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機芯與米芯之間G-SHOCK MUJAKU

2017-01-18

Image description 根據MRG-G1000的設計,全新腕錶MRG-G1000HG結合了先進的報時系統,配備全球定位系統混合電波時間雙重校正系統。另外還配上了雙錶盤世界時間,可同時顯示兩地的時間。

作為大和之魂,CASIO(卡西歐)腕錶一直肩負着帶領日本腕錶面向全球。
上年品牌推出的一枚結合日本製錶與傳統「鎚起」工藝的 MRG-G1000HT(限量300枚)更是技驚四座。到年底,這次CASIO繼續做最擅長的聯乘方案,這次的契機者換成另一大和魂清酒《夢雀》⋯⋯聯乘的雙方,是在機芯與米芯之間,追求human touch的信仰。

早前為紀念G-SHOCK旗艦MR-G系列20週年,CASIO株式會社繼MRG-G1000HT後正式推出MRG-G1000HG。採用日本的傳統藝術品和建築中廣泛應用的金色及靛藍色作設計元素。而且全球限量300枚的MRG-G1000HG,呈現燦爛又威嚴的印象。MR-G系列提供了極致的手錶設計。結合高質量的鈦金屬外殼,為G-SHOCK加強其抗衝擊性能。隨著多年的轉變,MR-G 已變得越來越受用家歡迎。

MRG-G1000HG具有金色和靛藍色為設計元素,體現日本的傳統美學。手錶採用尖端技術加工,在深層硬化技術之中,錶圈、錶殼、錶帶和錶背都以金離子電鍍技術為手錶著色,而靛藍色調則使用藍色類鑽碳(DLC)來形成。

Image description 鎚起是一種金屬加工技術,將一片金屬片薄薄的鎚打成3D形狀。在歷史上,此技術用於製作銅製品及其他金屬器皿,以至又輕薄又堅固的盔甲和頭盔。現今,這技術被應用於製作鐵路列車、飛機等的組件。

米芯與機芯的執着
這次金色腕錶的意義,也在於其聯乘的《夢雀》(MUJAKU) 純米大吟釀清酒。MRG-G1000HG的傳統「鎚起」工藝,與像鑽石一樣精心磨削米粒至18%而使用清流錦川的清澈泉水釀造出來的世界最高峰純米大吟釀《夢雀》,全球限量1000枝的精品清酒一樣,兩者之限量代表着一種質量的嚴謹。據酒廠的負責人透露,出於日本清酒向全球發信的信念,此酒命名為《夢雀》。 我常說,最頂級的酒釀,完全取決於原材料的細緻及與大自然共生條件下的優質處理。《夢雀》是頂級的:由造酒用水(しこみみず),以清流錦川源流的清澈泉水,這條被譽為「自古以來的說法,是『有名水的地方出名酒』」。水質大幅度左右清酒的味道。清流錦川的水當選為日本名水百選之一,在這裡誕生了很多名酒。

「崛江酒廠」位於錦川最上流的製造酒廠,早於江戶中期(1764年)創業,使用清澈的泉水製造出來的清酒。至其釀造方法,以特釀精純米酒神社稻田的稻子(おみたのいね), 在一直為日本神社的中心而存在的伊勢神宮,和平成年同時誕生於伊勢神宮稻田的Isehikari,被視為不拿出門(即從不出口),珍貴而尊貴的大米;收集後進入了最精彩的部分:造酒專用米,越接近米芯部份,越能體現出日本清酒特有的「吟釀香」 ,品嘗到無雜味清酒。收穫的造酒專用米,一粒一粒像鑽石一樣精心的磨削,米的精米步合為18%(即將米粒打磨至原粒的18%),僅保留米的中心部分,米芯。

這跟G-SHOCK旗艦MR-G系列MRG-G1000HG所追求的大和精神及嚴謹的製作過程可說源出一轍。CASIO憑着「鎚起」這主題設計,體現了MR-G手錶的韌性和精緻的設計理念。通過與第三代「鎚起」工藝大師淺野美芳的合作,錶圈及錶帶均採用鎚打技術處理,將傳統的日本金屬加工技術,增添了手錶的美感。淺野大師曾為京都國賓館創作和參與日本重要文化產業的修復工作。

Image description 卡西歐將卓越的技術規格亦配備於MRG-G1000HG 20周年型號上。錶上的10時位置特別刻上了20th LIMITED字樣,背殼位置則有相關的序號。

專訪G-SHOCK之父
這次G-SHOCK跟《夢雀》聯乘之作的活動,我又一次與一頭中分黑捲髮,一副圓框黑眼鏡,64 歲的「G-SHOCK手錶之父」伊部菊雄(Kikuo Ibe)又再次見面,這次,把握了機會, 與他安坐在一間日式餐廳裡,聊起G-SHOCK的故事。作為CASIO研發部總工程師,伊部菊雄講述了他與他投入一生精力的G-SHOCK之間的故事。

儘管G-SHOCK已經享譽全球多年,但近年Smart watch風潮興起,伊部菊雄也笑說:「現在的日子是辛苦多了,不比從前。」雖如此說,但據 CASIO的官方資料顯示,G-SHOCK年前的全球出貨量為 730 萬隻,刷新歷史記錄,為品牌帶來淨收益達到 330 億日元,創史上最高,G-SHOCK在全球 100 多個國家累計銷量超過 7000 萬隻。我跟伊部菊雄說:「這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也已書寫在日本腕錶史內。」他還是很謙遜的說:「這是團隊的努力。」

Image description G-SHOCK×《夢雀》限定盒裝

對於G-SHOCK未來的發展,伊部菊雄更希望G-SHOCK走一條有點「守舊」的道路:「耐用,省心,在不同環境滿足不同社會人士需求。我寧願把研發重心放在傳感器,使G-SHOCK 擁有更準確的水深,高度,氣壓,溫度,方位等探測能力,以及保持抗衝擊的特色。」對於機芯的功能研發,伊部菊雄就像一個日本清酒釀製師,不斷追求完美。「我的夢想是開發出可以適應太空環境的新產品。」伊部菊雄坦言:「我認為未來太空旅行是人人都可以享受的,希望G-SHOCK能參與其中。」

Image description 日本2016年「清酒小姐」

至於 G-SHOCK 最擅長的聯乘——這次跟《夢雀》的合作也很匹配,伊部菊雄也顯得非常樂觀地說:「過去 G-SHOCK 品牌給人的印象很好,所以有品牌找上門的時候我們就嘗試去做了,後來發現第一次(聯乘)效果不錯,就以此為契機開始做聯乘的產品了。這次跟《夢雀》推出的限量配套,也很滿意,因為兩者都代表着日本工藝術的成就。」至於談到現在的工作跟當年研發時有什麼不同,是否有想到 G-SHOCK 會有今天的成績,伊部菊雄倒是很幽默地說: 「完全沒有想到能發展得這麼大啊!研發的時候要從窗戶往下摔錶做測試,有次從三樓往下扔手錶的時候,電梯剛巧壞了,於是只能自己爬樓梯,上上下下爬了好幾次,印象特別深。我覺得也是那次的原因,現在腳力特別好。」這是伊部菊雄一貫的標準幽默風格。

Image description 「G-SHOCK手錶之父」伊部菊雄(Kikuo Ibe)

最後,我問伊部菊雄一定對時間管理很有心得,沒想到他竟然說:「不不不,我時間觀念很差的。」不過,同時他也希望告訴年輕人們,一定要在年輕的時候做你最想要挑戰的事情。「之後或許就沒有精力了,這是我現在總結出來的,一定要趁年輕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他語重心長地說。

文:羅倫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