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of Mind】傅家俊 一呼一吸,一Q清枱

Ben Wong | 2020-12-22

Image description

傅家俊說:「桌球好難打。」打過桌球,便會同意,真係好難。
難就難在,要打入一球,準繩度要求超高,必須心無雜念。一絲胡思亂想,影響出cue動作,即使偏差幾毫米,足以打失。桌球就是如此苛刻,如此殘酷。
由1998年開始轉打職業,廿二年來,Marco經歷無數高低起伏。疫情之下,無奈放棄今季比賽,期間創辦全球首間兒童桌球學校,將縱橫球壇二十年的士碌架功力,以及從桌球學懂的人生技巧,透過cue棍傳授給小朋友。

傅家俊培育傅家俊

因為早前視網膜退化及疫情關係,超過一年沒有參加職業比賽,傅家俊仍然維持一定訓練,上個月先後在練習賽以六分廿五秒打出個人最快的一Q147滿分,以及比滿分多一分的極罕148。在新常態下,其中一個訓練方法,竟然是與兩位囡囡,在家中的小型桌球枱一起玩,寓玩於操。

訪問在他與伙伴創辦的大師桌球王國(Master Snooker Kingdom)進行,場內擺放了三張四呎乘六呎的兒童球枱,球枱做得相當專業,枱絨、cushion等與一般桌球室大枱無異,絕非玩具。「一般桌球枱對小朋友來說太大了,我在八、九歲開始叫爸爸帶我去桌球室,當時只夠高打枱邊的波,都是自己亂篤。桌球運動的教練文化,與其他運動相比,很不成熟。我們有小型桌球枱,有香港桌球總會認可的課程,由專業教練指導,讓他們從小開始接觸桌球,希望將桌球教懂我的東西傳授給小朋友。」

Image description Marco是兩女之父,教小朋友應該沒有難度,現階段他不會直接教班。有興趣跟他打兩Q,學校即將在聖誕期間舉辦一個桌球家庭同樂日,到時他會親自落場,與小朋友及家長一齊玩。

課程由Marco編寫,由淺入深,利用顏色波分為十級,其中黑色分為三級,每一級包括十二至十六堂。「我希望將桌球與教育結合,課程不能寫得太專業,教成人跟教小朋友是兩回事,需要更多耐性,所以我們選擇導師都不容易。我有兩個囡囡,明白要小朋友集中做一件事,真的很難,假如通過一個工具,令他們的專注力集中,而不是周圍跑,或者因為其他東西分心,這種專注,我覺得有必要從小開始培養。」在編寫期間,經過很多調整,因為小朋友學習能力比他想像中快。課程主要教導桌球技巧,當中牽涉物理、數學等相關科學知識。早前,學校首次舉辦比賽,進一步培養小朋友的抗壓能力及情緒管理。「我們的小朋友,經過一段時間學習,打桌球時的專注力及情緒,以及桌球枱上的行為,都有明顯進步。」由球員升格為校長,學員生性,倍感安慰。

隨着疫情第四波爆發,課堂受影響,最近推出網上課程。「網上課程的球枱比較迷你,能夠玩的變化相對較少,所以對象是初學小朋友。我拍了幾條短片,教導桌球歷史、入門知識及技巧等等,讓小朋友掌握一定概念,譬如怎樣打一隻直波,怎樣打四分三波,亦設計了一些遊戲,讓他們在家與父母一齊玩。」學校的正規課程,對象是四至十歲小朋友,目的不是要培訓職業球員,假如發現小朋友有潛質成為下一個傅家俊,希望朝着專業方向發展,他們當然會盡力支持,介紹到桌球總會,或者體院繼續培訓。「現階段最重要是小朋友玩得開心之餘,學懂桌球或以外的東西,已經很足夠。」

Image description 傅家俊身旁是網上課程的迷你球枱,方便小朋友在家與父母練波。

清枱之路

玩得開心,對任何運動都很重要,開心與成績,往往成正比。十九歲那年,Marco連奪世界業餘桌球錦標賽冠軍及世青賽冠軍,翌年開開心心轉職業。「最初加入職業圈,可說是蜜月期,比賽對手都是自己偶像,玩得好開心,好似小朋友走進一間糖果店。可能因為開心,沒有壓力,他們說我是nothing to lose,頭兩年成績很不錯。其實當時技術不算好,只是唔知點解贏到好犀利的球員。時間過去,沒可能永遠蜜月期,慢慢失去新鮮感,開始遇到挫折,感受到離鄉別井,出現不少負面情緒,慢慢失去對桌球的熱誠。」

重新振作,Marco在2002、03年左右開始搵教練,但他自覺太遲,培養出太多壞習慣。「譬如瞄波線、握Q位置、拉Q長度及打波力度等等都有問題,這些都很難改。」他指出,桌球的教練文化疲弱,不像網球員,背後有整個團隊去分析、支援,很多頂級桌球手都沒有教練。因此,他想藉桌球學校出一分力,甚至把桌球學校帶到世界不同地方,又或者把桌球帶入中、小學校,建立出正統訓練的文化。

征戰多年,贏過三個排名賽冠軍,兩次打入世界桌球錦標賽四強,職業生涯打出超過五百Q過百分(桌球史上排名第九),很多人打一世都打不到五十分呢。問傅家俊,除了達到本地桌球手前無古人的成就,桌球令他學懂什麼?「我覺得最重要是學懂make decisions,因應眼前形勢,快速作出決定。人生就是要不斷做決定,桌球與人生,同樣千變萬化,每一日、每一盤波都不同,每個困難也不同。要解決困難,必定要明白箇中道理。」

Marco形容,桌球是不斷的problem solving,打比賽要過好多關,每一場比賽,除了應付對手,同時要面對枱面局勢、個人情緒、觀眾反應,以至裁判的判決,很多因素影響比賽結果。勝出一場比賽,甚至過五關斬六將,必須克服所有難題。「這麼多球手參加比賽,冠軍只得一個,贏得比賽冠軍,是非常好的自我肯定。因為身邊會有很多人說『你得嘅!』,能夠捧盃,以事實證明自己真係得,這是最大滿足感。」

Image description 2016-17年球季,Marco打出職業生涯巔峰水平,勇奪蘇格蘭公開賽,世界排名攀上職業生涯高峰的第五名。

二十二年來,傅家俊表現最好是2016-17年球季,那年他處於巔峰狀態,打出職業生涯最燦爛的桌球,勇奪蘇格蘭公開賽。還記得,當年在電視看直播,他一出場,身體語言已經信心爆棚,眼神銳利,行步路都快過人,這是前所未見的傅家俊。「那一年狀態真的不錯,其他比賽都打得非常好。除此之外,轉職業頭一兩季,以及2007-08年都打得幾好。其實,在眼睛未出現問題之前那六、七季,發揮都幾穩定。」

下個月踏入四十三歲,無可否認,職業生涯即將進入尾聲,Marco認為,自己成績是超額完成。「最初打桌球,根本沒想過打職業,就算最初轉職業,也沒想過自己能打入頭六十四。所以,能夠多年來保持世界前十,雖然未贏過世界冠軍,很多比賽都未贏過,都算好滿意。平心而論,自己不算為桌球付出好多,跟其他球員相比,練習跟比賽都相對少,假如以時間計算,嚴格來說只是一個業餘球員。我也試過練習勤力一點,參加更多比賽,反而效果不算理想。好多人說要做足一百分,但原來我做足一百分是不好的,可能做七、八十分的效果最好。」

Image description 抗疫期間,不忘練習,更以爽快打法,打出非常罕見的148分。

佛系桌球

很多人以為,打桌球慢條斯理,不需要體能。事實上,打桌球不停俯身起身,背部腰部容易疲勞,加上需要長時間高度集中,身心要求比想像中嚴格得多。Marco第一身分享:「身體狀況都很重要,尤其是海外球員,需要舟車勞頓,比較蝕底,搭完十幾小時飛機,有時都知道自己的狀態很難贏。比賽後,重看自己表現,發現整個身體語言完全不起勁,根本不足夠應付比賽,能勝出只是幸運,捱過頭一兩場之後,便會慢慢進入狀態。」

桌球需要具備穩定心理質素與狀態,受媽媽影響,Marco在2000年左右開始信佛,對他打桌球都有幫助。「不少人以為信佛會令我欠缺爭勝心,什麼都放下,其實佛學思想非常正面,它主張放下,並非放棄。所謂放下,教懂我在比賽犯錯後,盡快忘記失誤,集中精神去行下一步。安於當下的信念,對人生及不同運動都能應用,但對於打桌球更有幫助。安於當下,正是要集中眼前的一球,之前的已過去,下一球又未到,只有面前一球最重要。」學佛十多年,他已將佛學融入生活,成為一種佛系生活態度。

高水平的桌球比賽,每當球員犯錯,只能坐下來,眼白白看着對手打波,分分鐘一Q清枱。「在這情況下,怎可能不記住自己的犯錯?怎可能原諒自己?根據佛學,這種想法是放不下過去。我會盡量學習,這是一個終生學問,就算打了二十年職業,仍然未能好好掌握,即使將來我不再打桌球,假如能做到安於當下,對人生都有極大幫肋。」不少球員稱讚他的平靜是強項,他自問仍有很大進步空間,尤其是面對壓力。「可能我掩飾得好,擺出一張poker face,有人說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這方面我應該做得不錯。在比賽中,這也是一種技術,即使自己已經亂七八糟,也不要讓對手發現,因為對方可能更亂。」

萬一,真的在比賽中打到失魂落魄,腦海亂七八糟,他會做什麼?「我會集中精神呼吸,一呼,一吸。假如對手在打波,盡量不去望,不要胡思亂想,安住自己呼吸,集中注意力。看着對方打波,心情會隨着枱面形勢不斷起伏,直接影響比賽情緒。如果可以放開唔睇,到自己有機會時,可能會把握得更好,始終我們控制不到對手表現,自己呼吸是控制到。」Marco平時都會靜坐,尤其出外作賽期間,每當比賽前後,或者臨瞓前靜坐十分鐘,什麼都不去想,只集中呼吸,他說這是很好的準備。

桌球另一個特別之處,球手性格完全呈現於比賽風格,球手性格比較慢,打波節奏自然慢,當然有球手性格急燥,勇敢去搏,不同球員的真性情,在桌球枱上一目了然。論比賽心理及先天性格,傅家俊認為,七屆世界冠軍亨特利是最強對手。「亨特利是一個機會主義者,鬥心很強,當對手犯錯,他比喻自己是聞到血的鯊魚,咬住唔放。除了亨特利,希堅斯及沙比,雖然他們不是奧蘇利雲那種天才橫溢的球手,但沒有什麼缺點,在比賽中很少表現出情緒,這類對手相當棘手。」

費達拿戰略

他形容,自己打法起伏比較大,隨着不同年紀調整。「試過好快,又試過好慢;試過好搏,又試過好保守;試過好勁,又試過好渣,哈哈。我覺得自己適合偏快節奏,在疫情之前半年,因為眼睛出現問題,嘗試加快速度,縮短瞄波時間,減輕眼睛的負擔,自己玩得幾開心,成績也有改善,只可惜之後出現疫情,否則可能會不錯。」剛造出的快打147及148,證明他戰鬥力依然高強,有片有真相。

早前受視網膜問題影響,Marco不敢練習太多,現在已經康復。然而,一年有二十幾個比賽,最理想是參加七、八個比賽。「如果再打比賽,會以速戰速決心態應戰,贏快點贏,輸亦快點輸,類似現時費達拿打比賽的方法。」

來到人生另一個階段,有了家庭,不像以往百分百專注桌球,練習與比賽減少,心態輕鬆。「作為職業球員,始終是多勞多得,其他人打得多比賽,排名自然會比我高。就算疫情完全過去,我也不可能九個月不在香港。我寧願繼續飛來飛去,克服時差,盡量放多點時間在家庭,始終不是十四歲。贏波固然開心,輸了當然失望,但會睇開一點,把桌球當作興趣。」一年沒有比賽,世界排名下滑至六十六位,剛剛跌出頭六十四的職業資格,要繼續征戰職業圈,Marco需要重新參加業餘賽,爭取職業資格,或者向世界桌球總會申請發外卡參賽。

疫情下,體育比賽需要閉門作賽,英國疫情持續嚴峻,桌球比賽謝絕現場觀眾。今年只能在電視機旁當觀眾,傅家俊說,他比較喜歡在觀眾前比賽。「現場觀眾的氣氛,往往會帶動球手打得更投入,有時觀眾會帶來一點壓力,而這種壓力又會幾好玩,我幾鍾意這種感覺。」他更透露,希望將來香港可以舉辦更多桌球比賽。「三年前的香港世界桌球大師賽,每場比賽反應都好好,香港觀眾比較熱情,很守規矩,又喜歡睇桌球,所以球員都喜歡來香港。」

訪問尾聲,問他假如能穿梭時空,面對十九歲的自己,他會給young Marco什麼意見?「我會提點他別以為自己好勁,要早些少搵教練,哈哈。」勁與唔勁,各有標準,在香港球迷心目中,他永遠是一出道便擊敗奧蘇利雲的神奇小子,希望他早日回到職業圈,繼續以平靜心態,佛系應戰,QQ清枱,打得開心。

Portrait by Ben T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