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at: lj.hkej.com
Skip This Ads

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睡覺啫,有什麼好看?

港式優雅 | Martin | 2021-12-30

Image description Artwork by and courtesy of Jacky Tao

深宵床上,曾幾何時,會心血來潮扭開那部上了年紀、音色卻依然mellow的木殼收音機(是真的要扭開的那種),聽聽Ray Cordeiro那把七十年不變的聲音——這位因開足70年咪而創下Guinness World Record的本地電台DJ,大家都親切的稱呼他做Uncle Ray;當然,更不得不斷捨一整天積下來的雜音,靜心細聽他在那個主持了半世紀的長壽音樂節目內揀選的每首心水老歌。

而每每有緣聽到他播放有「The Singer’s Singer」之稱的Matt Monro 的《Yesterday》 cover時,心頭即會湧起一份難以言喻的認同感——話說早於50年代,Uncle Ray在麗的呼聲電台主持了一個名為《The Beginners Please》的「造星」節目,其時在香港當serviceman的Terry Parsons (Matt Monro的原名,回英後仍叫香港做自己的second home),每週例必參加這個比賽並摘下冠軍獎項;為免被人誤會是「造馬」——他獲獎次數實在太多,Uncle Ray便只好邀請這位長勝新秀,出演一次專為他個人而設的直播演唱節目,以換取他以後不再參賽的承諾!

說回這首Paul McCartney作曲、應算是擁有世上最多cover version的英文歌,它的首個單曲版本,正是在1965年由Monro演繹的(The Beatles的唱片監製George Martin,還親自替他負責指揮配樂部分;雖然,我更愛Martin寫給The Beatles的弦樂四重奏伴奏版本)。出乎意料地,The Beatles反而要待多一年,才正式推出以《Yesterday》作為主打歌的專輯——當初有樂隊成員認為這首歌不夠「披頭四」,所以並不太熱衷在英國本土以單曲發行。

你可猜到,原來,《Yesterday》這首經典中的經典,那個無人不曉的melody,竟是McCartney在睡夢裏,無意識地「compose」出來的!連他本人也曾一度懷疑,自己會否誤將以前聽過的一些旋律,湊合成這首「新作」。

因此,大家千萬不要小覷瞓覺這件最平常不過的平常事。我更深信:不止不應該小看,倒要給它認真地「細看」——那細緻的程度,或許最適合就是透過「工筆畫」去一探究竟......

Image description Artwork by and courtesy of Jacky Tao

水墨工筆畫,這門歷經千年歲月沉澱的東方傳統畫體,名副其實,是畫家憑着如匠人般的巧工與修為,以凝練的線條和雅致的設色,描繪出最富「內心戲」的精微細節,來傳神達意。

回溯西方的藝術作品,睡覺這主題,一直有着不同世代不同流派的藝術家將之入畫——文藝復興早期Botticelli的《Mars and Venus》、巴洛克時期Caravaggio的《Rest on the Flight into Egypt》,還有後印象派大師Van Gogh的《Noon: Rest from Work》、當代的Francis Bacon …… 其受重視的程度,看畫人皆見。

反觀,睡覺在東方藝術的整個歷史裏,則從沒贏過畫家同樣的青睞。可是,我認識的這位朋友,這位一向熱愛踢波多過瞓覺、而且更會經常失眠的年輕藝術家Jacky(杜海銓),即自行其道,毅然選上這個極度冷門、對他卻別具意義的題材,來做其工筆畫創作——事實上,他甚至連自己的睡相,也都不肯放過!

Image description Artwork by and courtesy of Jacky Tao

無論是仰臥或趴着的、雙腿微彎或蜷縮着身子的,還是窩在伴侶身旁的,一個個入睡時最無意、最鬆弛、最innocent的動靜,皆被Jacky一筆又一筆的勾勒在紙製的「睡床」上。只要跟隨着他那脈動的筆觸,觀者在線條的疏密與收放之間,不知不覺的便會被牽引到一曲曲通幽到畫境的隱徑裏去。

既然工筆描線是曲徑,那麼,沿途暈散着的氛圍,定是透過那線條間的色彩調度而成。除了脫胎自傳統工筆的渲染技法外,Jacky賦色的風格,明顯地揉入了他對當代美學的詮釋。那觀照今天品味的素雅調色,搭配着沉穩含蓄的視覺質感,儼然在畫紙的空白處,塗抹了從酒窖內用耐心陳年出來的「顏料」一樣,回韻,變得悠長淡遠。

其實,他的水墨作品,不單傳達了那畫內的,若再與同類的西洋畫作比照,還能感受到那畫外的——每個酣睡者在他絕妙的佈局下,俱擺脫了自身影子和周遭景物的羈絆,舞出一種「無重」的睡態、一種空無一物的況味;讓你我頓然體會到,眼前一切原本沉甸甸的、灰濛濛的、鬧哄哄的,盡被化成空的空、淨的淨、靜的靜……

這一幕幕被Jacky凝固在宣紙上的靜止「舞姿」,正好回應了希臘舞蹈劇場大師Dimitris Papaioannou煞是貼切的一句話:「靜止,是最美的狀態。」Papaioannou這位深愛着古希臘文明的導演兼編舞家,所構思的每個舞蹈場景,本身就是一幅幅動中有靜、靜中有動的繪畫;相信他令人最記憶猶新的作品,莫過於那場堪稱史上最夢幻的雅典奧運開幕節目吧(看過他年前在港演出的朋友,必對他的「造夢」能力嘆為觀止)!

講起四年一度的奧運開幕日,大家有沒有同感?今時今日,基本上,每一天都已被冠名為一個叫人要關注或慶祝的「大日子」。最教人熟悉的,固然是「Valentine’s Day」、「Earth Day」,但原來尚有年頭的「世界 Introvert日」、年尾的「世界 Vegan日」....... 當中,更少不了「世界睡眠日」!

然而,你我又何須等到「世界睡眠日」?畢竟,在任何一個平常天,只需細心看過Jacky筆下傳來的陣陣「睡意」,自然便會被他的作品「催眠」到—— 好好去「看待」睡覺這回事。

當下,不如就放低yesterday的自己,然後(仿效Paul McCartney)潛入夢中,去為明天compose那未知道的......

咁即係?要瞓一個靚覺囉!

Artwork by and courtesy of Jacky T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