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 Swarovski 奧地利總部】從水晶切割工藝到時尚珠寶的閃爍旅程

2019-08-20

上個月筆者飛到奧地利,到訪水晶品牌 Swarovski 的發源地 Wattens 小鎮,發掘它的來世今生。 Daniel Swarovski 於 1895 年創立品牌,其宏願是「打造適合所有人的完美鑽石」,他從波希米亞遷到奧地利小鎮,畢生在水晶切割工藝上精益求精,締造五光十色、形狀多變的水晶。來自世界各地的記者團,有幸參觀品牌檔案室,一窺從未公開的歷史珍品,到訪旅遊勝地 Kristallwelten 水晶世界,一睹設計大師如何發揮水晶的創意形態,最後更參觀開幕不久的 Manufaktur 尖端生產設施,窺探品牌擁抱未來的決心,這趟閃爍旅程實在令人難忘。

TEXT BY BILL KWOK                       PHOTOGRAPHY BY SWAROVSKI

Image description 水晶世界最令人震撼的是由 595 塊水晶鏡片組成的水晶圓頂,置身其中就像進入萬花筒之中。


Image description Swarovski Kristallwelten 水晶世界是奧地利最受歡迎的旅遊景點之一,也為大家開啟一場閃爍之旅。



追求創新 努力不懈

明年將踏入品牌創立 125 周年,由第五代家族成員共同管理的 Swarovski ,決定破天荒開放檔案資料室及生產設施予傳媒參觀,見證了品牌一直秉持不斷創新的精神。

Image description 品牌創辦人 Daniel Swarovski 於 1891 年發明了以電力推動的水晶切割機器,從此成就了 120 多年的水晶王國。

品牌發源地 Wattens 位於 Tirol 州之內,在群山之間,海拔高,六月中旬望向山頂,雪山還未完全溶解,而靠山及因河貫穿城市之間,是當初吸引 Daniel Swarovski 從波希米亞搬來建立總部的原因,當時他有感家鄉的水晶工業雖蓬勃,但競爭太大,同時他發明了一部以電力推動的水晶切割機器,精準無比,為免被同行抄襲,決定遷到 Wattens ,一來這裡可提供水力發電的動力,二來運貨到巴黎等時尚之都亦較便利。安定了總部後, Daniel Swarovski 不斷在水晶切割工藝上下苦功,提供更多的切割、色調及尺寸選擇,研發出多種嶄新技術,務求打造出最出色的水晶產品,當中的串珠、密鑲、包邊及爪石鑲嵌等技術,便成就出更閃亮及精緻的水晶魅力。

Image description 品牌企業檔案室大樓外的老鼠水晶模型, 歌頌創辦初期一位員工發揮創意的成果。

記者團進入企業檔案室( Corporate Archive ),這裡收藏了 120 多年來超過七千種水晶組件,職員如數家珍般帶領我們進入時光之旅,首先是上世紀 20 年代的黃金年代,從美國的爵士樂舞廳到巴黎的高級時裝店,處處皆見綴有珠子及施華洛世奇水晶的迷人禮服; 50 年代跟 Christian Dior 攜手打造的「彩白效果」( Aurora Borealis effect ),賦予水晶閃亮迷人的乳白色光彩,同期 Coco Chanel 等亦運用其水晶於訂製時裝上,荷里活影星瑪麗蓮夢露等亦佩戴起來。及後 1993 年 Tina Turner 首度於演唱會上穿上品牌發明的水晶網( Crystal Mesh )登台服飾,一時成為佳話。及後獨特配飾如搶眼的 Nirvana 戒指、 Slake 手鏈及 Atelier Swarovski 家具,都站於時尚潮流的尖端。

在品牌里程碑中最值得一提的,必定是檔案室大樓外的老鼠水晶模型,據職員透露,創立初期一名員工隨意堆砌水晶組件,無心插柳下砌出老鼠造型,品牌其後更不斷推出老鼠造型的裝飾擺設,如今更在總部外擺放出來, 可見品牌追求創新之心,是永無止境的。

Image description 俄羅斯設計組合 Blue Noses 以水晶方塊堆砌出泰姬陵。


Image description 50 年代品牌跟 Christian Dior 攜手打造的「彩白效果」,賦予水晶閃亮迷人的乳白色光彩。

水晶世界 奇幻展室

回望過去,活在當下,這夜來到Tirol州最受歡迎的旅遊景點─ Kristallwelten 水晶世界, 1995 年品牌為慶祝百年華誕而落成,由多媒體藝術家 André Heller 設計的奇幻之地,總共接待約 1,200 萬全球遊客。至 2015 年重新設計並擴建,巨人公園周邊增添了不少藝術品,而最佳打咭位必定是水晶雲及水境池,在太陽照耀下,水晶雲奪目璀璨,而另一邊由 Fredrikson Stallard 設計的 Prologue III 藝術裝置,圓形鋼材框架內舖滿水晶,反射出來的光線目不暇給。不過,巨人公園內的 17 間奇幻展室( Chambers of Wonder )才叫人最感驚喜,世界各地著名設計師,以施華洛世奇水晶作靈感,發揮無窮創意,最教人震撼的是由 595 塊水晶鏡片組成的水晶圓頂,置身於其中就像進入萬花筒之中;草間彌生設計的 Chandelier of Grief ,將水晶吊燈置於鏡片之中,營造無窮無盡的幻覺;至於俄羅斯設計組合 Blue Noses 以水晶方塊堆砌出帝國大廈、泰姬陵等著名建築,又別有一番風味; Tord Boontje 與已故的 Alexander McQueen 設計的 Silent Light 水晶聖誕樹,卻又那麼浪漫淒美。


參觀過 17 間展室後,還有檔案室部分歷史資料、水晶珍品供遊客欣賞,當中由 Alexander McQueen 設計的金色水晶連身裙、 Karl Lagerfeld 為維也納歌劇院舞會設計的頭冠等,也非常值得一看。

Image description 水晶世界內展出由 Alexander McQueen 設計的金色水晶連身裙,紀念價值甚高。


Image description 七千平方呎的 Manufaktur 水晶工房,擁有最頂尖的水晶生產設施。


放眼未來 跨世代水晶工房

Swarovski 從未將水晶工房公諸於世,正如品牌董事局成員兼水晶精品部 CEO Robert Buchbauer 所說,他既是寶貴遺產的守護者,也是追求創新的信徒。經歷三年時間興建的 Manufaktur 首度開放予傳媒參觀,七千平方呎的水晶工房,雖然擁有切割及打磨機器,但時尚的室內設計卻將之打造成「共享工作空間」般緊貼潮流,同為品牌董事局成員的 Markus Langes-Swarovski 說:「從前由設計草圖到 Prototype 原型,所需時間甚長,如今採用先進的 3D 機器,只需三天之內便可看到原型。」這讓管理層可更快作出決定,讓生產變得更靈活,應對市場變化更敏捷。

之後,職員為傳媒介紹水晶生產過程,接觸不同顏色和切割的水晶,然後去看水晶打磨過程,在工匠身旁擺放了由 Zaha Hadid 設計的 Crista 樹型水晶擺設,彎曲的水晶樹形態是最考打磨功力的。之後到 3D 打印部門,主管表示每次收到草圖後便研究如何造出原型,而在眾多作品中,他認為 Jean Paul Gaultier 設計的 Reverse 系列,是製作原型中最困難的,主因是其追求不規則的風格,原型要做到 JPG 的完美要求,確是甚花心思。

Image description Swarovski 創作總監、 行政副總裁兼水晶精品部管理委員會成員 Nathalie Colin


Interview with Swarovski 創作總監 Nathalie Colin

Swarovski 閃爍旅程接近尾聲之際,當然要跟品牌創作總監 Nathalie Colin 對談一番,自 2006 年上任後,便一直推動着品牌的創意發展,為品牌帶來了創新的想法,注入了摩登現代的活力。

同時, Nathalie 亦介紹了 2019 秋冬系列 “Magic Light”,其創作旅程以冰島為目的地,北方的大自然景色、動物奇趣、天文地理,全部反映在其創作之上,讓系列變得更多姿多采,趣味盎然。

LJ:《信報優雅生活》 NC:Nathalie Colin
LJ:作為 Swarovski 創作總監,你如何在設計過程中,平衡傳統與現代兩大重要元素?
NC:傳承品牌 120 多年的歷史是首要任務,但不斷帶來創新也是同樣重要,所以我們開始設計時,並不是先繪畫草圖,而是從對話開始,設計團隊要了解我們在訴說着一個怎樣的故事,而我會不停去挑戰他們,不要重複過往的設計,要不停帶來新的意念。所以我定期為設計團隊帶來的新的體驗,好像前陣子安排了一位美國歌唱家分享創作歷程,另外,我有時會帶領團隊走出辦公室,到意想不到的地點開會,希望從中尋找創作靈感。

Image description 2019 秋冬系列 “Into the Wild” 的靈感源於北方的大自然景物,系列中更出現鹿角、灰狼的造型。


LJ: Swarovski 水晶業務遍及全球約 170 個國家,系列作品眾多,你如何保持設計風格貫徹統一?
NC:這是非常困難的任務,每一季我們要推出約 2 千件新品,設計工作量很大,但只要我們牢記品牌的核心價值,按着家族理念而行,有系統地去統籌的話,風格是可以保持統一性。另外,我也很強調設計團隊需要對不同文化及事物感到好奇, Swarovski 是一個全球性品牌,設計團隊目光要遠大,擁抱不同文化,才會設計出適合市場的水晶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