受訪者圖片)

嚴重傷患

你的姐姐沒再打波?「A-level考完之後,Keiko(姐姐)沒打了,現在她是文員,更喜歡打網球,我們會一起打網球,她打得比我好,因為我用打壁球的手勢去打網球,太大力擊球,經常打出界。」喜歡的事一定做得好,兩姊妹各自各精采,但分道揚鑣也無損姊妹情深。

「我們之前結伴去懇丁自駕遊,我做司機開電動單車,Keiko負責看地圖規劃路線,經過這段旅程我倆的感情更加深厚,了解更深。我和姐姐相隔一年,關係似朋友多過姐妹,無分大小,有心事會互訴心聲,從來沒有所謂的代溝。」有趣的是,姐姐的皮膚比喜愛行山的妹妹略黑。

下年就是轉為職業後的第10個年頭,Joey直認3年前曾經閃過退役的念頭:「當時發現椎間盤突出10%,壓住神經線,簡單如走路、上樓梯也痛苦不堪,暫時不能做劇烈運動,每日做物理治療,上落床痛到心膽俱裂,連晚上睡覺也轉不了身。」壁球運動員經常要作出彎腰弓字步救波,椎間盤突出是常見傷患。

「當時萬念俱灰,我仍是當打之時,內心害怕一輩子也不能康復,無法回到壁球場。」Joey吞一啖口水再說:「整個康復過程差不多要兩個月,我才能歸隊操練,終體會到傷患是運動員最大的敵人,但也是運動員生涯的一部分。」

又要傷又要痛,運動員就是吃苦的職業,少一點拚勁也難成大器,但Joey直言多年來得多於失:「我錯過了與朋友、同學一起成長的經歷,但壁球讓我見到世界有幾大,而且當你浪跡天涯的時間愈多,愈會想念家的感覺,每次比賽回港都會盡量爭取留在家中,陪家人買菜食飯,更珍惜每一分鐘的相處,感覺關係更加close。」平日Joey會吃辣減壓,最愛譚仔米線和泰國菜,現在已為退役生涯作好準備,就讀浸會大學體育及康樂管理,今年升上Year 2。「恨嫁?哈哈,當身邊的朋友結婚、生小孩,你多少會心動,但運動員生命不能倒序,我都想知道自己走得多遠(為真命天子放棄壁球?),要睇佢係咪咁吸引?哈,講笑,但是我不排除這個可能性,只能說此時此刻,現在我是單身,排位是事業第一,學業第二。」

撫今,Joey展望新賽季目標是殺入世界前15位,繼而劍指來年亞運獎牌;追昔,她願穿越回2008年,望住收到成績表的自己說:「別回頭、不用怕,這選擇是對的。」又謂:「一個人難免有氣餒或脆弱的時候,我經常提醒自己,別忘初心。」這四個字應該也適用於近日愁雲籠罩的香港地。

究竟,上文提到15年前擊敗過妮高的亞洲球手是誰?答案就是陳浩鈴的教練趙詠賢(詳見另文),且看徒弟將來的成就能否超越師父,青出於藍勝於藍?

Image description 陳浩鈴目前重回校園,就讀浸大的體育及康樂管理,但退役後未必會成為壁球教練。(受訪者提供)

陳浩鈴小檔案

英文名:Joey

出生年份:1988年、身高:1.59米

家庭狀況:父母、一姊

職業:壁球運動員

主要獎項: 世界運動會銀牌、亞運會銅牌×2、東亞運金牌×3

Image description 雖然陳浩鈴有機會周遊世界各地,但她坦言主要行程是場館和酒店。(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