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 Santos de Cartier系列腕錶 中型款 18K玫瑰金 錶圈鑲嵌鑽石 1847 MC 型自動上鍊機械機芯

(右) Santos de Cartier系列腕錶 大型款,精鋼 1847 MC型自動上鍊機芯

卡地亞Juste un Clou系列項鍊 18K白色黃金,鑽石

(左)卡地亞LOVE系列手鐲 小型款,鋪鑲鑽石 18K玫瑰金,鑽石

(右)卡地亞LOVE系列手鐲 4顆鑽石 18K玫瑰金,鑽石

2021-06-25

每個奢華品牌成功的背後,總有一、兩款最具代表性的設計,教人一望而知是其傑作。如果一個品牌,擁有一系列旗艦設計,其設計必定有過人之處。創立於1847年的法國殿堂級品牌Cartier卡地亞,無論是Tank、Trinity、Juste un Clou、Santos、Love、Panthère美洲豹還是Ballon Bleu系列,均擁有令人過目不忘的線條與外形。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是經過反覆思量和諧比例和對細節堅時的成果。從Santos、Juste Un Clou和Love的創作中,更可見兩位設計巨匠——路易.卡地亞(Louis Cartier)和Aldo Cipullo如何以顛覆傳統的概念震撼設計界,而卡地亞亦懷着尊重創作自由的視野接納各種具前瞻性的大膽嘗試,掀起多個設計浪潮。

Text by Joyce Mok Photography by Martin Yu Styling by Ben Wong

卡地亞設計精髓
在卡地亞逾170年的歷史裡,締造了多個燴炙人口的經典系列。細心觀察,這些精妙設計都不是以複雜取勝,而是以純粹(pure)見稱。當每個設計都做到無可挑剔、精練到不可以作出任何改動時,它便擁有極致的純粹(absolute purity)的魅力。卡地亞遵循四大設計原則,包括簡潔線條、精確造型、和諧比例以及對細節的堅持,追求極致純粹的境界。

卡地亞將一切化繁為簡,呈現最純粹的簡潔線條,簡潔線條是一眼可辨的設計的基礎。在這個基礎上,品牌探索精確造型。如何運用方形?如何呈現圓形、橢圓形或長方形?卡地亞設計團隊評估各種圖形營造的對稱平行感和不對稱效果,並運用透視法創造深邃感,借助弧線來賦予動感,藉此重新演繹不同造型。除此以外,他們還要考慮作品的線條與造型是否達到微妙平衡,佩戴者在舉手投足之間有否突顯作品的和諧比例。此外,品牌亦著重於發展技術創新、人體工學設計和功能用途,務求使作品同時兼備佩戴舒適性。在這些原則的背後,驅動着卡地亞發掘萬物極致美態的是源於品牌擁有美學直覺,堅持每項裝飾細節都要別出心裁,大膽展現作品隱而不見的獨特元素。

獨具匠心的設計讓作品得以經受歲月的考驗,歷久彌新,而且隨着時代的迭變,可重新演繹。與時並進的設計,讓作品加以昇華。

Santos de Cartier腕錶

Image description Santos de Cartier系列腕錶 大型款,精鋼 1847 MC型自動上鍊機芯


誕生於1904年的Santos de Cartier腕錶已經過了逾一個世紀的時代洗禮,但是其外形依然獨特如昔,究其因是其背後突破的創作精神。

第一枚的 Santos 腕錶源於巴西知名飛行員阿爾伯特.山度士-杜蒙(Alberto Santos-Dumont)向好友路易.卡地亞(Louis Cartier)不經意地說了一句「啊,飛行時要特意去將 pocket watch 找出來有點麻煩。」於是路易.卡地亞便實現了其好友在飛行時讀取時間的願望。Santos 腕錶可說是首款現代腕錶,徹底顛覆傳統製錶行業。在外形方面,Santos 腕錶亦開創了先河。當時的懷錶均為圓形,而卡地亞卻首次為腕錶配備方形錶盤,並飾以圓潤邊角及流暢和諧的錶耳,造就了一款標誌性的腕錶傑作。此外,外露螺絲裝飾亦成為Santos腕錶的專屬美學風格;更重要的是它不是為了標奇立異才有此設計,因為時至今日,這些螺絲亦具備實用功能,確保腕錶的防水性能達至100米,絕不是「虛有其表」的裝飾。

Juste un Clou手鐲

Image description 卡地亞Juste un Clou系列手鐲 18K玫瑰金,鑽石


將一根釘子變成一枚手鐲的大膽創新意念源自Aldo Cipullo。1969年,Aldo Cipullo加入卡地亞擔任設計師。他將日常生活尋常不過的物品,變成非凡的珠寶作品。 在蓬勃朝氣的 1970 年代,自由風氣襲捲整個紐約。卡地亞追隨此自由風潮,並深受影響,嘗試不同的創作。Aldo Cipullo才華橫溢,對珠寶的看法獨到:「當我在為今天的時尚設計珠寶時,我已在為明日潮流構思。我的工作受到周遭一切事物影響。因此,生活中的變化也會改變我對設計的看法。」Aldo著眼的不是目前,而是創造明天的潮流,這種前瞻性的目光讓他擺脫「現在」的枷鎖,無需理會旁人的目光。

他的嗜好可能跟一般設計師不一樣,最愛逛的地方是五金製品店,當時他說:「我有兩間房子,第二間房子是五金製品店。」Aldo Cipullo因為生活上遇到的一件小事,刺激他在1970年代設計了Juste un Clou手鐲。話說某天晚上,他需要將一幅畫掛在曼哈頓的公寓牆上。他在家裡找不到釘子,於是,他就按附近鄰居的門鈴,但得到的回答都是一樣:「沒有釘子」。他決意為釘子這看起來冰冷堅硬的五金用品,將它「轉化」為珠寶,展現它的溫暖熱情一面。這款中性的手鐲,就是自信的象徵,超群脫俗,堅持率性隨意。

手鐲線條簡潔俐落,比例和諧,橢圓形環身更可完美貼合手腕。手鐲作品更非常「迫真」,在靠近釘頭的位置裝飾五道鐫刻直紋,戒指作品則裝飾四道雕刻直紋,令人聯想起真正的五金扁頭釘子。K金手鐲的細節更加精緻考究,釘尖呈現經過全新演繹的菱形刻面。經歷了接近半世紀的考驗,Juste un Clou還是如此具有時代感。

Love手鐲

Image description 卡地亞LOVE系列手鐲 鋪鑲鑽石 18K白色黃金,陶瓷,鑽石 卡地亞LOVE系列戒指 鋪鑲鑽石 18K白色黃金,陶瓷,鑽石


Love手鐲同樣誕生於1970年代,亦同樣是Aldo Cipullo的傑作。LOVE 手鐲以螺絲刀緊鎖,象徵兩情相惜相悅。正如 Aldo Cipullo 所言,卡地亞以此作品成就了「現代愛情之手銬」(modern love handcuffs)。作品由兩個扁平的半圓硬環組成,將具備實用功能的螺絲顯露在外,需要使用配套的螺絲刀才可將二者拼成完整的圓環。與此同時,螺絲亦具備美學價值,十枚鐫刻螺絲圖案分毫不差,線條純粹,彰顯立體深遂感與精緻美感。

Love手鐲設計讓人意想不到, Love及Juste un Clou的成功都引證了Aldo Cipullo的設計哲學:「設計必須結合功能性,這就是成功的秘訣。當功能和設計合而為一,這個作品勢必會造成熱烈迴響。靈感並非俯拾即是,但一旦設計成真,那種感覺真是妙不可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