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飛:八大世界經典攝影作品

2019-03-07

 

攝影技術自約200年前面世後,經典作品多不勝數。《勝利之吻》(V-J Day in Times Square)自然是其中一張,甚至可以列入十大。然而,現實不會完美,完美亦不會是現實。此象徵「浪漫與和平」的圖片現在已被列入#MeToo事件的一個例子。鏡頭外的情況,大家這數天應該已看新聞,這兒不贅了。

以下,我們不妨重溫另外7張經典照片的背後故事。

《飢餓的蘇丹》(The vulture and the little girl)是南非攝影師Kevin Carter的作品,這幅照片相信大家稍為有點常識的都會見過。這是一幅具爭議的相片,新聞工作者應該救人還是拍攝?Kevin Carter最後獲得普立茲獎,但因所受的輿論壓力太大,他最後在拍攝此照片後1年自殺身亡。諷刺的是,據講相中那名瘦弱的小童最後活多了14年後才因瘧疾而死。禿鷹並沒有取走小童的生命,牠取走的是攝影師Kevin Carter的性命。

Image description 《硫磺島升旗》非常有動感而且構圖極佳。(Joe Rosenthal攝)

愛恩斯坦的舌頭

《戰爭的恐怖》(Terror of War),由越南裔美籍攝影師黃公崴(Nick Ut)在越戰時期所拍,相中的9歲女孩赤裸哭喊逃跑。跟上述的《勝利之吻》一樣有關於「性」的爭議,就是為何拍一個光着身子的女孩?以今天尺度,這照片可能已成為孌童照;而跟《飢餓的蘇丹》不一樣的是,攝影師拯救了這名女孩,她中了凝固汽油彈,黃公崴拍照後不停以水淋在女孩的身上並把她送去醫院,此相亦獲得普立茲獎。

《吐舌頭的愛因斯坦》,由美國攝影師Arthur Sasse捕捉,當時一大班攝記圍繞着愛因斯坦,當天是他的72歲生辰,但只有Sasse才拍到愛因斯坦吐舌頭的樣子。原來當時Sasse開口請他「笑一笑世界更美妙」,但愛因斯坦對笑感到厭倦,突然吐出舌頭搗蛋一番。此相成為愛因斯坦最常見的照片之餘,亦充分說明攝影是瞬間的藝術。可謂「舌」光一瞬,「鬼馬」千年(改寫自元朝劇作家張可久的兩句「流光一瞬,華表千年」)。

《坦克人》(Tank Man),由美國攝影師Jeff Widener所攝,這是香港人最熟悉的屬於六四的經典照片,大衞面對歌利亞毫不畏縮。另外,影片拍下他以肉體阻撓坦克車前進,甚至爬上坦克車。這人據說是19歲學生王維林,至今下落不明。

《硫磺島升旗》(Flag Raising on Iwo Jima),由美國攝影師Joe Rosenthal在二次大戰期間所攝,捕捉了6名美國軍人在硫磺島豎立美國國旗的情形,非常有動感且構圖極佳的一幅作品。作品跟反映法國大革命最著名的畫作《自由引導人民》(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近似,後者即是有個半裸女子舉起法國國旗的油畫。這張照片原來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有人拍到身高僅5呎5吋的Rosenthal搖擺不定的站在石頭上面,才能捕捉到這一剎的震撼場面。

Image description 《勝利之吻》原圖。(Alfred Eisenstaedt攝)

最多人看的照片

末段講一些較近期的經典相片,《艾蘭.庫迪之死》(Alan Kurdi),由土耳其女攝影師Nilüfer Demir在2015年所拍。一個穿上紅衣的3歲男孩的屍體面部朝下倒臥在沙灘上。來自敍利亞的他隨父母安排乘坐氣墊船,由土耳其偷渡到歐洲。本來一家四口,最後只剩下父親一人。這照片改變了數千名難民的命運。因為在此悲劇般的照片曝光後,德國與法國立刻開放邊疆再接納至少4000名難民。雨果在《悲慘世界》說:「作為孩子,他們有權利欣賞鮮花。」而艾蘭短短3年的壽命,只能被浪花捲走了人生。

至於全世界最多人看的照片,據講是微軟Windows XP的預設牆紙──Bliss,完全拍出唐代詩人顧雲所言之「空中焰若燒藍天,萬里滑靜無纖煙」的感覺。這照片因色彩太鮮艷,被不少人質疑是電腦加工作品,但攝影師本人Charles O'Rear否認,他是一名《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師。

撰文 : 占飛 

Image description 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勝利之吻》雕塑(雕塑原名為Unconditional Surrender)被人塗鴉#MeToo兩字。(美國薩拉索塔警察局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