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NDERS OF NATURE 大自然的瑰寶】寶石之最、自然之最

2021-01-12

經常都說寶石是自然界的恩賜——集天時地利才造就出一顆驚世寶石;更幸運的是有如勞倫斯.格拉夫 OBE(Laurence Graff OBE)一樣的鬼斧神工,更能帶出寶石最美的一面。除了擁有鑽石大王之美喻,他更擅於取材自大自然,以瑰麗的寶石歌頌自然的美態。在格拉夫(GRAFF)的作品中大概經常見到蝴蝶及花卉的蹤影,尤其是充滿力量又受盡古今中外文人所愛的牡丹花。

Image description 格拉夫繾綣蝴蝶系列耳環、項鍊及戒指。

與花為伴飛進唯美國度:格拉夫蝴蝶系列
有花,必有蝶。在格拉夫的世界裏,蝴蝶絕不只是花海上的配角,而是經歷蛻變後真正了解自己的美麗及價值而充滿自信的主角。因此,在格拉夫的珠寶國度裏,蝴蝶一直是優雅的象徵,從經典蝴蝶系列、繾綣蝴蝶系列、蝴蝶幻影系列到 Princess Butterfly 系列,格拉夫珠寶工匠下的蝴蝶都以不同的美態展翅,恰如每位獨立自信的現代女士,只有最珍貴的寶石才得以襯托出她們如蝴蝶般的儀態萬千。今年,蝴蝶幻影系列決定重新演繹這個經典題材,以精巧的密鑲美鑽把蝴蝶的曼舞動態和優雅魅力活現眼前,設計成透現生命力、自信和嫵媚氣息的日常珠寶。

而繾綣蝴蝶系列就更能匠心獨運地展現幾經歷練後的女士的珍貴:系列以密鑲鑽石襯托中央的馬眼形美鑽,為優雅女性添上攝人光芒,讓大家為配戴者的美態所震懾之餘,更能記起在美麗背後,蝴蝶總是經歷不同掙扎、自我認知及內在成長,才配有在享受這個世界舞台,在花間起舞翩翩。

Image description

格拉夫所設計的蝴蝶一樣,展現出蝴蝶的優美與生命力。閃亮璀璨的格拉夫蝴蝶幻影系列與繾綣蝴蝶系列,優雅動人,是體現當代女性兼具纖柔氣質和知性獨立的浪漫演繹。之所以做到如此效果,是因為勞倫斯.格拉夫 OBE 為擁有最好的鑽石而會不惜一切:他深信,每一顆鑽石都是大自然的珍貴恩賜,所以任何珠寶設計必須要突出光芒四射的鑽石。另外,格拉夫的設計也有另一項特色,就是能巧妙捕捉光線、善用折射,吸引目光一直緊隨,體現格拉夫奪目大膽而不賣弄浮華的設計風格。鑽石所照耀出的一片粼光,拍動翅膀所展示的美妙姿態,在格拉夫蝴蝶系列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Image description 格拉夫Peony系列鑽石神秘腕錶,鑽石共重19克拉。(右為打開了的神秘腕錶)

歌頌亞洲百花之王:格拉夫 PEONY 系列
熱愛旅行的勞倫斯.格拉夫 OBE 在旅途中除了會搜集各式各樣的寶石外,更讓他着迷的是當地的人與物,那個地方有什麼特色?文化上有什麼色彩?在他探索亞洲時,在遠東地區經歷的奇遇,至今仍然為品牌的設計帶來無限啟迪。

而對他影響最為深遠的其中之一就要數牡丹花了。牡丹花在中國文化中是百花之王,花型碩大,在中國文化中代表着大方得體;而且擁有鮮艷瑰麗的顏色,芳香撲鼻,被冠以富貴吉祥之花的美喻,因此在古代畫作、古董紋飾和現代文化裏也能找到它的優雅身影。這種充滿力量的奪目花朵世紀以來也深受東方人喜愛,勞倫斯.格拉夫亦為之傾倒。牡丹花的花瓣宛如蕾絲飾邊,精緻嬌柔,啟發格拉夫設計出唯美的 Peony 系列,在格拉夫的筆下,突顯出牡丹花高貴而浪漫的魅力。

Peony系列包括項鏈、戒指、耳環、手鏈和匠心獨運的珠寶腕錶,全部也以密鑲鑽石勾勒花瓣的細緻曲線,圍繞中央璀璨的圓鑽和梨形鑽石,美不勝收。在透現抽像美學的設計之中,格拉夫的資深設計師把立體的牡丹花簡化成兩片花瓣,形成耀眼的焦點,又或以不同角度的花瓣營造豐富層次,巧妙地為珠寶增添立體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