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張錦滿:華文戲劇 好戲連場

張錦滿 | 2016-05-24

Image description

海峽兩岸四地文化交流活動不少,然而多含水份而形式化。華文戲劇節算是較實在,除了挑選四地代表劇團,各自演出劇目,並設獎項,此外,還辦座談研討會,並發表論文,包含學術意義。

今年來到第十屆,於4月15日晚在香港大會堂頒發獎項,肯定傑出演出者。香港(話劇團)《一頁飛鴻》獲「優秀劇目大獎」,而演員辛偉強奪得「優秀表演獎男」;深圳/北京(八厘米戲劇工廠)《莊先生》贏最佳編劇獎;臺灣(動見體)《離家不遠》得最佳導演獎(符宏征);澳門(曉角)《完蛋的BUG》獲最佳女演員獎(陳巧蓉);上海(話劇藝術中心)《老大》獲最佳男演員獎(周野芒)和舞美獎(羅江濤)。海峽兩岸四地代表作都拿獎,皆大歡喜,便難免有分豬肉意味。

該張獎項名單,正好引領我們切入回顧今年第十屆華文戲劇節兩岸四部代表作品。

近幾載,香港一年上演300多齣話劇,數量驚人,我們很易感覺自豪,甚至飄飄然,以為香港話劇多樣性和質量,會拋離其他華語地區。趁本屆華文戲劇節在香港舉行,讓我們管窺到海峽四地優秀作品亦趣味盎然,各富獨特風騷,識趣者便要懂得收聲。

《一頁飛鴻》以真實人物粵劇師爺(編劇)葉飛鴻為主角,於2014年高山劇場新翼開幕時初演,今回2016年新版本,劇味和內涵皆加強,例如多了描畫父子惡劣關係:葉飛鴻送妻兒到美國生活,而自己則留在香港繼續埋頭埋腦創作,沒分心關懷在美的妻兒,招致兒子後來回港痛罵父親。這段劇情,很切合今天社會現實。

此外,新版亦多了篇幅寫葉飛鴻與男花旦常映輝曖昧情愫,又加入新編粵劇折子戲,這些都加添觀眾看戲趣味。
當然,編劇陳敢權在描畫葉與常二人關係時,帶出粵劇界創新與傳承問題,沒有多少前輩願當老師,帶領初入行的徒弟。這些描寫,亦大大加重該作品份量。《一頁飛鴻》具潛質成為香港話劇團又一戲寶,相信以後重演亦能大賣。
可是好戲歸好戲,如果也看本屆華文戲劇節其他演出的話,便立時覺得香港並沒有跑在人家前面。

深圳/北京携手的《莊先生》,講兩千多年前哲學家莊子,與今天大學教授莊先生是同一個人,由同一演員(裴魁山)飾演。古今兩個角色隨時隨地穿梭,而兩人日常生活、身邊人事物,即時現身。

該劇題材大膽,創意十足,而在舞台實踐上,能做到平行時空無縫交替。導演和演員都應記一功。

惟編劇龐貝並沒不能講出古代莊子與今天莊先生相似地方,此外,他也沒交代古代莊子智慧在今天生活裡可佔甚麼便宜,實是過失。劇本在這一方面確有點粗疏,頒予編劇獎乃鼓勵作者再打磨這個具潛質的劇本。

該劇導演黃凱和演員裴魁山,我反而更欣賞。導演表現如翻雲覆雨,創造抽象舞台,讓眾演員分飾多個角色,隨時隨地穿梭古今時空,卻沒多少甩漏,並配上現場製造的音響效果,成功把抽象劇本生動演繹出來,令到觀眾接受。此部艱深、費心思咀嚼的哲學劇,難得演譯得生活化,並不沉重,給我驚喜。

台灣動見体劇團導演符宏征以往參加過香港國際黑盒戲劇節,我領教過,今回這部《離家不遠》講一家十三人難得聚在一起齊吃年夜飯,很貼社會現實。該劇劇本由演員集體創作,所有演員各貢獻一件刻骨銘心家事,導演成功將之串連、整理出劇本來,然而他的功力不只如此。他優於在獨特導演風格,舞台中央放置一張長枱,地板鋪了泥沙,舞台燈光偏暗,十三位演員圍著長枱三邊,大部份角色沒有名字,也不介紹各人身份。各人從頭到尾一直說話,講過不停。我恩然沒能辨別各人身份,有時甚至根本看不清楚誰在說話,更不知誰跟誰說。我知道導演符宏征故意如此做,在現實生活中,大家庭人事本來便複雜,外人在旁邊有一句沒一句在聽,得不出完整拼圖,實在正常合理。13人大家庭吃團年飯,不停說話,作為觀眾,我樂意處在模糊狀態,一直在猜測劇中人每句話隱藏甚麼特別含意。

符宏征的運動劇場美學,不同香港形體劇場、新文本劇場,他的演員動作,並非利用肢體語言來加強說話語氣。符宏征創出一套美學模式,但我摸不透其意圖和箇中乾坤。我視之為導演在打破常規,製造迷人風格。有一場戲,配樂連綿不斷,而演員的日常語氣對白,亦沒有一刻暫停。我突然感覺,台上各人不斷說話,乃說話大合奏表演,箇中內容弄清楚與否,我似乎覺得沒有所謂。

大會頒發最佳導演獎給符宏征,大概是認同他讓台上十三位演員講日常語言對白,在平凡中表現出大家庭裡隱藏的殘暴暗湧。

相對之下,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的《老大》便老氣橫秋,劇中漁民角色,不脫社會主義模範工人那個公式樣板。主角出海,收獲不到黃魚,呼天搶地唸對白,歎息大自然遭到嚴重破壞。現代人本身做不足環保工作,卻怨天尤人,實在濫情。

該戲觸及今天人們生活逼切問題,要優先保護大自然,還是要先發展經濟?可是這齣獲第21屆中國戲劇獎‧曹禺劇本獎,和其他多個獎項的大戲,其實劇情自相矛盾。結局是漁村為了發展經濟,既要炸平海邊燈塔,來興建附有SPA的高級會所,連埋在其底下父母的屍骨也不顧。眾漁民可以接受炸平燈塔,那麼他們日後出海,怎能期望網網都會是肥美豐盛的黃魚呢?漁民既想賺取遊客花綠綠鈔票,又想網網千斤,未免離地吧!周野芒演老大,奪得最佳男演員獎,是大會向資深演員致敬。

香港演藝學院老師鄭傳軍帶領在學學生,在高山劇場大舞台演出《馬克白》,也成為香港劇壇代表,與其他三地代表作來競賽,肯定陪跑。學校製作和學生演出的莎劇,就算成績不錯,實力畢竟也不足以代表香港劇壇呀!

該個演出,舞台燈光過份暗淡,而各人服裝又偏黑色,500多度近視的我,坐在劇場中段,看得辛苦。翻譯的對白,已再不是詩句,統統變為日常語言對白,而學生演員,匆匆唸出來。整個演出,場場皆鋪陳交待,流暢無疑流暢,但一如白開水,欠缺張力。

澳門曉角劇團演出的《完蛋的BUG》本來也在我觀看名單上,可惜我能看的那一場卻一票難求,因而錯過了這齣以茶餐廳來寓意今天澳門的荒誕黑色喜劇。演黑市工人的台灣陳巧蓉贏了最佳女演員獎。希望他日可以補看該齣荒誕反映今天澳門的戲。(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