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歷史文化交響樂——Anna Hu高訂珠寶

2018-07-09

Image description Anna Hu早前於莫斯科國家歷史博物館展出最為她驕傲的二十件作品。

作為設計師及藝術家,遇到知音人士欣賞自己的作品固然是一件幸運的事,懂設計是一種藝術,懂分享亦如是,所以我們稱為the art of giving。Anna Hu就是一個好例子,早前她以古代名畫《畫仙萼長春》為靈感而設計的「中國紅喜鵲紅寶胸針」備受莫斯科國家歷史博物館的注意,誠邀了Anna成為首位與俄羅斯國家歷史博物館合作的亞洲當代珠寶藝術家,並將Anna捐出的胸針列為館藏的永久展出項目之一。

文:Jaz kong 圖:Anna Hu Haute Joaillerie

清康熙年間,一位名為朗世寧(Giuseppe Castiglione)的意大利傳教士來到中國定居,將一生奉獻予藝術。畫藝精湛的他,將年輕時在意大利傳統畫室受訓的技術融入中國畫藝當中當中以大自然為題的《畫仙萼長春》更名垂青史。

以朗世寧《畫仙萼長春》為靈感的藝術品也有不少,當中比較常見的有瓷器;來到Anna Hu的手中,變成舉世無雙的珠寶——「中國紅喜鵲紅寶胸針」。取其《畫仙萼長春》之鳥語花香的意境,胸針以18K白金刻畫細膩枝幹,配合達五百多顆寶石鑲嵌雙鵲及林中花果,當中包括圓形明亮式切工白鑽、黃鑽、紅寶石、藍寶石、月光石、彩色剛玉及運用不同顏色與切工寶石,打造色彩斑斕的設計,最後以一顆珍貴的南洋珍珠作胸針點睛位,以來自五湖四海的珍稀寶石奏出動人的中西交響曲。

Image description 「中國紅喜鵲紅寶胸針」被莫斯科國家歷史博物館納入永久展出的館藏,讓Anna Hu成為首個成為該博物館一部分的亞洲高訂珠寶品牌。

對於一位設計師或藝術家的「成就」,大概沒人可以下定論;除了受品味之士賞識,說到至極的境界,相信被國家級博物館納入館藏必是其中之一。鑑於「中國紅喜鵲紅寶胸針」的精湛設計及工藝,以至背後的文化及故事,胸針獲得俄羅斯國家歷史博物館垂青,決與Anna來一場the art of giving,讓Anna捐出胸針將被列為館藏的永久展出項目之一,此舉更令Anna成為首位與俄羅斯國家歷史博物館合作的亞洲當代珠寶藝術家。為慶祝是次中西藝術文化交流,Anna更於俄羅斯國家歷史博物館限定展出一共二十件的珠寶設計,當中她的大作之一的莫奈「睡蓮」系列從構思、設計、找尋適合的寶石,整個系列花上十年的時間才得以完成。系列中的莫奈睡蓮頸鏈更以兩千多顆繽紛寶石重現畫家眼中的睡蓮池,特別藉此向印象派大師致敬。

Image description 莫奈「睡蓮」系列珠寶,從構思到完成, 作品展示了 Anna十年來努力及堅毅的成果。

說Anna的設計為交響曲,源於作為獲獎無數大提琴家的她,將西方古典音樂文化與其於成長背景下累積的華人傳統智慧結合,在作品中展現她的一套獨特美學及價值觀。交響曲,顧名思義,是需要各種樂器好好配合,講求極高的合作及互相信任、欣賞。Anna的珠寶是一場華麗的交響曲,以「中國紅喜鵲紅寶胸針」為例,單單一個胸針就用上五百多顆寶石,各有獨特顏色特質,紅喜鵲雙翅用上大紅色,身驅則以不同顏色的寶石砌成。Anna對顏色的靈活運用,使胸針看上去完全沒有喧譁的感覺,反倒很柔和。俄羅斯國家歷史博物館館長的一句說話更讓Anna印象深刻,「胸針讓我聯想到傳統中國女性,她們溫婉得來不會大吵大鬧,同時卻有無比的力量,可以默默擔起責任。」

Image description 「Crimson Phoenix Brooch」胸針,是Anna最早的設計之一。

大概因為從小受音樂的薰陶,Anna表示她最欣賞的作家是貝多芬,因此她的作品或多或少都滲透着他的元素——華麗之餘亦很工整,每種樂器、每個音符互相配合,各有自己位置,配合下共同讓作品發揮最美的一面。「在創作珠寶時,每顆寶石就好像每個音符,在大小或顏色上要好好配合,是講求平衡的境界。」

跟Anna訪問,總覺得她有自己的一套語言,例如她會把珠寶創作說為「Jewelry Composition」,就像貝多芬作曲一樣。「音樂就像是珠寶composition中的氧氣。我相信樂曲的結構,背後的音樂理論、和音、旋律,一切都很理性。」與此同時Anna亦很強調心靈間的對話,不論在表演藝術還是視覺藝術,都講求施跟受之間的交流。在追求心靈上的交流前,Anna認為大提琴演奏家與高訂珠寶設計師兩者之間分別沒有想像中大,一方面「大家都有很高的技術要求,要讓根基穩打穩紮;在大提琴表演前,我會進行音階等技術訓練,而懂得創製珠寶前,必先懂得每種寶石的特性、化學結構等。」到最後,Anna表示其實一切也是講求「Soulful Connection」,是靈魂上的交流和解讀。

Image description 「Elixir of Youth Brooch」胸針,展示中國傳統醫學中靈芝的地位。

提到Anna的珠寶作品,不少媒體會以「中西合壁」形容她的創作及文化背景;進一步了解後會發現她所追求的融合不止於風格上而有著更深層的意義——「對話」。創作者能夠從不同文化中抽取最有啟發性的元素,再變成自己的原創,給予每件作品一個獨有身份。她以李安導演為例,兩人皆於台南—— 一個別具文化氣息的地方長大;李安導演拍過極具爭議性、也動用大明星製作的《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也拍過偏向藝術片性質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當中的風格或哲學或許來自傳統華人文化,但不代表所有作品都要呈現傳統中國的美。在世界的舞台上,Anna追求的是獨立性,「我們為華人身分而驕傲,但不代表我們要被『東方』文化所局限。」

Image description 「Fire Phoenix Earrings」是Anna以中式魅力演繹的火鳳凰耳環。

為此,Anna很感恩她一切的經歷,感恩她從小認識音樂;亦感恩年輕時因肩膊受傷而「斷捨離」,放棄以音樂為終生事業,毅然轉投珠寶設計。她表示:「我相信命運,亦感恩神為我作的安排。作為完美主義者,以往作為一位大提琴手,每次表演稍有誤差,我會感到挫敗並鞭策自己達至零犯錯;但受傷反而推動我為自己開另一扇窗。在珠寶設計世界並沒有對錯,因為創作非表演,作品不如意我可以不斷嘗試、創作、重新想像。」相信命運,讓Anna同時相信「挫折」。「我從不認為挫折就是終點,而是另一個學習的機會。人總會有過失,才會成長。作為設計師及CEO,每天面對的挑戰都有所不同,我習慣了把挑戰當成補品,愈多愈好!生命才不至於無聊。」

相信命運,相信神的安排,但同時將每件事力求完美,這就是Anna的態度。作為對自己有要求的人,Anna總會有想追求的地方吧?「我很滿意現在所擁有的,我的人生充滿戲劇性,色彩璀燦。若真要說理想的話,我倒是希望提升女性設計師在珠寶界中的地位。」說的也是,我們這個年代,珠寶多為女士而設。「綜觀多個傳統珠寶品牌仍然是男性主導,希望我的存在可以為女性增添一把聲音,另外就是東方人在珠寶界中的板塊。」「I accept, I appreciate」是她的用詞,懂得感恩,遇上多大的挑戰也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