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彼的藝術匠心

2017-02-13

Image description 愛彼委託孫遜創作的《再造宇宙》(Reconstruction of the Universe)於2016年12月舉行的巴塞爾藝術展邁阿密海灘展會中首度亮相,整個展廳橫跨邁阿密海濱21及22街,可以想像展品的震撼。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愛彼在邁亞密的巴塞爾藝術展舉辦 了Artist Talk,除孫遜外,亦邀請 了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館長 Phil Tinari、愛彼CEO Francois- Henry Bennahmias, 愛彼歷史專 家(Historian of Audemars Piguet) Michael Friedman出席。

孫遜被譽為中國最具才華的年輕藝術家之一,去年他在邁亞密Art Basel展出的多媒體作品──「重建宇宙」成為了話題作品,不僅因為作品龐大的規模,亦因為它的複雜性及多元性,作品同時使用2D 與 3D影片技術,呈現傳統素材和技術創造的版畫,大獲好評。

孫遜這次的創作是與愛彼創作委託計劃(Audemars Piguet Art Commission)合作的成果,《優雅生活》訪問了愛彼董事會副主席Olivier Audemars,深入了解愛彼與藝術的關係。

自2013年起,愛彼(Audemars Piguet)以「巴塞爾藝術展官方時計(Time of Art Basel)」的聯席贊助商的身份支持當代藝術發展。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現代和當代藝術展,每年分別在香港、巴塞爾以及邁阿密等地盛大舉辦。作為製錶藝術的前衛先驅者,愛彼在巴塞爾藝術展的會客廳內精心策劃深具創意的展覽,除呈現品牌工藝精湛的時計外,同時也將特別透過愛彼藝術品訂製計劃,贊助多位當代藝術家多元化的創意活動。在巴塞爾藝術展期間,品牌亦會展出愛彼藝術創作委託計劃的成果。

孫遜獲選為第二位愛彼藝術創作委託計劃藝術家,他與客席策展人沈瑞筠及愛彼共同創作全新大型藝術作品,於2016年12月舉行的巴塞爾藝術展邁阿密海灘展會中首度亮相,整個展廳橫跨邁阿密21及22街的海濱,可以想像展品的震撼。這部作品呈現於以彎折的竹子搭成的巨型展廳中,從遠處已清晰看見,「先聲奪人」。孫遜此次創作的《再造宇宙》(Reconstruction of the Universe)通過2D與3D動畫結合,以及傳統卷軸畫、水墨畫、不同建築及設計項目的配搭,打造出他個人創作中技術最為複雜的藝術作品。《再造宇宙》中的動畫創作靈感來源於金、木、火、水、土五行元素。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五行元素構建起整個宇宙,並影響世間萬物的變化。《再造宇宙》呈現極多樣化的視覺形象,設計靈感來自於孫遜對東西方文化傳統的深刻理解。愛彼與孫遜及其團隊攜手合作,研究創新方案,在其藝術裝置中設計三個球形螢幕上實現影像作品《Time Spy》的播放。《Time Spy》是手工雕刻的版畫製作的動畫,真是幕幕皆辛苦。

為加深對愛彼起源之地──汝山谷(Le Brassus)的了解,孫遜受愛彼之邀到訪當地的製錶工坊及了解工匠製錶的情況。愛彼對藝術的投入,不僅是財政支持,也協助藝術家研究創新的科技,讓孫遜此次的3D動畫得以出現。《優雅生活》向愛彼董事會副主席Olivier Audemars探討了愛彼與藝術的密切關係,以及愛彼藝術創作委託計劃的運作。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再造宇宙》通過 2D 與 3D 動畫結合, 以及傳統卷軸畫、水墨畫、不同建築及設計項目的配搭, 打造出孫遜個人創作中技術最為複雜的藝術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Time Spy》是手工雕刻的版畫製作的動畫。

LJ:《優雅生活》OA:Olivier Audemars

LJ:藝術對愛彼來說如何重要?

OA: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我需要一點時間作答。我想由我們跟英國攝影師丹.霍兹沃斯(Dan Holdsworth)的合作說起。他於2012年開始與我們合作,我們邀請他在愛彼發源地──汝山谷拍了一些照片。他拍下了汝山谷的獨特地質、雲端及雪景。從這些照片,引發我們去思考為什麼人們在這裡聚居,以及為什麼這裡會變為瑞士高端機械腕錶的中心。

以我所知,最初人們來這裡都想獨立,他們不想受到法國國王統治,寧可選擇到這艱苦環境生活。獨立精神對愛彼來說,仍然非常重要。他們要開始謀生,那裡有兩種他們可利用的天然資源,其一是石頭,另外的是雪。特別的是,這些石頭帶點橙色的鐵銹(rust),以森林裡的木材、河流裡的水源,他們可以用複雜的程序將石所含的鐵抽出來,但數量很少,所以他們要選擇做體積小但價值高的東西,而手錶的機械是一個好例子。
另一樣天然資源是雪,雪代表了時間。當外面在一年當中下大雪6-8個月,你便會留在家裡有很多空閒時間,所以他們開始製作複雜機械嘗試了解天文。這個由來以久製作複雜機械的傳統,跟在這具挑戰性的天然環境生活、以及他們可利用的鐵銹,和大量空閒時間有關。

了解腕錶有兩個方向,一是計時工具,二是掌握製作複雜及美麗的機械的工藝。當1970年代當石英錶流行時,腕錶作為計時工具,變得過時,因為石英錶更平更準確及更多用途,而正是腕錶的第二個用途成為優勢。從這裡,你可以見到藝術家(artists)及工匠(artisan)的密切關係。你不需要一幅美麗的油畫或相片掛在牆上,一張印畫便搞掂;你不需要美麗的機械腕錶來計時,因為智能腕錶便可以了。藝術品及機械腕錶可以撫慰我們的心。因此,我們認為藝術家與工匠之間有很多共通點,對我們來說,如果可以參與當代藝術,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另外,Dan Holdsworth讓我們知道,藝術家觀看事物的角度略有不同,他可看到平時我們看不見的東西,所以我們要繼續尋找一個途徑讓大家知道藝術家了解現實的非凡角度。

LJ:那就是嘗試給予大家一個全新的角度去了解世界?

OA:對,有些事情你不能從閱讀經濟、政治的分析知道的, 又或者是從研究所中知道的。研究報告可讓你有不同的發展策略,但不會讓你從另一個角度了解世界。

LJ:愛彼藝術創作委託計劃挑選藝術家有什麼準則嗎?

OA:當愛彼決定開始藝術之旅時,就算我們很喜歡當代藝術,我們亦知道自己的專業並非藝術,所以會先選好策展人。另外,我們並不希望選擇一些創作不可超出我們預期的藝術家。跟策展人合作,他已預先選好一些符合我們要求的藝術家,這些藝術家都對時間、複雜性及大自然的主題有興趣,然後策展人再選3-5個藝術家入圍,讓他們來到汝山谷了解愛彼的製錶工藝。之後,他們會向愛彼藝術創作委托計劃提交計劃書,我們會從中挑選優勝者。在愛彼藝術創作委託計劃裡,我們有來自藝術界的專業人士,如策展人、博物館董事等,亦有愛彼的代表。我們特別注意的是,不會讓愛彼代表干預創作過程,我們的責任是確保項目不會受時間、財政資源影響進度。我們亦不會干預創作的方向,因為藝術家有他們的專業知識。

Image description (從左) 愛彼CEO Francois-Henry Bennahmias,孫遜,愛彼董事會副主席Olivier Audemars

LJ:獲選為愛彼藝術創作委託計劃藝術家的孫遜跟愛彼有什麼共同特質?

OA:其中一個他特別有興趣的主題是時間,什麼是時間?現在代表了什麼意思?將來是什麼?我們認為過去存在,但什麼是當下呢?現在是一直在進行的,之前的一秒已經是過去,那時間是什麼?將來,或者有不同的設備告訴我們什麼是時間。

另外,他對天文的遠見,我的背景跟科學有關,我對物理及天文學特別感興趣,因為到今天還有很多問題沒有答案。從孫遜(中國人)的角度去了解天文學,也是十分有趣,這可解答一些還沒有答案的問題。這個計劃有趣之處是,或者我們會有一些事情對公司作出改變,又或者沒有,我們要做的正是預期不可預期的(expect the unexpected)。如果我們可估計到成果, 或許我們已走錯方向,必須改正,我們要延續讓藝術家給我們帶來驚喜。我最重要的責任是確保愛彼不會與未來脫節,對我來說,藝術品是一個有趣的途徑讓我們下一代息息相關。

LJ:個人方面,你鍾情哪一類藝術?

OA:作為工程師,我對M.C. Eischer的藝術品比較有興趣,他的創作是關於不可能發生的結構。透過愛彼的藝術之旅,也開拓了我的眼界,我很享受整個過程。

LJ:你很幸運,可以將工作與興趣融合。

OA: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熱愛,我慶幸可以在愛彼這間製作美麗時計的公司工作,也有機會接觸製錶工匠的工藝。對我來說,公司的目的是延續製錶工藝,以及尋找機會讓製錶工匠連繫顧客,讓工匠的心因看到顧客欣賞時計時閃亮的目光而感到燃點起來。另外,我們也在興建新博物館、新酒店,讓更多人可以來汝山谷,製造更多顧客與工匠接觸的機會。

LJ:你喜歡孫遜是次的創作嗎?

OA:我對天文學很有興趣,每次我看他的藝術作品,我可以看到一些不同的東西。我會不斷去看,有時,我看完會再跟孫遜討論,這是一個互動的過程。每次我看完都有不同的問題, 沒完沒了。

LJ:愛彼是巴塞爾藝術展榮譽合作夥伴,你認為巴塞爾藝術展跟愛彼有什麼共同的理念?

OA:我們要尋找一個有文化上有相似之處的合作夥伴,巴塞爾藝術展是總部在瑞士的機構,跟我們的誕生地點相同,從地利因素考慮,可方便大家溝通。我們是座落於汝山谷的一間小公司,但我們的發展遍及全球,與巴塞爾藝術展成為合作夥伴,正容許我們在美洲、亞洲及歐洲參與藝術世界。

文:Joyce Mok 圖:愛彼(Audemars Pigu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