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s Beautiful:窺探歐洲小國的富強之路——列支敦士登

2019-11-19

Image description 列支敦士登王室的寢宮──瓦杜茲城堡,居高臨下,俯瞰整個城市,是為列支敦士登地標建築。

誠LGT皇家銀行之邀,前陣子筆者與一眾亞太區傳媒展開列支敦士登探索之旅,一看這個夾於瑞士及奧地利的小國,如何從二戰後的窮困農業國家,搖身一變成為人均國民生產總值位列世界前茅的富強小國。2019年亦是列支敦士登公國立國的300周年,這次更破天荒讓傳媒參觀王室的寢宮瓦杜茲城堡(Vaduz Castle),一看其享負盛名的王室藏品(Princely Collection),更有幸跟現任元首漢斯.亞當二世的弟弟─菲利浦親王(Prince Philipp)共進晚餐。雖說列國的面積跟香港大嶼山相若,但其經濟繁榮及人文風景卻讓不少鄰國羨慕。

TEXT BY BILL KWOK PHOTOGRAPHY BY LGT

Image description 瓦杜茲城堡首次開放予傳媒參觀,非常難得,因為其國民也未必有機會到訪。在王室藏品的總監Dr. Johann Kräftner帶領下,在城堡內的藏室欣賞王室收藏的畫作。

首度開放瓦杜茲城堡
要前住列支敦士登,可從蘇黎世機場乘車約個多小時,遊客亦可以乘坐火車到附近的Buchs SG車站,再轉搭巴士抵達瓦杜茲市中心,基本上列支敦士登的重要建築物和景點都在瓦杜茲的Städtle大街上,遊客可乘座觀光列車,圍繞市內景點走一圈,當然,別忘了到遊客服務中心,花3歐元便可在護照上蓋上列國蓋章。

筆者雖然在過去三年都有參與列支敦士登的特刊製作,紙上談兵確實更了解列國,但親身到當地接觸人和事,才感受到這個富強小國的成功之道。在此稍為提一下列國的歷史,本來列支敦士登王室並非棲居於此,自1699年買入Schellenberg成為公爵領地,1712年再購入瓦杜茲,1719年將兩地統一管領,提升並名為列支敦士登公國。夾雜於歐洲列強之中,一次和二次世界大戰均保持中立,讓國家免受戰火影響,而近代史中,要拜託於1938年登位的Franz Josef II,他於一次大戰後改為與瑞士結盟,採用瑞士法郎為官方貨幣,並與瑞士結成關稅同盟。在無後顧之憂下,才造就列國轉型為高增值製造業及金融業的富強小國。

Image description

這次傳媒之旅最大開眼界的,一定是到王室寢宮的瓦杜茲城堡參觀,因為即使是其國民也未必有機會入內,每年8月15日的國慶日,國民也只可以在城堡外的小路駐足觀看儀仗隊巡遊,而瓦杜茲城堡經常在明信片、郵票及官方刊物中出現,是為列國的地標建築。由王室藏品的總監Dr. Johann Kräftner帶領下,在城堡內的藏室欣賞王室收藏的畫作、雕塑、瓷器等,王室藏品在藝術界的地位崇高,跨越五個世紀,1700件畫作和雕塑當中包括Raphael、Peter Paul Rubens、Anthony van Dyck等大師作品,而王室藏品更定期在海外舉行巡迴展,最近就在日本澀谷Bunkamura美術館舉行王室藏品展覽(展期至12月20日),之後將移師到宇都宮、大分、仙台及廣島繼續展出。

Image description 王室藏品在藝術界的地位崇高,1700件畫作和雕塑當中包括Peter Paul Rubens等大師作品,以此製成的列國郵票,就更有收藏價值。

一訪LGT皇家銀行總部
不少人可能認為列支敦士登的經濟支柱是金融業,事實上製造業佔國民生產總值43%,金融業佔23%,相信令不少人感到詫異,原來二戰後列國採取低稅率政策及相對寬鬆的公司法,吸引到不少企業來開設公司,現任元首漢斯.亞當二世(Hans-Adam II)的兒子兼國王代理Prince Alois表示:「除了高學歷的人口及吸引的經濟條件外,最重要是開放市場的國策,讓列支敦士登發展成多元化及高度專門化的商業城市,再加上與鄰國的緊密合作關係,列國才得以成功發展製造業。」列國在戰後大力發展高增值製造業,如Ivoclar Vivadent生產的陶瓷假牙領先全球、以生產鑽孔、切割工具而聞名的Hilti,還有過山車製造商Intamin,都是世界享負盛名,這也要歸功於列國將GDP的8%投放於科研之上。

Image description LGT皇家銀行的業務理念着眼於家族世代傳承、注重穩定和可持續增長,並以長線投資為核心業務。

金融業方面,當然不得不提由王室家族持有的LGT皇家銀行,王室歷代一直以企業家精神及高瞻遠矚、紀律嚴明的管理作風,成功累積和管理龐大財富,如今管理資產約2,000億瑞士法郎,LGT皇家銀行的業務理念着眼於家族世代傳承、注重穩定和可持續增長,並以長線投資為核心業務。列支敦士登菲利浦親王(Prince Philipp),兼LGT皇家銀行主席,在LGT皇家銀行總部接見傳媒時,談笑風生,被問到在列國大街出沒時,會否有私人保鑣隨行,他說不必了,因為有保鑣隨身時顯得高調,相反一直以來都是獨來獨往,相安無事,可見作為王室及LGT皇家銀行要員,在列國也是安寢無憂,可見這個國家的確是國泰民安。

Image description 由Princess Marie管理的王室酒窖,愛酒之士及遊客絕不能錯過其釀製的美酒。

登上Malbun雪山、一嘗王室酒窖美酒
國家大事之外,不如說說列支敦士登的旅遊景點及著名餐廳,就在傳媒抵達首個晚上,菲利浦親王在Park Hotel Sonnenhof的Marée餐廳款待大夥兒,這間餐廳位處瓦杜茲山坡之上,在黃昏時更可拍攝到瓦杜茲的醉人景色,加上這家米芝蓮星級餐廳,食物及款待的水準相當出色,可說是列國的餐廳首選。另外,在王室酒窖(Hofkellerei)附近的Torkel餐廳也是水準甚高,由Princess Marie管理的王室酒窖,愛酒之士及遊客絕不能錯過,內有約4公頃葡萄園,在酒窖內可品嘗Riesling、Blauburgunder等美酒,而Princess Marie特別為媒體舉辦了一場Wine Pairing的盛宴,實在設想周到。

Image description 瓦杜茲市內的景色如畫,列支敦士登的經濟繁榮及人文風景都讓不少鄰國羨慕。

回到瓦杜茲Städtle大街,當然不能錯過列支敦士登國家博物館,館內收藏讓人對列國歷史有更深入了解,不遠處的國會大樓,三角形的建築及以磚塊鋪設而成的獨特風格,是為大街上另一耀眼景點。值得一提的是,列支敦士登是個君主立憲的國家,由人民直接選出25位國會議員,另外國家的行政體系由五人內閣負責。有趣的是多年前麥當勞想在瓦杜茲開店,最終列國透過全民投票才批准,這個情況跟不少瑞士城市的決策類同,國家很尊重人民的意願。

Image description 2019年是列支敦士登立國的300周年,在瓦杜茲Städtle大街上,亞洲傳媒大隊在紀念牌前合照留念。

喜愛當代藝術的遊客,大街上的Kunstmuseum很值得去參觀,館長表示館內藝術品都不會放上一張白咭介紹作品,用意是希望大家將注意力放在作品之上,這做法也好像頗有心思。至於郵票愛好者就不要錯過列支敦士登郵票博物館,列國郵票以設計獨特、造工精美而聞名,不少出品都成為郵票迷的心頭好,在旅客中心更看到不少以中國為題材的出品,大概是近年較多中國遊客到訪所致。

最後,不得不提行程的最後一天,大隊登上馬爾本(Malbun)雪山,雖然九月下旬還未下雪,但在山上乘搭登山吊車,往Sareis最高處的餐廳,欣賞山下風景,還有不少行山徑,而在馬爾本附近一家名叫Hotel Falknerei內,更有專人介紹不同種類的飛鷹表演,在滑雪、遠足或攀山之餘,也不失為一項消閒的餘慶節目。列支敦士登的東側是阿爾卑山脈,西邊則以萊因河為邊界,面積不算大,但列國銳意發展成富強的微型國家,致勝策略是自由開放的治國理念,真誠的待人接物、專心一致的態度,而更重的是聆聽人民的管治作風,也許世界各國的當權者可以此作為借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