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港式優雅 | Martin:港式的傳奇:就在「用唔用劍」之間?

希臘雅典,1896年4月6日,第一屆現代版本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正式在Panathenaic Stadium,一座舉世無雙、全場以地道大理石Pentelic marble(跟巴特農神殿所用的一樣) 建造的馬蹄形體育場,展開序幕。

Image description

劍擊,這種承傳自中世紀貴族和騎士階層的運動,不單被納入為9個元祖級別的競賽項目之一,同時,有別於早期奧運只限非職業運動員(amateur)參賽的規定,劍擊是唯一一個比賽項目,可以破例接受專業運動員出賽——原因是不少參加者也是教授貴族和軍官的fencing master,他們在那個年代皆被視為紳士多於職業選手。可見,劍擊在過百年的奧運史上,早已擁有着非比尋常的江湖地位!

另外,為隆重其事(希臘皇室也親蒞觀賽),劍擊的賽事更特別安排在市中心的新古典主義建築地標Zappeion內進行。一個兩端裝有特色欄杆的比賽用舞台——長度跟今天標準的劍道短,就此搭建在圓形的全天候中庭正中央,在周邊雙層柱廊的襯托下,場內那煞是典雅的氣氛,儼然就要上演一場由英姿颯爽的劍客擔綱演出的芭蕾舞劇。

提起芭蕾舞劇,有不少鑽研ballet歷史的論者(包括英國皇家芭蕾舞團的資深舞者)均認為,古典芭蕾舞的舞步,或多或少,都有受到15世紀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以至後來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宮廷劍擊文化所啟發。個人覺得,這個說法亦不無道理,大家只要認真看看劍擊salute那套優雅利落的敬禮動作,芭蕾舞蹈背後的「底細」,立時便在劍擊場上現「形」!

喺香港,早年(二戰前後)的劍擊運動,也和芭蕾舞蹈「一樣」—— 非指其淵源,皆是屬於小眾的玩意。不過,比較令人意外的是,一些土生土長的本地學生,在海外卻能在這項運動上發光發亮,其中一人,就是拔萃男書院的Oswald Chan。他在30年代末負笈英國劍橋Downing College念大學時,即全面發揮了劍擊的天份,以Team Captain的身分,在三項劍種比賽中與牛津大學隊對壘(因而被選為Cambridge Blues一員),此外,他更在英國本土和歐洲大學的校際比賽中,贏過不少獎項。至大戰爆發,也不知是否受到fencing背後那騎士精神的感悟,他竟毅然騎到戰機上,當上英國皇家空軍的中尉!

而另一邊廂,洪克圖和蔡炳銓兩個本地年輕人,則相對「貼地」,在戰後跑到台灣,以僑生的身分,積極在台大和師大等院校推動劍擊運動,及後,還於台北市內的健身場所開班授徒。即使在今天,這兩位香港人,依然被台灣推崇為當地劍擊運動的首倡者。

Image description

剛提過DBS,那又怎少得喇沙書院的呢?因為,自1960年本地正式舉辦校際劍擊比賽以來,兩校就經常合演「叮噹馬頭」的總冠軍爭奪戰(直到現在仍是)。早於50年代,喇沙校隊中便出過一位名叫Peter Lee(李忠琛)的劍擊好手,他不單在學界比賽贏得個人花劍和重劍的冠軍頭銜,更代表香港,遠征1958年英聯邦運動會。60年代末,Peter又返回喇沙出任校隊教練,帶領學生選手在13年內,摘下11屆校際比賽總冠軍的殊榮。可是,他的「功勞」,於我,卻遠超於此——只因他曾私下給弟弟傳授過劍擊技術,並特別介紹他鑽研意大利劍擊大師Aldo Nadi的經典教材。可知道,Peter這位小弟弟,正是一代傳奇——李小龍!

李小龍,雖從未當過正式的劍擊手,但是,他那獨創的武道哲學—— 「截拳道」,卻在在展現出劍擊給他的深度啟蒙。有看過他書房書單的朋友定會察覺,其藏書中數量最多的,正是有關劍擊理論和技術的書籍(超過60多本,很多且是寫滿筆記)。毫無懸念,這亦解答了為何李氏在撰寫《Tao of Jeet Kune Do》(截拳道之道)一書時,大量引用了如 on-guard (預備)、balestra (意大利式雙腿前跳)、parry (撥檔)、riposte (還擊)、flèche (飛刺)等多個fencing的專用術語—— 假如你對劍擊不是略知一二,很可能便會看得一頭霧水。

事實上,據一些熟悉截拳道兼劍擊的武術家指出,無論從基本姿勢、步法、防禦到進攻方面,李小龍俱刻意將劍擊的不少基本概念——包括防守位置的八分位、七分位、六分位和四分位,以及攻擊動作如佯攻(feint)和直刺(thrust);連同Aldo Nadi的一些獨門技法,像是微提後跟和站立格檔,轉化到那只此一家、格局渾成的武藝論述中—— 即係,一種「不用劍嘅劍擊」?

然而,就算是本身要執劍的劍擊,又豈止是講求精湛到家的劍術而已?劍擊,實情是一門高度思考型的競技運動,有點像一局在劍擊場上以「子彈飛行速度」去下的棋——可知道,在所有奧運賽事中,佩劍(三劍種中速度最快)是緊隨射擊第二快的運動項目!時刻需要冷靜專注的判斷力,來配合快速反射的應變力。流水行雲間,那一進一退,一攻一防,皆盡顯劍手的謀略智慧和縝密思維......

而在首屆奧運後的第125個年頭,一個極度內斂、卻首度以奧運花劍金牌得主身分踏上頒獎台的香港仔(他的名字,已成日常),終能讓每位香港人見識到,劍道上,怎樣刺出一盤盤撼動人心的史詩級「棋局」。

或者,這更賜予我們看到:

原來,不管那會用劍的,抑或是那不用劍的,都同樣可在我城這蕞爾之地,亮出一個又一個最港式的傳奇!

Photo: Bruce Lee Foundation;網上圖片
IG: https://www.instagram.com/hkclass/ 
FB: 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Cla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