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傳承Karl-Friedrich Scheufele三代同堂

2020-03-04

Image description 蕭邦掌舵家族Scheufele三代同堂,祖父Karl(中)、現任掌門人Karl-Friedrich(左)及還在大學攻讀酒店管理的兒孫Karl-Fritz(右)。

這是一個將夢想實踐以及家族、祖父子的美滿故事。珠寶腕錶蕭邦(CHOPARD),一直由Scheufele家族掌控,一代傳一代。這次推出新錶Alpine Eagle,是三代同堂的結晶。

蕭邦的家族很團結,是錶壇佳話。他們分工很清晣,姐姐Caroline主要管珠寶鑽石, 細佬Karl-Friedrich Scheufele(簡稱KFS)主管腕錶部門,KFS本身也是一個腕錶的收藏家。二十多年前,Karl-Friedrich Scheufele夢想創建自己的製錶工廠,這工廠必需要有自家製作100%機芯的能耐。作為真正的鐘錶愛好者和鑑賞家,2016年Scheufele的夢想終於在瑞士製錶重鎮Fleurier實現,蕭邦錶廠完成了垂直供應的昂貴而艱難的道路。

TEXT BY 羅倫斯

Image description Scheufele先生親臨香港為大家解說Alpine Eagle的製錶及家族故事。(Photo by Ben Tam)

代代相傳
蕭邦的製錶廠是L.U.C系列手錶的主要生產設施,於1996年創建。去年我參觀過這個錶廠,雖然規模不是很大,但絕對是五臟俱全,這次也跟到港宣傳新錶Alpine Eagle的蕭邦總裁Karl-Friedrich Scheufele再次見面,聊到錶廠,他又向我透露:「下年會有部分地方擴建,特別是組裝腕錶部門,不過這不是意味會增加產量,反而是提高製作更複雜的腕錶。」其實Scheufele先生旗下亦有Ferdinand Berthoud這個相當有價值的腕錶品牌,不過他慢工出細貨,待廠房擴建後才會大展拳腳吧。

Image description Alpine Eagle腕錶系列的設計靈感來自經典的St. Moritz腕錶——Form follows Function。

正如前言是說家族生意,但更令我佩服是家族傳承。品牌推出全新作品Alpine Eagle男士運動腕錶(近日此錶出現在韓劇《愛的迫降》,大搶風頭),除了研發全新物料Lucent Steel A223,這款全新鋼材不單較鋼材更堅硬50%,最重要是減低鋼材對皮膚招致的敏感。Alpine Eagle這腕錶靈感來自Scheufele先生於1980年跟其老父提出的St. Moritz腕錶計劃,40年後的Alpine Eagle,則輪到他自跟跟兒子Karl-Fritz合作,談到這三代合作,他開懷大笑地說:「無論是今天與我兒子在Alpine Eagle的合作,還是當時我與父親在St. Moritz的合作,均是一場對大家的耐心和互相瞭解的角力及學習。事實上,正如你說,平常父子總不會聊太多,但在工作上,換了身份,我更瞭解到兒子的堅持及想法。通過Alpine Eagle的創作,我的兒子領略到腕錶每個細節都要花盡力氣去創作,並意識到與原型相比,實際製成的腕錶還可能需要進行多次修改。兩次經驗告訴我,激情及親情是一樣的,只是科技進步,3D打印令腕錶設計上惢以前順利得多。」

Image description 全新以Lucent Steel A223製造的Alpine Eagle運動腕錶。近日此錶出現在韓劇《愛的迫降》,大搶風頭。

全新以Lucent Steel A223製造的Alpine Eagle運動腕錶。近日此錶出現在韓劇《愛的迫降》,大搶風頭。
最後,平常很少跟兒子詳談的自Scheufele先生更說會於月內跟兒子開酒館(兒子Karl-Fritz大學主修酒店管理學),售賣超過一千款葡萄酒,當然,包括家族擁有酒莊的葡萄酒(Scheufele擁有Chateau Monestier La Tour酒莊,出產評價甚高的葡萄酒,有機會再詳述)。一談到兒子,Scheufele先生面上全是慈父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