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rtoflove:心心相印 永以為好──馬召其篆刻藝術的樸素與深情

2018-07-26

「中國的《詩經》、日本的清酒,還有少艾。」到城中傳奇香水店,位於上環差館上街18號地舖的Parfumerie Trésor,參觀店子與紋身藝術家The Company Tattoo合辦的紋身示範與展覽《膚息》(The Landscape on Skin),忽聞身邊人談其所好,三樣東西都正中下懷,誠英雄所見也!回首一看,原來是篆刻大師馬召其,當藝術家好處正在於始終能保持一份樸素與坦誠,《詩經》、清酒和少艾,不都是麗質天生,最純粹的藝術素材嗎?

Image description 馬召其於同行中屬青年後進,曾應廣州市荔灣區人大邀請,為第十四屆人大代表雕製姓名印章,其中一件2005年作品更獲廣州市文聯作為禮品,送贈新加坡總統納丹(S.R. Nathan)。他的作品,則多屬佩戴把玩 的閒章,印文多為即興創作,或日常生活中的所思所想。(攝:Ringo Tang)

文:Patrick Chiu 圖:Johnny Cheung

其實年前Parfumerie Trésor已經與馬召其合辦過一次香水瓶篆刻展「相思留香」,當時店子仍設在中環擺花街,展覽展出了馬召其以香水瓶作印材的一系列創意作品,印文亦多為其日常生活所感或撮自詩詞名句的話語,當時就掀起一片熱潮。我雖然錯過了這次展覽,但翻開他為「相思留香」展覽製作的小冊子《相思集》,一眼便給那一對刻上「永以為好」的對章所吸引。「永以為好」出自《詩經.衛風.木瓜》,全文為:「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Image description 馬召其創作的三方香水瓶篆刻作品,上面分別刻上了「動了情」、「如何不思」和「我為你癡心」,句句撩人,他說這已代表了求愛的全過程。

這是一首男女青年互贈禮物表達愛情的詩。作者似乎是青年男子,接到女子贈給平常的木瓜,卻用貴重的美玉來報答,但又不只為了報答,而是為了表示愛情的深沉和永久。要知道作為中國古代詩歌開端,《詩經》這本中國最早的一部詩歌總集,所收詩作可追溯至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即距今約二千多三千年時間,但那種男女之間深厚與樸素的情意,卻依然撩動人心。今天那些高級珠寶品牌,什麼長久遠,什麼永流傳,其實都要拜倒在「永以為好」跟前。

Image description 馬召其 香水瓶篆刻作品「我為妳癡心」及印稿。

Image description 馬召其 香水瓶篆刻作品「我為妳癡心」及印稿。

心心相印 永以為好
馬召其以古老篆書,取傳統經典名句,在當代奢華香水刻印,與其藝術主張是完美配合。自學篆刻的他以「凡吾之作,皆由我心,己悅之作,自以為佳焉」為創作理念,或許正因為沒有師從某一名家,他才能有自成一家的藝術成就。在他為「相思留香」展覽製作的小冊子《相思集》,馬召其寫道:「在西方,香水有着悠久的歷史,而在東方,中國的篆刻文化亦源遠流長。香水有一種令人尋味的思念,而篆刻可讓人深深體會到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魅力。我喜歡香水那種悠幽的感覺,我亦喜歡篆刻的那分朱布白的那種味道。將來自東西方的篆刻與香水結合在一起,卻是一番新滋味。對於我來說,這是一個愉快的藝術創作。我用了不同形狀的香水樽和古今名詩雅句,創作一方或一業的香水樽篆刻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馬召其 酒樽口篆刻作品「與誰同坐明月清風我」及印稿

Image description 馬召其 酒樽口篆刻作品「與誰同坐明月清風我」及印稿

其實除了香水瓶、矜貴的瑪瑙、翡翠、象牙、陶瓷、水晶、酒瓶和果核等都可以他揮刀寄情之物,甚至「海底椰」在他夢中也曾成功地被他刻為印章。對!馬召其就是連發夢也在創作的藝術家。現實創作中,他自言當去到神入忘情處,更往往會「停止呼吸」甚至因此而影響了健康。然而,相比這位馬召其最嚮往的篆刻藝術,健康也只是次要吧。當年他予太太的求婚戒指,亦取材自公園的石栗種子,上刻「中有相思意」。男人的浪漫,你懂的。

Image description 馬召其 篆刻戒指「不忘初心」及印稿

Image description 馬召其 篆刻戒指「不忘初心」及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