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晉:從「吃我豆腐」講起

2019-05-22

最近宜家傢俬一個廣告引來不少爭議,海報口號「只要你鍾意隨時可以嚟食我豆腐」,被平權團體批評廣告營造出「一種女性嬌羞期待自己身體被『吃豆腐』的效果」,有淡化性騷擾之嫌。一眾批評者認為廣告用字是性別騷擾,令大眾誤以為性騷擾不是什麼嚴重的事。

老實說,八十後的筆者沒有「食豆腐 =佔女性便宜」的聯想,始終「食豆腐」這詞屬老一輩語言,九十後更可能完全不明白「食豆腐」背後所暗示的意思,抗議人士似乎太「抬舉」這廣告。

Image description 人們慶祝生日時會吃「壽桃」,這與「壽包」有天淵之別,不能弄錯。

風俗禮儀

按平權人士的邏輯,香港應該立法禁止婚宴上吃乳豬,因為廣東婚禮和筵席中,乳豬象徵着新娘的貞潔,在婚嫁習俗上有不可代替的意義。清人傅溥臣的《荷廊筆記》記載:「廣州婚禮,於成禮之後三日返父母家,必以燒豬隨行,其豬數之多寡,視夫家之豐嗇。若無之,則婦為不貞矣。」可見「回門燒豬」在婚禮上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中國文化有處女情意結,認為未婚婦女不得進行性行為,對男性卻沒有同樣規範,是男權社會對女性身體的一種規限。以女權角度解讀,吃乳豬完全是一種野蠻的行為,是嚴重的「性別騷擾」,在婚禮上吃乳豬就是支持男權社會對女性的欺壓。

一句說話、一件事對一個人是否冒犯,完全視乎當事人對那件事的了解。飲食本來就是風俗禮儀的一部分,背後反映社會的信仰和價值觀,不過隨着社會現代化,飲食業變得高度商業化,當中很多傳統都被遺忘。以「乳豬全體」為例,昔日上菜有嚴格的規矩。食肆先把乳豬背分成24片,以三行、八片一行的方式排列在碟上奉客,之後把豬腩切成12件上桌,最後把嘴、脷、耳、腰和腳斬件上桌,才算是「全體」,可是今天已經沒有食肆會這樣做。

今天社會大眾和飲食業都習非成是,最常見的例子就是人們慶祝生日時,會吃「壽桃」:一種用麵粉製成,餡料有蓮蓉和鹹蛋,外形像一隻蟠桃的包子。可是不知從何時開始,大家都以「壽包」來稱呼這種賀壽包點。「壽包」是一種圓形包點,包上印有「壽」或「福」字,一般為祭祀和喪事「解穢酒」食用,跟「壽桃」有天淵之別。

Image description 「壽包」印有「壽」或「福」字,一般為祭祀和喪事「解穢酒」使用。

今天大家都說要「壽包」慶祝生日,在昔日一定會引起「喧」然大波。據說民國時期有一軍人在酒家為母親擺壽酒,臨末,上壽桃,一夥計失言,把壽桃誤稱為「壽包」,主人家立即勃然大怒,座上有人拔槍向天花板連射,說是當燒爆竹以化解不祥。結果酒家主人當晚分文不收,還要翌日擺酒賠禮,兼為太夫人「添壽」。

今天各式筵席和儀式都變得形式化,大家對飲食背後的文化符號一無所知。這種「集體無知」也未必是一件壞事,起碼避免了很多衝突,社會更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