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彼第四代傳人Jasmine Audemars:Beyond Watchmaking

2019-12-02

Image description

製作一枚精湛的腕錶,講求的是一種不懈的精神,像愛彼(AUDEMARS PIGUET),將高級鐘錶與藝術融匯貫通,這次,由愛彼第四代掌門人Jasmine Audemars女士告訴我們Beyond Watchmaking鐘錶的哲學。

TEXT BY LAWRENCE YU

Image description Beyond Watchmaking 是第 13 屆Tokyo Midtown DESIGN TOUCH 盛會的一部分,DESIGN TOUCH 涵蓋了一系列巧妙運用所有感官的公共藝術活動與展品。

早前,愛彼在東瀛舉行一場名為Beyond Watchmaking的展覽,這場展覽促成了高級鐘錶與藝術的對話,引領嘉賓進入愛彼激盪文化與創意火花的世界,體會獨特的進化旅程。正如是次展覽的愛彼CEO 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 所說:「Beyond Watchmaking 代表一座橋樑,聯繫着愛彼在瑞士汝拉山脈的家園與世界各地,尤其是東京。自製錶廠成立以來,愛彼一直都注視著更廣闊的文化世界,從中汲取靈感,同時彰顯我們坐落於汝拉山谷的根基。本次展出的藝術作品,件件證明了愛彼與藝術家源遠流長的合作關係,他們的心血之作也反映製錶工藝一絲不苟和注重體驗的本質。」

Image description 展覽將製錶廠的起源與精湛工藝,乃至於時間的複雜本質,予以視覺化。

144年的展覽
Beyond Watchmaking 訴說的是愛彼專業工匠團隊的故事,因為這些達人日以繼夜不斷研發新手法與技術、拓展工藝,才能代代引領創新風潮。愛彼在這檔橫跨 144 年深厚歷史的展覽當中,展示超過 150 枚經典錶款,呈現落實空前鐘錶複雜度的巨作,以及開創先河的設計;除了恆久彌新與現代收藏外,還規劃了獨特的感受與交流空間,據此向製錶廠工藝的起源致敬。Mathieu Lehanneur 將展示空間設計成一只巨型銅環,圍繞著由汝拉山谷打造的復刻岩石,與愛彼的地理起源遙相呼應。其周圍則設置了 12 道門,分別展示公司一路以來的關鍵製錶技術與設計成果里程碑。而發想自錶盤的圓形空間,從參觀者踏入愛彼歷史的那一剎那,即活靈活現地環繞著整個展場。

同台爭豔的是由愛彼委製的藝術作品,透過池田亮司(Ryoji Ikeda)、Alexandre Joly 與 Dan Holdsworth 的無窮創意予以演繹。展覽空間同時藉由當代藝術的視角,將製錶廠的起源與精湛工藝,乃至於時間的複雜本質,予以視覺化。透過展覽,愛彼促成了創作實踐間的創意對話、激發了豐富的交流。

Image description 愛彼的董事局的主席Jasmine Audemars

144年的家族優勢
這次,品牌的第四代掌門人之一、董事局的主席Jasmine Audemars更親臨展覽,且向記者詳她與愛彼家族的故事。說到近年瑞士腕錶業巿場的起伏,她笑了笑,徐徐地道:「我想,最主要的是愛彼是一家家族企業,那是最大的優勢。因為我們始終具有長遠的眼光,並且根據我們家族的歷史,我們知道腕錶業總是會遇到困難的時期,沒有地方永遠不會成為天堂。我們準備面對這些困難時期,或者換句話說,這已是我們的長期戰略——永遠都做好準備。例如,我們決定將每年的生產量限制在45,000隻腕錶上,並且我們一直堅持生產並專注於質量高的腕錶,我們的保持專賣店和一些非常非常好的合作夥伴通誠合作,以更貼近客戶。與客戶方面,我認為建立真正的聯繫非常重要。愛彼家族另一強項是我們擁有非常健康的財務狀況,並在世界不同地區之間的銷售保持平衡。例如,我們在歐洲和亞洲或美國和中東之間保持了很優秀的管理,我們絕不能進入一個單一的市場。我們對2020年持樂觀態度,但始終堅持不懈地堅持長期戰略,不會因自己的成功而樂意忘形。」

Image description 愛彼在這檔橫跨 144 年深厚歷史的展覽當中,展示超過 150 枚經典錶款,呈現落實空前鐘錶複雜度的巨作。

眾所周知,高端手錶最能代表奢侈品行業。但是,幾年前,奢侈品開始了大眾化進程,尤其是在時尚和配飾方面,這使顧客對真正的奢侈品感到困惑。對於「奢華」的定義,Jasmine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如果您想成為真正的奢侈品世界中的品牌,那麼就必須夠專而罕有。『奢華』作為定義,我喜歡Karl Lagerfeld所說的那樣,他說奢侈品是一門學科。如果您想成為一個真正的奢侈品牌,就必須有嚴格的信條。只要在腕錶周圍放滿一噸鑽石,那的確很容易製造出非常昂貴的手錶,但是對我來說,這不是奢華手錶,而只一枚售價昂貴的手錶而已。」Jasmine可謂一矢中的。

Image description 愛彼CEO 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說Beyond Watchmaking展覽代表一座橋樑,聯繫著愛彼在瑞士汝拉山脈的家園與世界各地。

雖然貴愛彼第四代掌門人,但Jasmine未接棒家族生意前是一位資深的新聞記者。因此,憑藉她獨特的採訪經驗,她提供了對腕錶行業的獨特見解,特別對新舊傳媒的看法,她笑說:「我認為兩個世界(新舊媒體)將生活在一起。印刷媒體沒有死掉,絕對沒有。但是印刷業必須適應數碼媒體世界,因為它不斷變化。現在我們甚至有新媒體出版物。在法國,不幸的是,大多數媒體暫時沒有時間和空間來撰寫深入的故事,現在的文章節奏非常快,這並不理想。我認為我們將回到更多的分析和更深入的故事上,而不是一整天都被突發新聞轟炸。」始終經驗老到,無論是腕錶還是媒體,Jasmine都處理得相當游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