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迪詩:同胞去哪兒?

2017-05-15

Image description

那天約了Scarlett去嘆Sunday brunch。她在一家國際時裝品牌做marketing,經常四圍飛,這天難得一聚。雖然是星期天,她依然從頭到腳都是自己公司的產品,手袋當然也是最新款的,做這份工可以每天被華麗的東西包圍,然後花掉整份糧來買這些華麗的東西。

有感而發

我們在salad bar拿了蔬菜,在大玻璃窗旁坐了下來。「現在weekdays要在中環找一間可以坐下來好好吃沙律的餐廳,好難啊!」我有感而發。「本來GAP樓上有一間,終於還是關門大吉,最近同一位置又開了西餐廳,但還未試過呢。外賣一小盒沙律是有的,但我單吃沙律不飽,無論吃多少菜都不會飽,得另外再吃很多飯和肉。」Scarlett說:「如今這麼多人注重健康,個個OL都怕胖,若平日中環也有多幾間提供salad bar的餐廳就太好了。」

識途老馬

兩個女人聚在一起必然也聊到shopping,這一點Scarlett可是專家,因為經常飛歐洲,巴黎和米蘭的地圖她反轉也能背出來,不過有時也會被專家老點,比如她堅持在巴黎買名牌一定要去rue Saint-Honoré之類的名店街或總店,因為有些款式只有那裏才有,但據我的親身經驗,最聰明的方式是在機場購買,一不用費時退稅,二不用迫,機場的名店通常很少人,三還有最多款式,大店雖然款多,但也因為客多,很多款都售罄,機場店客量少,款又齊,個個款都有貨。只是有一點需要注意,在巴黎機場,進入離境大堂後會分成兩條路,香港和一些亞洲地區需要轉左搭接駁鐵運,另一條路是直行經過驗行李處前往歐洲等地區。如果你心急跳上鐵運往香港登機閘,你將會錯過絕大部分名店。來到兩條路的分叉處,直望你會看見很大間Chanel,旁邊還有其他名店,但這時機場職員看見你飛往香港的boarding pass就會指示你轉左搭鐵運。我跟他說想去前面買東西,他就讓我通過了,這處要驗行李,那次我排了五分鐘隊就驗好,逛完名店後不用再驗,直接由旁邊的通道回去搭鐵運往香港登機閘。

Scarlett也曾告訴我,貨幣貶值之後必須在三個月內前往當地消費,因為品牌會因應幣值變動而調整貨品價格,但需要一點時間,所以得在調整前買個夠。然而日圓在低位已經很久了,上月我去京都,在名店看見一個手袋,折合1.2萬港元,回來香港後在Landmark看見同一個款,入去八卦一看,嚇了一跳,1.9萬元!居然相差這麼遠。

豪氣不再

吃完沙律和主菜,Scarlett點了Latte,我點了Espresso。「這兩年生意額跌了很多,全行都遇到這個問題,我們也很傷腦筋啊。」她稱。那不用說就是因為少了很多大陸客,他們消費也不及以前豪氣。「Daisy,你有沒有發現香港少了很多大陸遊客?早陣子大家都說他們改去日本和歐洲,但如今即使在日本和歐洲也不常看見大陸遊客,而他們一定要購物的,那他們到底往哪裏去了?」

網購威力

我的想法是:第一、他們去了行山。我在周末行過兩次獅子山和兩次大潭,十個有八個與我擦身而過的人都說普通話。祖國同胞由廣東道改去獅子山,聽來有點九唔搭八,但這就是我所看見的了。第二、內地人大量減少出國的原因是net-a-porter已在大陸站穩陣腳,這個全球最大的名牌網站讓同胞們足不出戶也能網購,傳聞說有人在大陸名店買到假貨,恐怕是售貨員做了手腳,所以內地人都很樂意在net-a-porter網購,因為肯定能買到正貨,這個網站的生意額多到好恐怖。作為一個經常網購的「shopping精」,頗能了解時裝網站的威力。