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飲水,都可以飲出一道風景

你可會想像得到,上世紀初,香港其中一款最受外國遊客歡迎的明信片,竟然是一輯拍攝半山濾水池的風景照!

再rewind回1863年,香港第一個水塘——薄扶林水塘,落成啟用,正式開展了本地水務建設歷史的新一頁。但隨着人口急速增長,這個水塘的容量,很快便已變得唔夠用。政府遂於1883年,落實興建一項當時規模最龐大、名為「大潭谷計劃」的水塘和相關水務工程—— 將食水從港島之南,穿過黃泥涌山嶺,輸送到北面主要的人口密集地區。在各項建設中,那水塘和水壩的部分,自然是最為矚目,然而,我個人卻對那隱藏於中半山亞賓尼谷的filter beds(位置在今蒲魯賢徑與馬己仙峽道附近),更加着迷。

Image description

這座依山而建的新濾水設施,利用了「slow sand filtration 」(慢砂過濾)這種挺環保的早期濾水方式,一方面通過機械濾除、沉澱、吸附等過程去除污染物,另一方面,又利用濾層表面的生物膜,分解水中的有機雜質,從而更徹底地淨化池水的水質。有了這新一代的濾水池,從此以後,香港人也可以無憂無慮地享用經過過濾的「真.食水」!

打開早於1893年出版的旅遊天書《A Handbook to Hong Kong》,那指南已經推薦這組亞賓尼谷濾水池為must-see,作者不僅指出這座「水景建築」本身擁有着非一般的設計內涵——融合地貌、功能和維多利亞時期建築風格,而且,還特意推介沿途那「charming variety of the island scenery」。可見,這地方被選為香港明信片的主題風景照,絕對是「實至名歸」。自己更慶幸,原來,兒時跟一群童黨踢波、玩「捉伊人」、歎汽水的那個臨時兒童遊樂場,就是蓋在這個濾水池的上面!

老實說,我小時候是好怕飲水的,那憎厭的嚴重程度,是可以連生病吃藥時也希望以汽水代水!不過,我連自己都估唔到(很可能是兒時實在喝得過多有味道的東西),現在,那無乜味道的——清水,反而是我的至愛。

Image description

清水,當然不是完全沒有味道。國際品水權威、《Fine Waters》作者Michael Mascha 提過:water is not just water。除了辣味,水還可以有齊鹹(水中的鈉含量)、酸(sparkling的碳酸含量)、苦澀(鈣和鎂含量)和甜味(水質的鹼性度)在內。只是,這些味道委實太過subtle了,惟有用心,惟有在意,才能從水裏面,細嚐出那千百種世間上極低調的味道。至於,什麼是好味道、好的水?連到不少品水師,都擁抱一個挺一致的看法:那最合自己口味(和口感)的,就是好水!

Mindful地去喝一杯好水,會不會已是一場最日常的修行呢?品飲一杯好水,我覺得,如同品茶品酒,杯具的選擇,無疑是起着異常關鍵的作用。一隻透明無色、並且能讓人欣賞水味和「水色」的玻璃杯(專業品水師則建議用wine glass),絕對是我個人的不二之選。從上環到上海街,只要你肯花點時間,便可從最本土的雜貨舖或食具批發店內,挑一款既合心水、價錢又相宜的玻璃水杯。我有位堪稱「山貨達人」的朋友,更悉心搜羅了多款玻璃水杯,給愛水如我的人,隨時可以在一星期內,隨着每天流轉的心情,輪流挑上一款,以水修行,清空一下當天的心靈。

在這批大部分無名無姓的水杯款式當中,有一款我會給它取名叫「飲杯」,因為,那正是我們細個「去飲」時經常見到的那款。拿起這款有個典型窄身杯底的水杯,時光亦頓時倒流回到杯底,讓大家愈飲愈會陶醉在那濕潤的回憶裏。而另一個形狀跟這杯相近、杯身卻平均分為上下兩半的款式,設計方便疊高收納之餘,更可啟發大家來一趟更深層的「生活練習」—— 「沉」入水中,靜思一下:is my glass half empty or half full?

針對一眾特別注重手感的用家,朋友也嚴選了三款玻璃杯,滿足他們那「手多多」的要求。當中一款設計,杯子手握的位置,被「修身」成分外誘人的玲瓏曲線,當捏着它的「小蠻腰」時,一股想跳part即興tango的衝動,已頓時從杯中滿溢出來。而另外的兩個款式,那玻璃的表面,在光綫的襯托下,則分別浮現出輕輕的漣漪紋理,和密密的hammered finish(鑿錘飾面), 使人在口裏細嚐軟水硬水不同口感的當下,手中也能感受到玻璃在製作過程中那亦軟亦硬的「真身」。

假如你是情傾法式設計的話,那麽,Duralex的「Picardie系列」,必定會是「你杯水」!來自法國的Duralex,自上世紀40年代,已生產用tempered glass物料製成的「國民水杯」,在法國各地街頭的bistro,以至學校的飯堂內,梗有一隻喺左近。這個系列不獨早已成為法國人的集體回憶(品牌其他款式亦被收藏在巴黎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內),近年更摘下日本的Good Design Long Life Award!杯身那經典的凹坑樣式,不禁叫我聯想到古希臘式柱子上雋永的fluting設計,喝一杯水,原來也可發思古之幽情。

綜觀各款各有「睇頭」的玻璃杯,這位達人朋友和我,卻不約而同地鍾情一款最「冇嘢」的玻璃杯。這杯造型的純粹——微微收窄的圓形杯身,能將本質一樣純淨的清水,毫無保留地celebrate成為品水這場「儀式」的主角。同時,透過那平滑剔透的玻璃弧面,杯外四周的景象,從家中房間到窗外山間,通通被原汁原味地「溶解」在那水體反射和折射出的光影印象裏頭;一杯散發着淡淡Impressionist風味的清水,就此混和了杯內的和杯外的、以及那有限的和無垠的。

飲水,又點止可以思源——亞賓尼谷濾水池、大潭水塘、雨層雲(下刪百字)?其實,那私房的品飲方式,更可以是格外sensuous—— 揀一款自己心儀的水杯,呷一大口,讓那懂得細味清澄的舌頭,愜意沐浴在水漾風景之間……

除了有感,還是,有感!

Curation: pang(黑地)x 港式優雅
Credit: pang(黑地);港式優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