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Brian Yeung:踏上既熟悉又陌生的時空旅程

Brian Yeung | 2021-07-15

Image description 太古煉糖廠歷史照片(圖片節錄於太古在港150周年的紀念特刊)

無法外遊經已是港人的短暫現實。香港作為彈丸之地,可尋幽探秘的地方寥寥可數。有沒有想過來一趟時空旅行,在熟悉的城市尋找陌生的感覺?

活在繁囂都市,我城的街頭面貌日新月異。三十出頭的我,對香港的歷史遺跡亦認識甚淺。但近日讀到太古在港150周年的紀念特刊,忽發奇想不如來一趟我城的時空旅程。

首先我來到太古城。顧名思義,「太古城」取名於太古集團,但鮮有人知的是,太古城曾是亞洲鮮有的工業城,為員工和其家屬設計及建造一個完全自給自足的社區。

Image description 昔日太古船塢的舊照(圖片節錄於太古在港150周年的紀念特刊)

書中,老員工憶述在自給自足的員工社區中渡過的童年,還有一家三代從爺爺到自己的兄弟盡皆加入太古集團。書中提到,退休太古員工高景富憶述小時候三個人買一張戲飛看電影、到福利會學游泳的快樂日子。

沿著太古城中心商場太豐路,會看到昔日太古船塢的奠基石。離開太古城,從鰂魚涌康景花園附近上的文物徑更可追尋柏架山原來有過全香港最早的太古吊車,沿途看見廢棄䌫車道、遺留在莽莽樹木中的幾十個石躉等。

Image description 康景花園附近的文物徑是本地尋幽探秘的好選擇。

文物徑有兩個終點:一是行山熱點大風拗,或是二級歷史建築物紅屋。紅屋昔日為太古糖廠的高級職員宿舍,1972年糖廠結束營業,該屋也被空置。如今,紅屋已被漁農署接管,其後活化成為香港第一所生物多樣性自然教育中心。

古語有云:睹物思人──「人」才是一個城市的靈魂。書中未忘曾在歷史遺跡留痕的小人物。甄洵芝為太古船塢員工之子,因利乘便在60年代入讀太古小學,享受免費教育(作為當時員工福利之一)。如今太古小學已成資助學校,他仍為女兒安排入讀太古小學(現址鄰近太古城的英皇道)。

自疫情以來,世界面臨著翻天覆地的改變。即使「天空再成極限」, 重新認識居住城市的歷史痕跡,也許亦是一種另類的旅遊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