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書展2019 鄧小樺:書展30周年 根本無心機做

2019-07-19

第二年以「香港文學館」名義在書展擺檔,推出江記《離騷幻覺 原畫及設定資料集》及陳丹青《張岪與木心》、文化專刊《方圓》。鄧小樺自己也出版新作《恍惚書》(時報出版),本來想夾正書展推出,但製作太怱忙,「失敗了!只趕及運了幾十本來港。」

「從前我在台灣聯合出版,有個專欄叫《書的盛餘》,就像廚餘一樣。它把書看待成就像生活細節一樣,例如有時你找不到書會如何,重複買了書會如何,病時旅行時讀甚麼書,有些書初版再版新版,就像你喜歡一個人幾轉一樣,又像寫書跟光同塵的關係等等。再加上一些書業觀察、書評等結集。」

第二年擺檔,她說:「其實去年社會氣氛好一點,過了周六日已沒甚麼書賣了,中級書例如李智良《房間》、我的《若無其事》、陳智德《抗世詩集》賣光了,我以為入20本該夠了吧,今年入了40本。」她說逛書展的人其實有純文學市場。上述「中級」是以銷量以論,暢銷的文學書呢?去年韓麗珠《回家》賣了204本,是攤位冠軍。文學館目前以藝團名義,每年申請藝發局資助,去年擺書展賺了微利,幫補了一下。

Image description 鄧小樺及新作《恍惚書》(時報出版)

今屆書展30年,鄧小樺看著其變化,她說:「書展(貿發局)不聽,也不跟你對話。講真,現在大家交流是比從前差的,我覺得他們好無心機做。以前梁文道不斷批評它,結果它把道長納入,看你能做點甚麼。」她憶述書展納入梁文道等文人後,不久整個班子都離職了,「人換了,一切從新來過。

「其實我們一直也批評它批評得很厲害。」她說,今年有兩位作家好友要出席兩三場活動,從前不會發生這種事的。「書展根本找不夠作家來撐,但根本無人理會。但同時,像《離騷幻覺》想搞活動,又不得其門而入,因為一切活動都要由他們邀請,你不得其門而入,這比以前嚴重得多了。」

有好幾年書展辦過香港年度作家等活動,今年已不再辦,「那陣子文藝一點,但你將類型文學推上來這位置,整體已Downgrade了,吸引力也不足。」

今年書展才開幕兩天,她還是看淡,「都無重要書,也沒有文化版報導!以前文化版會推年度重要作品。現在甚麼出版社好景呢?大學出版社。他們穩定,書又出得靚仔。小型出版社嘛,每三年就會換一浸!」

香港文學館 攤位:1AE21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