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法珍寶雲集故宮

2017-05-12

Image description 4月10日,故宮博物院攜手Chaumet 舉辦的 “尚之以瓊華──十八世紀 的珍寶藝術展”在故宮博物院午門 展廳揭開序幕,圖為Chaumet全球 總裁Jean-Marc Mansvelt於記者招待 會中致辭。這次展覽得到歐洲16間 頂級博物館的支持,外借享有盛譽 的典藏,展期至7月2日。

創立於1780年的Chaumet,由創始人尼鐸與拿破崙的相遇開始,成為了拿破崙御用的珠寶商,同時打開了為各國皇室製作珠寶的大門,創製了眾多出神入化的作品。 這次在故宮博物院午門展廳舉行的“尚之以瓊華——始於十八世紀的珍寶藝術展”追溯了Chaumet自十八世紀末至二十一世紀初的歷史軌跡,展示世代傳承的精湛工藝。300餘件的展品包括珠寶、繪畫以及各式藝術品,當中更有一個展區展出品牌的中國風系列與故宮博物院的藏品,參觀者可欣賞到中法藝術品的創意對話,是整個展覽的亮點之一。

展場:故宮博物院午門展廳
展覽的名稱「尚之以瓊華」取自《詩經.齊風》之《著》篇, 意為「以美玉點綴」,呼應了Chaumet的中文名字「尚美」。展覽設置於故宮(紫禁城),故宮位於曾經的皇城北京心臟地帶,十五世紀初由明朝第三位皇帝永樂下令建造。

Image description 點翠瓜蝶紋鈿子與頭面 清朝 故宮博物院藏品 這件半圓形的頭飾是一種頭面, 整件鈿子都飾以顏色亮麗的翠鳥羽毛。

Image description 銀鍍金鑲珠“娃娃瓶” 巴洛克式珍珠簪 清朝 鎏金純銀、巴羅克風格珍珠、珊瑚、水晶與綠松石 故宮博物院藏品

故宮曾是14位明朝皇帝和隨後的10 位清朝皇帝的宮殿,直到1912年溥儀退位,故宮隨後成為了一座博物館。故宮博物院成立於1925年10月10日,是建立在明清兩代皇宮( 紫禁城) 的基礎上,相容建築、藏品與蘊含其中的豐富的宮廷歷史文化為一體的中國最大的博物館,佔地面積106.09公頃。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指出:「紫禁城向來就是聚寶之地。在帝王居住使用的五百年裡,通過外交禮品和商業貿易,不僅收納着中國各地以及周邊國家及地區的奇珍異寶,而且匯聚了很多西方妙藝精品,其中尤其以法、英等歐洲國家的製品居多。」在中國帝王居住之地展示法國君主拿破崙御用的珠寶商Chaumet的作品,最適合不過。

展覽結構

展覽在前羅浮宮主席暨館長亨利.盧瓦耶特(Henri Loyrette) 監督下,以Chaumet的歷史概覽開篇,通過12件標誌性的展品將Chaumet的歷史娓道來,當中包括Chaumet創始人現存的最古老作品。羅溫艾斯汀侯爵夫人的藏珍匣蓋上的微型畫顯示這一作品是用以紀念愛人羅溫艾斯汀(Lawoestine)侯爵夫人。 Chaumet的起源可回溯到凡爾賽宮瑪麗.安托瓦內特皇后執政時期。 另一經典之作是瑪麗.露易絲皇后的藏頭詩手鏈, 是創始人馬利艾虔.尼鐸( Marie-Etienne Nitot )於1810年的作品。藏頭詩珠寶從詩歌中汲取靈感, 鑲嵌在寶石上的首字母組成一條秘密資訊。 這次展覽展出的三條手鏈是拿破崙贈送給瑪麗.露易絲皇后的結婚禮物 。 第一條拼寫拿破崙的姓名Napoleon以及他的生日1769年8月(a o û t)15日 .第二條拼寫瑪麗.露易絲的姓名Marie-Louise和生日,1791年12月(décembre )12日;第三條代表他們在貢比涅相遇的時間,3月(mars)27日以及巴黎婚禮的時間,1810年4月(avril)2日。

Image description 雙排珍珠項鏈 十九世紀早期  金或銀、鑽石與珍珠 Chaumet 藏品 這條雙排珍珠項鏈鑲有7 顆可拆 下的梨形珍珠,為約瑟芬皇后之 子歐仁.德.博阿爾內(Eugene de Beauharnais) 親王的妻子 巴伐利亞的奧古絲特- 艾梅麗 (Auguste-Amelie) 所有。

Image description 鳥兒護巢手鐲 讓- 瓦倫丁.莫雷爾(Jean-Valentin MOREL) 與 亨利.都彭歇爾(Henri DUPONCHEL)約1845 年 金與天然珍珠.巴黎羅浮宮博物館藏品 這件精雕細琢的黃金手鐲逼真重現小鳥抵禦捕 食者蜥蜴的覬覦、 保護鳥巢的場景,如同雕塑 一般。這一主題在浪漫主義時期十分盛行,手 鐲上以三顆天然珍珠精細地刻畫鳥蛋。

隨後,展覽闡述了從拿破崙一世與品牌的深厚淵源,以及約瑟芬皇后作為品牌的首位繆斯女神如何啟發品牌的創作。及後, 瑪麗.露易斯皇后亦開啟了新古典藝術珠寶的風貌,參觀者亦可看到浪漫主義過渡至自然主義的精采作品,和世界博覽會的工藝顛峰之作。來到了Chaumet的世界展區,展示了品牌創作靈感的四大主題:項鏈藝術、自然詩篇、情感內涵及冠冕尊榮。值得留意的是,有一個展區展示了中法美學的交流。

這次展覽的主要負責人——Chaumet博物館館長貝阿緹絲. 德.普蘭瓦女士(Beatrice de Plinval)建議大家按照時間順序來觀賞,「Chaumet是一個有着兩百多年歷史背景的珠寶品牌,這次佈展也是按照時間來策劃的。從展覽最開始的拿破崙一世的『加冕之劍』,到展覽結束時的『眩彩花園』冠冕,正好是一個過去與未來的時間對應。」
第一個展區,「從拿破崙一世至三世:君主的珠寶商」以時代為序排列展品,風格的演變伴隨着法國歷史的推進和政權的更替。Chaumet從執政官時期到第二帝國時期為皇室和宮廷而創作的主要珍寶都參與了展示,同時展示的還有那些聲名顯赫的主顧:拿破崙一世借由Chaumet創始人尼鐸 (Marie-Etienne Nitot) 之手創作皇權象徵物,鞏固統治。今次展覽的焦點是拿破崙一世「加冕之劍」,是由尼鐸、軍械師尼古拉.諾埃.布台(Nicolas-Noel Boutet) 及金匠讓.巴提斯特.克勞德.奧迪奧特(Jean-Baptiste-Claude Odiot) 聯首製作的作品。「加冕之劍」於1802年鑄造,由多種珍貴物料,包括金、雞血石、寶石、玳瑁及鋼雕琢而成,屬楓丹白露博物館的藏品,這次是首次於法國境外展出。這把劍是尼鐸應拿破崙之令而作,拿破崙要求使用璀璨炫目的法國冠冕珠寶,尤其是美輪美奐的「攝政王」鑽石,這顆重140克拉的傳奇美鑽目前保存在羅浮宮。寶劍另外42 顆寶石同樣來自法國國庫。1804年12月2日,拿破崙正是佩戴着這把劍在巴黎聖母院舉辦了加冕大典。

Image description 拿破崙一世「加冕之劍」 馬利艾虔.尼鐸(Marie-Etienne Nitot )、軍械師尼古拉.諾 埃.布台(Nicolas-Noel Boutet )以及金匠讓.巴提斯特.克 勞德.奧迪奧特(Jean-Baptiste-Claude Odiot ),1802 年 金、雞血石、寶石、玳瑁、鋼 楓丹白露博物館藏品

Image description 古高德男爵夫人(Baronness Gourgaud)面紗別針 約瑟夫.尚美(Joseph Chaumet ),1921年 鉑金、巴羅克珍珠與鑽石 Chaumet藏品 愛娃.古高德(Eva Gourgaud)男爵夫人是藝術 收藏家拿破崙.古高德(Napoleon Gourgaud)的 妻子。在一戰結束到二戰爆發這段戰間期,她 是CHAUMET 的重要主顧之一。1921年,她訂 購了這枚面紗別針,飾以巴羅克珍珠並鑲嵌鑽 石,可別在小禮帽上或佩戴在胸前。

拿破崙對約瑟芬一往情深,在1796年與其結成夫婦。約瑟芬皇后鍾愛珠寶,集優雅與時尚於一身,是詮釋皇家風尚的最佳典範。她也酷愛珍珠,是次展出了約瑟芬皇后耳環及曾由她的後代擁有的雙排珍珠項鏈。此外,還有約瑟芬皇后孔雀石浮雕寶石全套首飾,這是根據皇后日常穿著隨心配搭而設,為典型法蘭西第一帝國時代的風格,飾有精雕珍珠金棕葉,與刻有奧林匹亞山眾神的孔雀石浮雕寶石交替穿插。

約瑟芬與拿破崙婚後一直未能生育,由於拿破崙需要一名皇位繼承人,所以縱然深愛約瑟芬,兩人亦於1809年無奈離婚。1810年4月,拿破崙迎娶了奧地利皇帝之女瑪麗.露易絲公主。新皇后在每次舉行大典時都會收到一份皇家厚禮,因而逐漸擁有一系列令人驚嘆的珠寶,每一件均出自Chaumet的手筆。當時正值新古典主義的盛行,這些珠寶將各種稀有寶石與浮雕寶石、天然硬石和珍珠融合其中,形成簡約純粹而又裝嚴大氣的全新風格。

1815年,拿破崙帝國瓦解。尼鐸隱退,將Chaumet交給工坊首席工匠讓.巴提斯特.弗森(Jean-Baptiste Fossin)及其子經營。弗森的浪漫主義風格風靡於七月王朝,而在七月王朝之後,拿破崙三世和歐仁妮皇后執掌政權,折衷主義兼收並蓄以往的不同風格,在這個時代留下了鮮明的印記。十九世紀末期的世界博覽會可謂這一珠寶世家的光榮時刻,Chaumet出眾的創作才華閃耀在國際舞台,為拓寬疆土開闢了道路。

Image description 蘇格蘭女王瑪麗.斯圖亞特風格白鷺羽飾冠冕 約瑟夫.尚美(Joseph Chaumet ),約1910 年 金、銀、天然珍珠與鑽石 Chaumet 藏品 輕巧精緻的羽飾冠冕最適合在中、小型正式場 合佩戴,在這種場合下,富麗堂皇的冠冕則會 顯得過於隆重。

Image description 「眩彩花園」冠冕 白金、玫瑰金、長方形、方形及 明亮式切割鑽石、綠碧璽與石榴石; Scott Armstrong為Chaumet 特製,2017 年 Chaumet藏品

Chaumet的世界

這一重要展區依據不同主題進行佈置,追溯了Chaumet自創立以來到擁抱這日新月異的摩登時代,其間的變化與發展,定義了品牌獨具一格的巴黎格調和靈魂風格。該展區聚焦Chaumet 最鍾愛的四個主題:項鏈藝術、自然詩篇、情感內涵、冠冕尊榮。從最初的展品到最後的壓軸品──由Chaumet支持倫敦中央聖馬丁學院新生代設計師創作的「眩彩花園」,冠冕以「珠寶之王」的姿態貫穿於整個展覽中。

在兩百多年的歷史中,Chaumet創作了不同造型的項鏈,從貼頸鏈、吊墜到長項鏈應有盡有,見證不同時代的風格變遷。在拿破崙統治時期,皇后的頸項間閃耀着新古典主義風格的珠寶項鏈。到「咆哮的二十年代」,崇尚自由的活躍女性更鍾情簡約率性的長項鏈。1885年,約瑟夫.尚美(Joseph Chaumet) 成為掌門人,並於1889年以其姓氏正式命名這一珠寶世家。約瑟夫.尚美工藝精湛,是次展出的多款項鏈,包括舞姬長項鏈及特雷維茲公爵夫人項鏈,都是其傑作。

在自然詩篇的主題中,展示了Chaumet捕捉的自然世界如何充滿詩意,大部分展品都是胸針及頭飾,胸針猶如動物造型的雕塑品。約瑟夫.尚美於1890年創作的「六燕齊飛」鑽飾是一件矚目之作。作為春天使者的燕子在東西方文化中都具有鮮明的象徵意義,它不僅預示好兆頭,還代表靈魂升天與生命復活。燕子造型珠寶在美好年代風靡一時,深受新藝術風格設計師的青睞,尤其是靈感來自設計大師勒內.萊儷(Rene Lalique) 的這套精美的燕子造型鑽飾,六隻大小遞減的燕子振翅飛翔, 輕靈飄逸,既可作為頭飾也可作為胸針佩戴。

Image description 「六燕齊飛」鑽飾 約瑟夫.尚美(Joseph Chaumet ) 1890年 鉑金、金與鑽石 法國莫代河畔萬讓市萊儷博物館藏品

Image description 「波旁.帕爾瑪」金鐘花冠冕 約瑟夫. 尚美(Joseph Chaumet ), 1919 年 鉑金與鑽石 Chaumet 藏品

在情感內涵的主題中,訴說了Chaumet自創立之始便以「情感珠寶」的設計為主旨,從示愛、訂婚以至結婚,珠寶首飾都是承諾及愛意的最好見證。在品牌創立之始,Chaumet為約瑟芬皇后創造的藏頭詩,到絲帶打成蝴蝶結象徵眷戀之情,以及Liens系列裡X代表的情感,每件珠寶都承載着感情與回憶。

自尼鐸為約瑟芬皇后訂製冠冕開始,珠寶頭飾風潮得以復興。自此,Chaumet為皇室創作了多達3500件皇冠冠冕。冠冕是上流社會在場合必不可少的飾品,代表着佩戴者的地位與權力。在冠冕尊榮的主題中,展示了從浪漫主義到現代主義的作品。是次展出的麥穗冠冕是Chaumet其中一個經典,為尼鐸為約瑟芬的創作,麥穗代表豐收與富足,惜未能為約瑟芬及拿破崙帶來子嗣。另一經典是「波旁.帕爾瑪」金鐘花冠冕,是約瑟夫.尚美在1919年的創作。金鐘花代表熾熱的愛情,此冠冕堂採用Chaumet獨門絕技,在隱秘的梨形托架上巧妙鑲嵌多顆鑽石,令其渾然一體,彷彿整顆梨形切割美鑽創造出「視覺錯覺」的獨特效果。

不同時代的冠冕點綴了「冠冕大道」的展區,在「冠冕大道」的盡頭,是一堵「冠冕之牆」。在迷濛的月色下,掛上了十多個不同形態的冠冕模型,而中間則烘托着一個全新的製作: 「眩彩花園冠冕」。這個冠冕是Chaumet和倫敦Central Saint Martin's 藝術及設計系的合作,邀請其學生設計一枚「二十一世紀的冠冕」。得獎者是Scott Armstrong,他設計出一款現代法式花園造型冠冕。這款冠冕的線條無論是曲線還是直線都簡潔直接,宛如一個立體雕塑,整體的對稱性不時在細節處被打破。成串的綠色碧璽與黃色石榴石點綴其間,錯落有致,既展現出傳統法式花園的恢宏氣勢,又充滿巧思妙想,輕盈靈動。

Image description 在自然詩篇的主題中,展示了Chaumet捕捉的自然世 界如何充滿詩意,大部分都是胸針及頭飾,胸針更是 成為動物造型的雕塑品。負責場景佈置的理查.佩杜 (Richard Peduzzi),為這個主題營造了一個燈光動 畫,含蓄、優雅,非常符合Chaumet的個性。

Image description Richard Peduzzi為不同展區設計了不 同的背景,呼應不同年代的主題,開場 是古典建築風格,逐步演化成更為現 代、但依然古典的樣式:波浪、天空、 月亮、雲朵以及一條向着未來伸展的絲 帶。圖為以絲帶配襯情感內涵的展區。

美學的交流,從巴黎凡登廣場到北京紫禁城

隨着世界博覽會的召開,法國人對「中國風工藝品」( 指在西方製作的模仿東方特色的工藝品)的熱情高漲。Chaumet重新詮釋東方異國情調,創作出一系列首飾、銀器以及1920 年代裝飾藝術珠寶。在本次展覽展廳的中央區域分別陳列來自故宮博物院和Chaumet收藏的22件臻品, 以珠寶藝術為主題描繪東西方美的交流。故宮博物院宮廷部主任王躍工指出中、法在美學上,有不少共通之處。清朝的點翠瓜蝶紋鈿子與頭面採用了點翠工藝,而蘇格蘭女王瑪麗.斯圖亞特風格白鷺羽飾冠冕採用的羽毛亦崇尚天然,充分顯示其輕盈飄逸的特性,「點翠意在彰顯羽毛的鮮艷色彩,羽毛冠飾則取其形態,共通的是人類對自然界種種材料中美的發掘和感知。」

約瑟夫.尚美於1921年製作的古高德男爵夫人(Baronness Gourgaud) 面紗別針與銀鍍金鑲珠「娃娃瓶」巴洛克式珍珠簪同樣採用了巴洛克式珍珠,王躍工先生點評:「兩件展品都使用了巴洛克式珍珠,工匠們發揮自己的想像,並不破壞巴洛克珍珠原有的形態,而將它們打扮成娃娃或者桃心狀,並都選擇了只在珍珠上進行簡單鑲嵌。東西方順應自然、保持天然的共性表露無遺,隔交神交,令人驚嘆訝異。」

Image description Escapade de Chaumet 手鐲 Chaumet,2016 年 金與鑽石 Chaumet藏品

場景布置:為珠寶帶來生命力

在如此宏偉的場地設計場景佈置,怎樣可以傳遞Chaumet含蓄、優雅且重視情感的品牌價值,但同時又貫徹場地的尊貴氣質呢?這重要責任落在理查• 佩杜(Richard Peduzzi)的身上。Peduzzi是一名舞台設計師、畫家,他曾為派特裡斯• 夏侯( Patrice Chereau) 的劇場、歌劇院和電影製作進行藝術指導,並為呂克.邦迪( Luc Bondy) 創作舞美背景。1992 年至2002年期間,他擔任法國國立高等裝飾藝術學院的院長, 隨後2002年至2008年,他在羅馬擔任美第奇莊園的負責人, 曾為許多著名博物館展覽的佈展人。過往,Peduzzi擔任劇場、歌劇院和電影院的藝術指導,演員們都是充滿藝術生命力的。但本質上來說珠寶是無生命的, 兩者的分別給他這次為展覽設計佈景有帶來什麼分別嗎? Peduzzi透露:「我曾設計過許多劇場和歌劇院的裝飾,電影院的設計工作相對較少。我一直嘗試將這些轉瞬即逝的建築,設計為欣賞演員表演藝術的靜默觀眾,因此當故事在觀眾眼前展開之際,我設計的紙牆引導並陪伴着故事的發展。我也曾多次與著名博物館、藝術歷史學家合作展示古典繪畫或現代作品,包括雕塑、文物和檔案。兩年前在我探索Chaumet的作品之時,我感受到從中流露出的強烈激情。我從未將它們視為無生命的事物,因為它們充滿了生命力。這些非凡的珠寶及腕表作品根植於Chaumet悠久的歷史之中, 它們所散發的魅力和光輝、起源與歷史底蘊深深地打動了我。我想像曙光初現,它們向着我們款款而來,在佩戴者的髮髻上顫動、搖晃,這些珍寶成為了主角。」

當Peduzzi探索Chaumet系列傑作時,完全感受它們的動作、呼吸與顫動,腦海中立刻浮現出印象派畫家。仔細審視麥穗冠冕,呈現麥穗被風吹拂的造型,這讓Peduzzi想起畫家畫筆下在樹上顫動的樹葉,出自於莫內或柯羅之手,似乎也繼承了他們的靈魂。在氣勢恢宏的中國皇宮中佈置如此小的物件, Peduzzi如何應對這一挑戰?「首先,展覽地點的宏偉和尊貴、每個房間所代表的獨特故事以及彩繪和鍍金讓我心生敬畏, 就像我對羅浮宮的感情一樣。人類在雄偉的紫禁城面前似乎無所適從。當我探索為我們預留的空間時,我看到那些巨大的展覽櫥窗,再次想起劇場舞台和演員。我認為此時應該重申我的理念,在這一珍貴的案例中,珍寶成為了演員,必須有人將它們聚集在一起、妥善安排,在一個適合它們規格的建築中展示它們,如此才能將觀眾的目光集中到它們身上。我希望通過強調故事開始的地方──凡登廣場,來描繪整體設想,並創造出觀眾可以與每一件作品近距離接觸的私密空間。如此一來,我們能夠觀賞到每一件展品呈現在最佳燈光下,並搭配呼應不同年代的珍貴背景,開場是古典建築風格,逐步演化成更為現代、但依然古典的樣式:波浪、天空、月亮、雲朵以及一條向着未來伸展的緞帶。」

Image description Richard Peduzzi

Image description

專訪展覽主要負責人:Chaumet博物館館長Beatrice de Plinval

LJ:《優雅生活》BP:Beatrice de Plinval

LJ:Chaumet的歷史超過250年,怎定下這次的主題?

BP:今次的佈展主要是羅浮宮博物館館長亨利.盧瓦耶特(Henri Loyrette)的概念,他是一位研究19世紀歷史文化的專家。我們希望他能展示Chaumet跟法國歷史的關係及法國在西方服裝發展史上的重要性,尤其在裝飾藝術方面。這展覽展示裝飾藝術的進化,由18世紀末開始到現在,並從3個方面作出闡述,包括創作、工藝及客戶,因為這三者都是息息相關的。

LJ:今次展示的300件珍貴的藏品,是通過怎樣的一個過程挑選?

BP:我們有一個Committee of Selection協助,一同選擇從藝術及品味而言,最能夠代表Chaumet的,給予參觀者去發掘為何Chaumet與眾不同,這可以說是Chaumet的一種生活方式。Chaumet的創作通常都比較含蓄、精細、詩意、充滿情感的。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LJ:今次展覽其中一個有趣的部分是Chaumet跟紫禁城的對話,可以告訴我們這部分是如何策劃的嗎?

BP:我第一次來紫禁城是5年前,我們開始談到共同策劃一個展覽,其中一個重點是在組織展覽時,大家必須有合作,而且,從歷史上來看,這是一個向大眾展示Chaumet為不同客戶訂製的珠寶跟中國帝王珠寶在美感方面有不少共通點的機會。因此,故宮博物院有部分的展品是第一次向大眾展示的,我們去年邀請了故宮的代表到巴黎一周,去發掘Chaumet的美,並向他展示今次的展品,包括 「加冕之劍」。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博士告訴我,如果要在故宮舉辦展覽,必須要有法國方面的博物館的支持,像羅浮宮、楓丹白露博物館,及法國政府及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的支持,我說沒問題,我開始跟他們磋商。我跟不同博物館的人員聯繫後,我開始向他們商議外借從未在外地展出的藏品,我對此真的感到很自豪,因為向他們借出展品毫不容易,跟這些博物館的負責人見面,都只有一次機會。法國博物館接待很多中國遊客,這是很有趣的事情, 可以說見證了中法交流。要感謝拿破崙,羅浮宮內收藏的拿破崙珠寶有很多是Chaumet的作品,我們跟羅浮宮有很密切的關係。但這並不意味我們兩者能合作,羅浮宮不一定要跟隨我們的想法,我們是一個有名的品牌,但我們不是博物館,還是要通過正常的diplomatic渠道去溝通談判,這實在是非常非常艱巨的事情。

因為要外借藏品數個月,商議的工作十分困難,我們今次跟45 個私人藏家,17個博物館聯繫,有部分私人藏家今天都會出席開幕儀式。有一個故事我印象也很深刻,就是這次展覽中的貝殼紋飾三角胸衣胸針,中央一顆罕見的322克拉的海藍寶石, 由澳洲的一個家族擁有,20年前就曾經借出過,這次聽說是在故宮展覽,又特別願意捐獻出來進行再次展覽。

LJ:明年是你在Chaumet工作50周年,回顧過去有什麼成就?向前看,還有什麼野心?

BP:對我來說,這個展覽是最好的一刻,因為你要深入了解一個品牌才可完成今次的展覽,而且也需要時間跟不同的博物館磋商,你要向他們證明你做的事情是對的。我熱衷於自己的工作,我覺得這個展覽是Chaumet有史以來最棒的。但在其他國家,也見到我們的足跡。我希望可在其他地方繼續發展我們的收藏,我現在有自己的團隊幫助去做這方面的事情。

Chaumet是關於情感的珠寶,我感受到Beatrice de Plinval對Chaumet的情感,如果對這個品牌沒有情感,不會有今天的展覽。

文:Joyce Mok 圖:Chaum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