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The Wedding issue】幸福着陸

2019-07-16

「我的慷慨像海一樣浩渺,我的愛也像海一樣深沉;我給你的越多,我自己也是越富有:因為這兩者都是沒有窮盡。」英國文壇巨擘莎士比亞在其經典戲作《羅密歐與茱麗葉》(Romeo and Juliet),借茱麗葉回應羅密歐表白的對白,說出了愛情的真義就在於付出。由兩情相悅步向幸福婚姻,作為愛的餽贈的婚嫁珠寶,從來就是男歡女愛的最高標誌。我們特別搜羅了各大珠寶品牌之婚戒及其他婚戒珠寶產品,讓大家為美麗愛情開花結果增慶之餘,亦可以為自己作好打算。

TEXT BY PATRICK CHIU

Image description GRAFF 格拉夫Constellation Collection心形鑽石戒指。

Image description GRAFF 格拉夫Twin Constellation Collection2.13 克拉圓形鑽石Icon戒指。

Graff為愛添上最美光環
Graff格拉夫的婚嫁珠寶散發獨特的英倫典雅氣息,優雅時尚的設計雋永迷人,展現脫俗嫵媚魅力。每一顆純美白鑽皆由倫敦工廠的資深工匠逐一鑲嵌,而每一個琢面均經過仔細打磨,確保完美折射最耀眼的光芒。格拉夫深信鑽石代表最珍視的愛,因此會繼續以創新視野和備受推崇的奢華美學,鑄造象徵盟誓的珍貴婚嫁珠寶,以最璀璨的光芒凝住永恆的愛。每一枚格拉夫鑽戒也以美鑽為焦點,竭力以工匠的巧手,展現鑽石獨一無二的魅力。資深的鑲嵌工匠會確保鑽石放在定制托架上的最佳位置,完美折射光線,綻放迷人的閃爍光芒。

Image description DIOR JOAILLERIE DIOR À VERSAILLES SALON D'APOLLON胸針,18K 白金及玫瑰金,氧化銀及鑽石。

DIOR JOAILLERIE幸好世間還有玫瑰
在希臘神話中,愛神阿佛洛狄特為了尋找她的情人阿多尼斯,奔跑在玫瑰花叢中,玫瑰刺破了她的手,刺破了她的腿,鮮血滴在玫瑰的花瓣上,白玫瑰從此變成了紅色的,紅玫瑰也因此成了堅貞愛情的象徵。DIOR的玫瑰珠寶系列是向Dior先生鍾愛的玫瑰致敬,它來自這位時裝設計大師童年時代在格蘭維爾家中的花園,也源於巴黎芭嘉黛爾公園裡種植著上千種玫瑰的玫瑰園。千嬌百媚的玫瑰豔壓群芳,也一直是DIOR的成功秘訣和靈感來源,當這朵專屬於DIOR的玫瑰幻化成指尖方寸間的璀璨抑或項上奢華的美鏈,仿佛凝成永恆綻放的經典。

Image description DIOR JOAILLERIE ROSE DIOR BAGATELLE戒指,18K 白金, 鑽石, 粉紅鑽石及祖母綠。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的愛情故事
1597年問世的莎士比亞經典鉅著《羅密歐與茱麗葉》,是Van Cleef & Arpels 梵克雅寶全新主題系列的靈感泉源,見證愛情象徵與珠寶美學的邂逅。世家重新演繹文學大師的創意巧思,為作品注入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風格,將這份永恆不渝的愛情,凝鑄成高級珠寶。作品糅合多種寶石切割、鑲嵌技術和色彩,在幾何與弧線的連綿交織間,塑造出層次、透視和浮雕效果。無論是變化細膩的漸層色彩,以至自成一格的Pierres de Caractère 個性寶石,世家利用流光曳彩絮絮念出款款深情,包括溫煦的 Mystery Set隱密式鑲嵌紅寶石、晶瑩剔透的美鑽,以至深邃翠綠的哥倫比亞祖母綠。紅、藍主色取材自茱麗葉的卡帕萊特家族(Capulets)和羅密歐的蒙特鳩家族(Montagues)的家徽。由這兩種色彩交融而成的淡紫色,象徵這雙年輕戀人纏綿悱惻、難捨難離的熱情,而綠色則呼應二人滿心的盼望。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Romeo & Juliet胸針,白K金、玫瑰金、黃K金、黑色漆藝、紅寶石、彩色藍寶石、錳鋁榴石、青金石、白色及黃色鑽石。成雙成對的胸針,是向羅密歐與茱麗葉致敬之作。匠心獨具的立體工藝,栩栩如生地重現一雙璧人的浪漫時刻。羅密歐身披作工精緻的服飾,其藍色上衣鑲嵌藍寶石和青金石,褲襪以白 K 金和黑色漆藝塑造,而黃金披風則經鏡面拋光加工,再以一顆黃鑽扣連。掛於其腰帶上的刻紋鑲鑽佩劍,彰顯羅密歐的勇氣和堅毅,而微微躬身的姿勢則展現騎士精神,教人聯想起中世紀文學中的宮廷愛情。姿態優雅的茱麗葉面朝羅密歐,其泡泡袖曳地長裙以拋光黃金雕琢而成,再綴以璀璨的凸弧形橙色藍寶石、石榴石、紅寶石和鑽石。其頭飾和鞋履亦綴滿色澤溫潤的珍稀寶石,與晚裝上的寶石相互輝映,和諧共鳴。羅密歐向心上人獻上以淡紫色藍寶石鑲嵌的花束,融會了卡帕萊特家族的藍色,和蒙特鳩家族的紅色,象徵兩個家族的結合,暗示這雙戀人將暗結鴛盟。

Image description Specchio可轉換式戒指,“Specchio”在意大利語中意指「鏡子」,而戒指中央鑲嵌美鑽一如鏡像,折射出迷人的光影效果。主石為一顆 DFL 級 2A 型祖母綠式 割美鑽重 5.44 克拉,營造完美平衡的比例,彰顯其上乘的成色和淨度。圍繞美鑽的緣飾以白 K 金、黃 K金和切割方式各異的鑽石組成,勾勒出文藝復興時期仕女服飾上的蝴蝶結。構圖一直延伸至指環部分,再於美鑽底部匯流成一泓漩渦,以複雜細緻的手法突顯世家非凡的珠寶造詣。將緣飾分拆後,戒指的指環部分仍然保留蝴蝶結纏綿曲折的構圖,綻放雅緻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