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光澤統一精神與物質:Wallace Chan世英陶瓷揭珠寶文明新章

2018-12-20

Image description

「當一件物件被打破了,它是否就失敗了?當一個夢被中途放棄了,它是否就失敗了?失敗在我眼中,蘊含無限的機遇和可能。」Wallace Chan(陳世英)最近在於英國寶石學會和Sarabande基金會(Sarabande Foundation: Established by Lee Alexander McQueen)舉行的演講會上說。演講共吸引約400名來自不同領域人士出席,包括藝術和珠寶行家、收藏家、藝術愛好者、年青藝術家和學生。演講中,Wallace Chan細說軼事,分享其屢敗屢試的經歷,他提到自己在五歲時,因意外地摔破了一隻陶瓷湯匙,而招致家長責罵,而這段童年回憶,正正就是他今日成功研發「世英陶瓷」的靈感來源。

text by Patrick Chiu Photography by 楊光@kyeung.com

對Wallace Chan來說,珠寶不只具美化作用,它是故事的表達,是歷史的載體,是時間的投影,也是實現夢想的途徑。寶石是他的語言,從中翻譯出宇宙的資訊。陳世英對藝術、自然、文化、哲學、科技,以及轉變的熱誠投入,推動他創造出獨一無二的作品。作為珠寶創作者和創新者,Wallace Chan於16歲成為寶石雕刻學徒,從此開啟長達四十五年與寶石的旅程。他強烈的好奇心促成多個創新發明,迄今包括:世英切割、翡翠切割潤光專利技術、將鈦金屬應用於珠寶創作、石鑲石工藝、真空妙有,以及比鋼堅硬五倍的「世英陶瓷」。

Image description Wallace Chan在「世英陶瓷」發布會上提到,其五歲時因意外地摔破了一隻陶瓷湯匙,而招致家長責罵,而這段童年回憶,正正就是他今日成功研發「世英陶瓷」的靈感來源。

就在上月27日,Wallace Chan於紐約為其用上七年時間研發的創新材料「世英陶瓷」舉行發布活動。早在1987年,Wallace Chan便以其融會浮雕、陰雕及寶石切割技巧於一爐之「世英切割法」(Wallace Cut)幻像雕刻法,奠下其創作生涯首個創新里程,其後,他亦曾用上八年時間,研究如何將太空金屬──鈦金屬,應用於高級珠寶創作上。這次,Wallace Chan在位於紐約The Crosby Hotel舉行名為《Shapeshifter:陳世英的平行宇宙》發布會,展示14件首次面世的以陶瓷作為骨幹的珠寶藝術創作。它們每一件都是對宇宙的哲學探索,訴述古今故事,表達他對未來的奇思妙想。

Image description 「時間之眼」吊墜,黃鑽1顆1.06克拉、藍寶石、鑽石、18K白金、鏡片、鈦金屬、世英陶瓷。作品既是一隻眼睛,也是一副放大鏡,通過藝術與科學的合一,表達可見、未見與不見。在眼睛的開合之中,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呈現眼前。

生長於一個貧窮的家庭,Wallace Chan童年時與姐姐和兩個弟弟只能用塑膠製的餐具,他的父母則用陶瓷。五歲時有一日,他意外地摔破了一隻陶瓷湯匙,並因此而遭到懲罰,但這意外事件進一步誘發出他對陶瓷本質的好奇。就像他許多創新和創作一樣,研發這陶瓷的靈感便是來自他童年這次「失敗的經驗」。他說:「我們的記憶,是我們最偉大的材料。陶瓷湯匙和碗是只有成年人才能用的奢侈品。我渴望觸摸它,感受它。」

Image description

到了20多歲,Wallace Chan開始收藏不同的陶瓷工藝品。而在7年前,經過多年來對其他物料和寶石的研究,他開始想到了陶瓷,一種極具歷史及文化意義,又富於當代精神的物料。他認為陶瓷是一種極具歷史及文化意義,又富於當代精神的物料,足以成為珠寶藝術的高端載體。由2011年起,他開始作多番試驗,成就出「世英陶瓷」這種兼具色彩、光澤卻力打不碎的創新珠寶材質。

Wallace Chan說:「傳統鑲嵌珠寶用的好些材質,佩戴幾年後往往都會光芒不再,但陶瓷迷人的光澤卻歷久彌新。」為了增加陶瓷的硬度,他在陶土加入鐵、矽、鋯和其他秘而不宣物料,再把混合物放在超過攝氏1600度(華氏2900度)的窯內燒製,這比起一般陶瓷的燒製溫度要高。而為了使陶瓷有着生動、富光澤和強烈的色彩,他在陶瓷中混合其他礦物。在燒製過程中,最考功夫的就是混合物和種成分都有不同熔點,所以便必須精確地控制它們的大小比例,此外,由於水分蒸發的緣故,物料會縮小一至兩成,因此在預備每件部件時,也必須去預先計算每件部件的合適大小。

Image description 「美夢星球」戒指,鑽石、水晶、青金、蛋白石、粉紅剛玉、世英陶瓷、鈦金屬。在深邃無際的宇宙中,一顆星球散發藍寶石般的色彩。它身上流動的光芒若隱若現,引領視覺窺探星球上的生息。

「世英陶瓷」一旦燒製完成,其部件的尺寸則無法再更改。為了兼顧陶瓷珠寶到美學原則和實用性,Wallace Chan初步創作的陶瓷珠寶皆以鈦金屬為基礎。譬如當中的戒指設計,指環的材質是鈦金屬,陶瓷則鑲在其上,鈦金屬部分便容許調整空間。由於陶瓷與陶瓷不能直接鑲嵌,於是鋪滿密釘鑲鑽石的鈦金屬擔當起連接角色。在陶瓷與鈦金屬的鑲嵌中,Wallace Chan運用了源自明代家具常用的榫卯嵌接法。此外,因陶瓷不能穩固鑲嵌寶石,所以鈦金屬便大派用場,用作鑲嵌之餘,也能達致見石不見金的效果。

陶瓷的發展史是中華文明史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中國作為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為人類社會的進步和發展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其中陶瓷的發明和發展更具有獨特的意義,中國歷史上各朝各代有著不同藝術風格和不同技術特點。英文中的“china”既有中國的意思,又有陶瓷的意思,清楚地表明瞭中國就是「陶瓷的故鄉」。Wallace Chan亦就其「世英陶瓷」珠寶說:「十年也好,二十年、一百年也好,她們將仍光彩奪人。當你把它她們穿在身上,自會感受到那種親厚的關係。」

Wallace Chan以陶瓷為骨幹的全新珠寶藝術作品,亦將會於他即將在香港佳士得舉行的非銷售個展中展出。展覽將於2019年1月14日至18日對公眾開放。屆時,他將以80多件作品構造文化、工藝和創意的平行時空,其中不少更是從未曝光之作。他以當代雕塑、珠寶藝術,以及他過去45年創作生涯中的創新發明,包括世英切割、鈦金屬技術、翡翠切割潤光專利技術、石鑲石技術、真空妙有,與及最新的世英陶瓷,引領參觀者漫遊時空之旅,從中發現,生命中的記憶,往往是重塑過去、重構當下和重建未來的重要線索。

以珠寶創作者和創新者自稱的Wallace Chan,每日與宇宙萬物溝通神會,融會貫通東西文化、哲學、大自然和尖端科技,通過統一精神與物質轉化作突立出世的珠寶作品。其寶藝術是無分中外,代表全人類珠寶歷史文明的一大飛躍發展。領略Wallace Chan珠寶藝術的真義,我們必須從三個不同層次的視角入手。

首先是現世的生活的視覺,佩戴就是關鍵詞,不要忘記珠寶是供佩戴的藝術,佩戴就是關鍵詞,Wallace Chan的珠寶藝術始終以人的福祉感受為依歸,充滿和諧喜悅和嚝達,是一種真正賞心悅目的藝術。其次,一個是宏大的超越時空的視角,就像在宇宙太空回望地球,我看到原始人用獸骨做出第一條項鍊、中國古代祭祀天地四方的玉質禮器、埃及妖後的紅寶石甲殼蟲戒指、二十世紀初美麗年代Rene Lalique的昆蟲靈感珠寶,以至今日的「世英陶瓷」珠寶。最終,珠寶的光色美其實全部源自其材質分子結構,鑽石彩寶玉石翡翠,無一不是。而人的審美感動亦完全來自內心。「當你切割、打磨寶石,與音樂無異。光穿過石頭,反射而出,亦像一曲芭蕾。」Wallace Chan向色彩、形態和光學習,其對珠寶材質物理的精研是與他對哲學宗教的感悟相通的。

Wallace Chan說:「創作者不只是追求短暫的作品,而是想要創造永恆。」由廣渺浩瀚的宇宙,到紅塵滾滾的俗世,再到精微奧妙的物質分子量子光粒子。這就是一個循環不息的輪迴,或所謂的天道。不是嗎?瓷本身就是泥土,經Wallace Chan開發創造而脫胎換骨,開花結果,成就神聖,但終極的瓷仍始終是屬於自然宇宙的泥土。「世英陶瓷」珠寶正是這種天人相應、物我相融的藝術傑作,你只能用神聖去形容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