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金馬最佳新導演黃進 小本製作衝擊大獎

2017-03-20

港產片《一念無明》未上映已有很多聲音,去年底的第53屆金馬獎,新晉導演黃進憑該片摘下最佳新導演獎。

他僅以200萬元製作費、16天拍攝期完成2小時的故事。未夠30歲,他已跟杜琪峯、周星馳一起角逐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導演,成為不容忽視的電影新勢力。對此,他腼腆地說:「我完全沒想過。」唯一肯定的是,由過去拍的短片《三月六日》到這部長片,他都以影像方式來表達香港社會問題。這次以港人忌諱的精神病、躁鬱症為主題,帶出城市人的焦慮與處境。

撰文:林艷虹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黃進小時候並沒想過要做導演,直至他在城大遇上譚家明老師。當時他旁聽了對方一個學期的編劇課,便決定由主修新媒體藝術,轉修電影系。「以前沒有深入考究電影是什麼一回事,但老師帶給我很大啟蒙,讓我知道電影是有聲有畫有故事的藝術。如果是有修養、有野視的導演,他們會運用電影分享一些深層次、複雜的話題,引領觀眾到一個從未想像過或意料之外的世界,這不只是視覺上,也是思考上的突破。」

從那時起,電影觸動了黃進,譚家明啟發他如何駕馭電影媒介,視電影為一種嚴苛的修煉。「每次拍攝都是看清自己的內心世界、價值觀和修為,你是什麼人就拍什麼電影,這是沒法騙人的。」

他早年執導短片,憑鮮浪潮參賽短片《三月六日》入圍台灣金馬獎短片,同時贏得第18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公開組金獎、鮮浪潮2011國際短片展公開組最佳劇本、高雄電影節媒體評審大獎等獎項。其後,他進入電影工業,從事編劇工作。

Image description

故事源自新聞

《一念無明》是他首部劇情長片,影片獲政府的「首部劇情電影計劃」200萬港元撥款。故事講述阿東(余文樂飾)患有躁鬱症,獨力照顧患病的母親(金燕玲飾),他每天都與母親及自己的情緒角力。後來母親意外死亡,阿東需要進精神病院治療,阿東父親(曾志偉飾)離家多年後應醫院的建議,接回兒子共住在一個幾十呎劏房內,重新建立父子關係,然而他們敵不過社會的壓迫和歧視。

「以劏房為主題,猶如城市縮影。我們沒有空間,經常面貼面生活,不能迴避與人相處。但因為生活節奏太快、太高壓,有時我們將相處變成一種工作,似在處理關係多於真正跟人相處,又或是與對方的標籤相處,標籤包括學歷、工作背景、收入等,而從來沒有真正理解對方是怎樣的一個人。就算家人亦然,沒有真正與對方對話,就算想為對方好,亦不知道如何對他們好,這樣便產生問題。」

黃進指,編劇陳楚珩構思故事時,源自一宗新聞。「一個中年男人要照顧長期病患的爸爸,在相處當中誤殺了爸爸。新聞報道只是一格便完,但真正關心一個人、閱讀一個人的故事,應該由頭到尾關心他的過去經歷,才知道他每個決定的原因。我們作為局外人,批評好容易,但明白其經歷的話便不會這樣想,這是電影重要的地方。」

以沉重題材揭示社會現況,是想喚醒人們的同理心。「我們有很大的期盼,希望電影直接帶領觀眾進入一個不了解的人的生命裏,從而突破標籤,閱讀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這些被標籤為異常的精神病人,其實與你經歷着同樣的喜怒哀樂,也會面對家庭倫理問題。當大家離開戲院時,遇到類似的人和事時,不妨將標籤放低。」

電影悲觀沉鬱,黃進慶幸自己比戲中角色幸福。「我沒住過劏房,雖然家境不富裕,但已是一個較穩定、簡單、和諧的家庭。我和角色很多感受可以連結,我們這類創作者、對社會體制有想法的人,面對整個社會或客觀環境特別感到無助、迷惘。」

Image description

慚愧多於期望

為了寫這個故事,他做了很多資料搜集和訪談。「找到相同歲數、相同背景的真實故事,我們取之作演員演出材料,例如戲中精神病人或情緒有問題的人看醫生和求職,在社會所面對的歧視和生活困難是真的故事。而且,很多對白是真實的,譬如教會那場戲,我們重點不是批鬥或針對任何宗教,而是想帶出人有時做事的出發點是善意,但當我們高舉愛時,對方接收的是否愛?愛是需要學習的,如果不了解對方,沒有清晰思考對方需要什麼,你所謂的愛便失去意義,甚至變成傷害。」

很多人害怕面對精神病這類嚴肅話題,黃進表示:「大家身邊應該有很多人有情緒病、躁鬱症,甚至可能是自己,這在香港很普遍,正如戲中比喻,情緒病如氣管敏感,有些人對空氣質素敏感,有些人因環境或人際關係改變而敏感,產生大反應,本質一樣。不過躁鬱症、憂鬱症很容易誤診,大家覺得是一時想不開,但沒想到可能需要幫忙、休息和空間。」

黃進和編劇陳楚珩既是工作好拍檔亦是情侶。在金馬獎當晚,他上台領獎時多謝對方,更肉麻地說:「劇本是電影靈魂,你是我的靈魂。」他揚言兩人相處,必有意見不合的地方,亦是珍貴之處。

「如果兩個人一模一樣,根本不需要一起,兩個人好處是大家背景、經歷和看法不同,例如同一場戲,大家對角色的對白有不同看法,不是誰對誰錯,而是大家欣賞、執着或看重的事不同,可以交流和融合起來。拍攝期間,我們很少爭持不下,因為電影開拍前已經討論好,現場不會爭吵,而是將資源和時間留給演員。」

他感謝曾志偉、金燕玲、余文樂、方皓玟等影星相助,影片獲得本屆香港電影金像獎8項提名。他誠懇地說:「金像獎提名公布後,感到慚愧多於期望。回望作品,不停發現自己的不足,需要進步或眼界不夠闊,我很清楚。拍電影難免痛苦,原因未必是對作品執着,而是對自己有要求,而這個要求必然帶來很多掙扎、矛盾,我很感激各位評審鼓勵,將來還有很長的路,我會繼續學習。」

他特別喜見一些新導演名字出現於今年金像獎提名名單上,如《樹大招風》和《點五步》均獲最佳電影提名,可見年輕電影人不容忽視,他笑說:「真的很開心,尤其是《樹大招風》幾個導演都是鮮浪潮出來,大家見證對方痛苦地完成各自作品。我慶幸在這個世代作為新導演,現時整個行業對新導演、新人的包容和照顧多了,很尊重新導演的想法,亦有很多基金支持。」

至於下一部作品,他表示在去年金馬獎前已經和陳楚珩努力撰寫中。「這會是不一樣的戲,不會太沉鬱,希望可以接觸不同類型的觀眾。」

Image description 黃進感謝曾志偉、余文樂、金燕玲及方皓玟等影星相助,在低成本下令電影順利完成。(受訪者圖片)

黃進小檔案

出生年份:1988

學歷: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畢業

曾獲獎項:憑《一念無明》獲第53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及第23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導演、短片《三月六日》贏得第18屆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公開組金獎及鮮浪潮2011國際短片展公開組最佳劇本等。

場地:1563 at the East

Image description 黃進(箭嘴)感謝電影團隊每一個人的支持和鼓勵,一起經歷拍攝挑戰和喜樂。(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曾志偉憑《一念無明》獲馬來西亞金環獎影帝, 黃進及金燕玲送上祝賀。 (受訪者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