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從行李箱看生活方式美學

Asnieres內的工匠對行李箱內的間格製作亦一絲不苟。© Gregoire Vieille

普洱茶行李箱。

2019-08-23

假如你是一個波鞋控,又或者你的嗜好是收藏腕錶,怎樣才可以將你的「心肝寶貝」珍而藏之?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LV)特別製作的硬箱可能是其中一個答案。160多年以來, LV隨着交通模式的改變、製作行李箱的物料改良,創作了兼備美感、時代感與實用功能的行李箱。這一切都並非偶然,且聽品牌第五代傳人Patrick-Louis Vuitton總結的品牌精髓:「每一樣東西也在演變,如旅行的方式、物件也在改變,不過,有一件事是永不改變的,Louis Vuitton其中一個最為人所熟悉的特質是回應客戶的需求,例如如何控制新物料、新的旅遊方式,都是盡善盡美的表現。」

TEXT BY JOYCE MOK    PHOTOGRAPHY BY LOUIS VUITTON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SeaSaltDog、model by Vladlena V. from Sun Esee Model Management、hair & make-up by Dera Tse

Asnières工藝的故事
路易威登是以製作行李箱起家的品牌,其出品堅固耐用,兼具功能與美感,所以行李箱一直是品牌的經典。成立於1854年,品牌創辦人Louis Vuitton一開始從包妥行李的工匠(Packer)及行李箱製造商的身份打出自我的一片天地。從Packer的身份,他學會了收納的妙法,想出優秀的方法去收拾行裝。作為一個旅行箱製造商,他融合了Packer的思路及超卓的手工,製作既美觀又實用的產品。在品牌成立五年後,也就是1859年,因為行箱供不應求,所以路易威登決定將製作工場搬到Asnières。

Image description 便服鞋箱Sneaker trunk採用了印上Monogram圖案的塑膠玻璃,讓用家對所有鞋款一目了然,方便又有型。

Asnières工場在初期聘請了20名員工。1900年,工場的人手增至近100人,直至1914年更達225人。原來的工場在過去數十年不斷擴展,到今天仍然是製作產品的所在地,而170名工匠則繼續於工場工作,為世界各地的顧客設計並製作皮具。

Asnières工場主要分為兩大部門,分別是made-to-order(以現有的系列作出因應顧客個人要求而改用物料或加名字等等)和特別訂製special order(由物料、顏色、款式、間格和細節等等完全是度身訂做,因顧客所需而設計的服務)。行李箱的箱,主要是由白楊木(Poplar)製成, 其優點是輕巧堅硬,可以抵受以往舟車勞頓的粗暴撞擊,所以很多百年歷史的古董旅行箱,到今天依然屹立不倒。白楊木在用作製作旅行箱之前需要8年自然風乾, 然後要交由對白楊木特質擁有透切了解的木匠切割, Asnières工場內只有5位木匠可勝任。

Image description 威登家族的宅第也是在Asnieres工場內,如今家族大宅只保留作私人博物館的一部分。© Tommaso Sartori

製作硬箱程序複雜,做好白楊木框後,還要塗黏膠粉、覆帆布、上釘和金屬包角、上螺絲,以及裝墊裡等。聽起來是手板眼見工夫,但他們的工作,真的容不下一厘米偏差,需要精準無瑕的製作造工。就以覆帆布的程序為例,Monogram帆布面料可說是最困難的,首先需要預算帆布的尺寸,然後考慮轉角位和不同接口位的印花方向。Monogram花紋包含了LV Logo、空心花形、圓形空心花形、和實心小花形4種圖形,覆帆布的時候特別需要注意花紋是否連接。這個技術沒有量尺,完全靠經驗, 但這個繁瑣的工序可以被程式取代嗎?這完全讓我們了解到手工無可取代的價值。

Image description 工匠對於釘與釘之間的距離幾乎全靠目測及經驗。

那上釘的程序又如何呢?上釘看似是個簡單的程序,一手執錘子,一手扶釘,眼明手快之餘,也需要拿捏力度準確,太大力有機會讓箱子中途裂開,力度不夠釘子又敲不進去。另外,工匠對於釘與釘之間的距離幾乎全靠目測及經驗,釘子的數量影響了箱款的重量和堅固性, 但工匠的手工製作還是無懈可擊。手工縫線亦不是一時三刻可學會的項目,工匠用馬鞍針步手工縫製皮革部件,麻線需經蜂蠟處理。針線穿過厚厚的皮革需要一定的力度,但力度必須均勻才可讓針步細緻呈現。

Image description Monogram花紋包含了LVLogo、空心花形、圓形空心 花形、和實心小花形4種圖形,覆帆布的時候特別需要 注意花紋是否連接。這個技術沒有量尺,完全靠經驗。

創意的故事
一個多世紀前,交通工具正面臨急速變化的年代,而路易威登正能掌握時代的步伐,推出設計貼心方便的旅行箱。由馬到馬車到船到火車到汽車及飛機,行李箱都在演變中,不僅因應海、陸、空交通工具的需要設計特別的尺寸,而內櫳往往帶給人驚喜。隨着時代變遷,輕便的衣裙款式取代束衣和蓬蓬裙,於是路易.威登在1875 年創製一款兩面直立打開的衣櫃式行李箱,一面可掛衣架,另一面是一列抽屜,讓旅客穿梭各地時不需重複收拾衣服,這款行李箱後來成為品牌其中一款經典作品。鞋履方面,LV一直有推出皮鞋或高跟鞋鞋箱,其中一個經典是慶祝Monogram帆布系列誕生一百周年時,路易威登為Manolo Blahnik設計的楕圓形鞋箱。最近,品牌更推出了Sneaker trunk,這款便服鞋箱採用了印上Monogram 圖案的塑膠玻璃,讓用家對所有鞋款一目了然,方便又有型。

Image description 干邑硬箱Hennessy Trunk

Image description 干邑硬箱Hennessy Trunk可放3瓶軒尼詩系列中的極品Paradis Imperial,抽屜內附手套、托盤和雪茄,是追求極致生活的代表。

以往的旅人,屬於貴族王室、非富則貴,所以隨身攜帶的個人護理用品箱(toiletry kit,法語為necessaire de toilette)都要做得精細,才能滿足他們的要求。Necessaire這個字最早可追溯至1718年,每個行李箱都是一個故事,它是一個為旅客而設的可拆除的盒子,在旅行箱內有專門的位置,包含了旅客在旅途中所需的物品,如髮刷、鬚膏、香煙、香水等。個人護理用品箱的設計為照顧每位客人需要而有所分別,所有的物件都預設了擺放的位置。時至今日,LV設計了多款不同的硬箱收納香水、化妝品或整理儀容工具,方便顧客大大小小的扮靚需求。

Image description LV設計了多款不同的硬箱收納香水、化妝品或整理儀容工具,方便顧客大大小小的扮靚需求。

大至衣櫃箱、美容用品硬箱,小至珠寶箱或Petite Malle 手袋,LV都以同樣的嚴謹態度、精湛手工和非凡創意製作。與時並進的視野驅使LV設計切合時代需要的產品, 如Nicolas Ghesquière設計的Petite Malle手袋,於2014 年秋冬系列中面世後,旋即成為品牌的新經典之作。路易威登行政總裁Michael Burke指出:「Petite Malle體積十分小,但它擁有傳統手工旅行箱的特質,它仍然是保存着『我在Louis Vuitton售予我的包箱存放了我最珍貴的物品。』它仍然訴說着這個故事。在160年的歷史長河裡,沒有什麼改變,除了今天,我們最重要的隨身之物,經常是一個電話,所以我們的手袋只需要攜帶及保護我們的電話,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情。」LV在做的正是回應時代需求,不斷創新的精神。

極致生活的故事
LV是關於旅遊的藝術,而旅途則反應了旅人的生活態度與品味。1930年,電影《幻想曲》(Fantasia)的合作者、英國指揮家斯托科夫斯基(Leopold Stokowski)曾訂製特殊的「Stokowski Writing-Desk Trunk」工作旅行箱,符合其外出工作的習慣。箱內具書架、放置樂譜的抽屜、樂譜、文件抽屜、放打字機的隔間一應俱全。文化滋養了生活,時至今日,類似的書寫桌設計亦繼續大熱。

Image description 下午茶硬箱可以為四位密友提供享受下午茶的美好時光。

美食美酒與旅遊的藝術,也關係密切。19世紀末,路易威登推出了硬面野餐箱,表面以堅固的材料包覆,內櫳按行李打包的行業標準來構造,這一野餐箱可用於2-10 人規模的野餐聚會,內部可容納多達80件野餐用具,包括香檳冰桶及餐具,所有配件均被精心而巧妙地以小墊來墊穩固定,非常細心。1926年,肖像畫家兼插圖畫家Bernard Boutet de Monvel於《時尚芭莎》題為〈野餐〉的圖畫上,在一輛開蓬車前的草地上放着路易威登一款茶具箱,那是品牌內部設計所用,配有全套可嵌入式茶具。被稱為「花花公子」的巴羅達王公看到後,要求品牌將那送往印度給他。延續無論在何時何地享受美食美酒的傳統,LV設計了多款相關的硬箱。美酒方面,細心切合喜歡不同酒類的顧客,由香檳硬箱(Dom Perignon 旅行箱)、干邑硬箱(Hennessy旅行箱)威士忌硬箱,以至設備齊全的Cocktail trunk都有。至於茶具硬箱也十分講究,數年前陳幼堅設計的「茶之旅」茶道硬箱(Tea Trunk)大家應該還印象猶新,如今還有尺寸較小的圓形茶具硬箱、下午茶硬箱,方便三五知己的聚會。

訂製的故事
每一個特別訂製的行李箱都蘊含一個極具個人情感的故事,LV對每個故事都珍而重之。Patrick Louis-Vuitton道出了特別訂製的精髓:「特別訂製的藝術需要在美學、客戶要求和技術限制之間尋找平衡。」

首先,品牌的顧問會深入了解顧客的需要和愿景,然後便提交草圖。草圖既要顧客的認同,也需要通過Asnières嚴格掌控的美學和設計需求。雙方確認草圖後便開始製作,一般來說製作需要12-15個月的時間。

Image description 英國指揮家斯托科夫斯基(Leopold Stokowski)曾訂製特殊的「Stokowski Writing-Desk Trunk」工作旅行箱,箱內具書架、放置樂譜的抽屜、樂譜、文件抽屜、放打字機的隔間。今天,類似款式的書寫桌設計亦繼續大熱。

LV十分重視和堅持由創立品牌而來的傳統,所以訂立了一些嚴謹的美學原則。你不會找到一個有輪的LV行李箱,而硬箱的形狀以長方形為主,其他的例外情況一定要得到 Patrick Louis-Vuitton的首肯。品牌也訂出行李箱的最大尺寸,高度不能超過140厘米,而長度或闊度則不可超過125公分。LV亦會盡力維護特別合作項目的獨特性,所以這些設計都不能複製。為確保行李箱的間格尺寸精準,如內櫳需要擺放其他精品,顧客必須在製作前提供所有精品給Asnières工場。

除了特別訂製服務,LV還有多元化的個人化服務。品牌可以在行李箱寫上顧客的名字簡稱,還會為名字簡稱配上不同圖案,如路易威登的小服務生(Louis Vuitton Porter Bell Boy)、彩色條紋,甚至設計顧客喜歡的圖案。過去,一些名流亦有一些原創符號作個人標識。現時的個人化標識有牢不可破的兩個規定,其一是不可以畫上其他品牌的標識或代表性圖案,而且,圖案亦不可以超過旅行箱1/3的面積。

Patrick-Louis Vuitton於《路易威登的100個傳奇箱包》的序言中表示:「我的先輩都是精力充沛的時代風尚觀察家,對於社會中任何一點小波動他們都有敏銳的感觸, 並時刻根據時代需求、機器革命和引領社會生活的時尚來調整自己的行業工作。」品牌必須靠堅守獨有的美學,並保持對時代敏銳的觸覺,設計適合時代需要的精品,才能屹立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